贺林晚回过头,看见了独自一人一人站在暗处,不明白等侯了多久的徐冈山。徐冈山冲着贺林晚扬了扬下巴:“借一步说话的!”说着这一句,她后转身就走了,也无论贺林晚有也没追上去。春晓非常不满地低声嘟囔:“抽到凤签了不得啊!有啥好嘚瑟的!”贺林晚跟进了徐冈山,跟随她徐爱媛冲着贺林晚扬了扬下巴:“借一步说话!”。...

贺林晚回头,看到了独自一人站在暗处,不知道等候了多久的徐爱媛。

徐爱媛冲着贺林晚扬了扬下巴:“借一步说话!”

说完这一句,她转身就走了,也不管贺林晚有没有追上来。

春晓不满地小声嘀咕:“抽到凤签了不起啊!有啥好嘚瑟的!”

贺林晚跟上了徐爱媛,跟着她进了一座偏

书评(330)

我要评论
  • 敢诋毁&。”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主闻言&了?”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