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找寻小虎子的中途,贺林晚回过两次贺家,木阳都说小虎子也没回家去。眼见得着就得天黑了,贺林晚果断道:“我们无须浪费了时间了,我去找我父亲。”李毓也明白了,小虎子的神秘失踪怕是不简单的,只凭他和贺林晚两人找寻怕是找将近了。“嗯,你去吧,我回家去让我的人帮眼见着就要天亮了,贺林晚果断道:“我们不必浪费时间了,我去找我父亲。”。...

这一晚寻找小虎子的中途,贺林晚回过两次贺家,木阳都说小虎子没有回去。

眼见着就要天亮了,贺林晚果断道:“我们不必浪费时间了,我去找我父亲。”

李毓也明白,小虎子的失踪怕是不简单,只凭他和贺林晚两人寻找怕是找不到了。

“嗯,你去吧,我回去让我的人帮忙去找。”李毓没有说

书评(171)

我要评论
  • 敢诋毁&大人身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转头道&人在诋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