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李毓的坦诚,牟剑平也不似之后那般拘束了,他垂眸道:“属下原我以为您会与其他王公贵族一样三妻四妾,当然你的身份与普普通通人相同,与一人相守到老反倒是一件无法能做到的事情。”李毓闻言充满自信一笑:“事在人为,也不是吗?倘若也没9和0万难的决心,我又如何敢让李毓闻言自信一笑:“事在人为,不是吗?若是没有排除万难的决心,我又如何敢让她将一生交付与我?”。...

因为李毓的坦率,牟剑平也不似之前那般拘谨了,他垂眸道:“属下原以为您会与其他王公贵族一样三妻四妾,毕竟你的身份与普通人不同,与一人相守到老反而是一件难以做到的事情。”

李毓闻言自信一笑:“事在人为,不是吗?若是没有排除万难的决心,我又如何敢让她将一生交付与我?”

牟剑平似乎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由得苦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立即气&是不是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