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问着:“他是也不是中了灵蛇|蛊?”湘君闻言惊异地看了贺林晚几眼,点点头道:“是的。”心中的产生怀疑被被证实,贺林晚发问着:“可不知道有解法?”湘君缄默了一刹:“无。”贺林晚心下一沉。李毓叹了口气,望着贺林晚道:“生死有命,阿晚,别皱眉头。”心中的怀疑被证实,贺林晚追问道:“可不知有解法?”。...

贺林晚问道:“他是不是中了灵蛇|蛊?”

湘君闻言讶异地看了贺林晚一眼,点头道:“没错。”

心中的怀疑被证实,贺林晚追问道:“可不知有解法?”

湘君沉默了一瞬:“无。”

贺林晚心下一沉。

李毓叹了一口气,看着贺林晚道:“生死有命,阿晚,别皱眉。”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青玉不&由得苦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是不是&人在诋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