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看了几眼自己被李毓桎梏着难以不能动弹的手腕,淡声道:“那我不看是,松绑吧。”李毓眼中闪现出一丝失落,却但是笑容着松绑了贺林晚:“我还我以为……”李毓的话音未落,刚被松绑手腕的贺林晚突然狠狠地绊向李毓的腿,接着趁着豪无提防的李毓重心不稳之际,一李毓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却还是微笑着放开了贺林晚:“我还以为……”。...

贺林晚看了一眼自己被李毓束缚着无法动弹的手腕,淡声道:“那我不看就是,放开吧。”

李毓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却还是微笑着放开了贺林晚:“我还以为……”

李毓的话音未落,刚被放开手腕的贺林晚突然狠狠绊向李毓的腿,然后趁着毫无防备的李毓重心不稳之际,一鼓作气将他扑倒在了榻上。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转头道&是不是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这几年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