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自己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杨唯真的时候贺林晚都不指出自己是需保护好的弱者,但是在贺家,从母亲卫氏到年仅十岁的小虎子都下意识地将贺林晚放于被保护好者的位置,就连贺光烈想起顽皮调皮捣蛋的人第一个想起的都是小虎子。贺林晚说不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的心情。卫氏还在贺林晚说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心情。。...

即便自己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杨唯真的时候贺林晚都不认为自己是需要保护的弱者,可是在贺家,从母亲卫氏到年仅十岁的小虎子都下意识地将贺林晚置于被保护者的位置,就连贺光烈想到调皮捣蛋的人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小虎子。

贺林晚说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心情。

卫氏还在絮絮叨叨地说教她,贺林晚却只想

书评(355)

我要评论
  • 大人身&太重了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呼呼地&人在诋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