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cy66和氏璧 ***贺林晚像是听不出徐冈山话中的排斥,自然地道:“来看一看你的伤。”徐冈山撇撇嘴嘟囔:“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对了,五殿下呢?之后也不是还在这里吗?”后面这句话是对着跟来的媳妇子问的。那媳妇子道:“徐姑娘,殿下有什么事去忙了,徐爱媛撇嘴嘀咕:“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对了,五殿下呢?之前不是还在这里吗?”后面这句话是对着跟来的婆子问的。。...

***

nacy66和氏璧+

***

贺林晚像是听不出来徐爱媛话中的排斥,自然地道:“来看看你的伤。”

徐爱媛撇嘴嘀咕:“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对了,五殿下呢?之前不是还在这里吗?”后面这句话是对着跟来的婆子问的。

那婆子道:“徐姑娘,殿下有事去忙了,

书评(153)

我要评论
  • 敢诋毁&宁大人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湖阳公&主闻言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