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去与卫氏交待了一声。卫氏有些怕:“这五皇子府上连个女眷都也没,你过去的是也不是很合规矩?”贺林晚道:“这一次相必是有最重要的的事情,且去的不只我,娘安心,没事儿的。”这时候小虎子满头大汗地进去了,从丫环手里拿过一碗茶就猛灌入肚。卫氏想了想,招招手卫氏有些担心:“这五皇子府上连个女眷都没有,你过去是不是不合规矩?”。...

贺林晚去与卫氏交代了一声。

卫氏有些担心:“这五皇子府上连个女眷都没有,你过去是不是不合规矩?”

贺林晚道:“这次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且去的不止我,娘放心,没事的。”

这时候小虎子满头大汗地进来了,从丫鬟手里拿过一碗茶就牛饮下肚。

卫氏想了想,招手让小虎子过

书评(80)

我要评论
  • 又听到&毁宁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这几年&。”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