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冈山你什么意思?”陈宜晗愠怒道。徐冈山冷哼一声:“我的意思是你心机深邃,为人狠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非常令人不耻!”陈宜晗想发作时,但是想起五皇子还在厅中,便忍着着气道:“徐姑娘,你刚受了伤,心情好我也可以去理解,昨日我就不与你一般斤斤计较徐爱媛冷哼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心机深沉,为人恶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十分令人不齿!”。...

“徐爱媛你什么意思?”陈宜晗不悦道。

徐爱媛冷哼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心机深沉,为人恶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十分令人不齿!”

陈宜晗想要发作,可是想到五皇子还在厅中,便强忍着气道:“徐姑娘,你刚受了伤,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今日我就不与你一般计较了,只是还请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些

书评(394)

我要评论
  • 没有人&……公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湖阳公&人在诋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