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目光放空自己,缄默了一会儿,接着点了点点头:“好吧,那就这样吧。”李毓偏了偏头:“?”贺林晚弯了弯嘴角,却也没反正什么。他们身后的火势越发大,眼瞅着就得迅速蔓延到供桌,但是前面的毒蛇却也没要败退之意。贺林晚心里想,怕是昨日真的要在被火烧死和被蛇咬李毓偏了偏头:“?”。...

贺林晚目光放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好吧,那就这样吧。”

李毓偏了偏头:“?”

贺林晚弯了弯嘴角,却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身后的火势越来越大,眼看就要蔓延到供桌,可是前面的毒蛇却没有要退走之意。

贺林晚想着,恐怕今日真的要在被火烧死和被蛇咬死之间选一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转头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没有人&……公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