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闻言伸出手自己的左手,望着食指上针眼大小的黑色痕迹:“你说的是这个?这是你说的,就算有生门也不见得有生路的意思?”贺林晚撇过身去,算缺省了。李毓皱眉头,看向贺林晚:“那你呢?你是祭品吗?”贺林晚规避李毓的视线:“我是祭司。”“祭司也可以李毓皱眉,看向贺林晚:“那你呢?你也是祭品吗?”。...

李毓闻言伸出自己的左手,看着食指上针眼大小的黑色痕迹:“你说的是这个?这就是你说的,就算是有生门也未必有生路的意思?”

贺林晚撇过头去,算是默认了。

李毓皱眉,看向贺林晚:“那你呢?你也是祭品吗?”

贺林晚避开李毓的视线:“我是祭司。”

“祭司可以活下去吗?

书评(259)

我要评论
  • &太重了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呼呼地&毁宁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