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杨婉卉正抵御红娘,最迟三天之内便会变为林雾的厉鬼老婆之一,但当然还也不是他老婆,与他也没取得联系,林雾自然而然也看不见她。但是,幸好有裴佳宁这个更凶的厉鬼在,也可以做为翻译。而已佳宁自己说话的都说不清是了。“佳宁,她提问了吗?”问了布娃娃一句后不过,还好有裴佳宁这个更凶的厉鬼在,可以充当翻译。。...

虽说杨婉卉正在抵抗红娘,最迟两天之内就会变成林雾的厉鬼老婆之一,但毕竟还不是他老婆,与他没有联系,林雾自然也看不到她。

不过,还好有裴佳宁这个更凶的厉鬼在,可以充当翻译。

只是佳宁自己说话都说不清就是了。

“佳宁,她回答了吗?”

问了布娃娃一句之后,林雾便转头看向裴佳宁。

裴佳宁飘了过来,伸手抓住布娃娃,歪着头仔细听了好一会儿,才艰涩地说道:“……带……她……”

看来这些厉鬼说话都不利索……林雾暗自念叨一句,又问道:“杨婉卉想让我们带她一起去?”

裴佳宁又听了听,才点点头。

“为什么?”林雾疑惑道。

裴佳宁再听了好一会儿,说道:“……报……仇……”

林雾微微一惊,连问道:“找谁报仇?”

裴佳宁又歪着小脑袋听了一会儿,一字字地回答道:“……仇……敌……”

废话,报仇不找仇敌找谁?

林雾翻了个白眼,无奈地问道:“杨婉卉,你的仇敌是谁?是害死你家人的鬼吗?”

裴佳宁听了一会儿,点头道:“……是……鬼……”

“……”

妈呀,和这些厉鬼交流真难……林雾暗自叹息一声,说道:“我的意思是,具体是谁?”

裴佳宁听着,继续转译:“……自……己……”

“哈?”林雾有点傻眼了,感觉自己的鬼语水平好像不太够,又问道:“什么叫自己?害死她家的鬼,是她自己?”

他当然知道不可能是这个解释,杨婉卉是在前几天才变成厉鬼的,而且案发当晚也是她自己杀了自己全家。

这个‘自己’可能是别的解释,但他也猜不到具体是什么意思。

‘翻译’裴佳宁又听了一会儿,转头对林雾慢慢地说道:“……镜……子……”

镜子?

林雾微微皱眉,结合上下文,不由得问道:“杨婉卉,你的意思是……那天晚上害死你家人的鬼……是镜子里的自己吗?”

裴佳宁看了看布娃娃,然后对林雾点点头。

“镜子……镜子……”

林雾喃喃着思索了半晌,隐约记得在哪里听过关于镜子的事情……

忽然,他脸色一变,心中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盯着布娃娃问道:“杨婉卉,你家里有没有铜镜类的古董?”

过了半晌,裴佳宁对他点点头。

镜中妖?

林雾瞳孔微微一缩,深吸一口气,说道:“先上车吧,上了车慢慢说。”

说着,他走到车前,对坐在后排正从车窗里探头关注的李璐瑶说道:“璐瑶,我要坐副驾驶座打个电话,你来开车吧。”

李璐瑶哦了一声,便点点头下车,坐到主驾驶座上了。

“佳宁,你看着这个布娃娃。”林雾伸手揉了揉裴佳宁的脑袋,见她乖巧点头,便上车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裴佳宁随手把布娃娃扔进后排,自己也飘了进去。

待车子发动后,林雾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施秋泓拨了过去。

半晌,接通后,对面传来了施秋泓的声音:“喂?林雾?”

“叫一下尸爷,有事问他。”林雾也不浪费时间。

“哦……”

施秋泓有点郁闷,这家伙真不客气,不过还是喊道:“尸爷,林雾叫你。”

很快,尸爷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林雾先生?”

“尸爷,我查到了杨家灭门的真相。”

林雾沉声道:“凶手是杨婉卉,但她应该不是自愿的,还有杨科也是,那天晚上杨科曾经被厉鬼控制,试图杀死杨安琪,但他似乎没有被完全控制,砸碎了自己的膝盖,还能喊出让杨安琪快逃,身体和心灵似乎都没有被完全控制,还在挣扎。”

“被鬼控制?”尸爷狐疑道:“不应该啊,按理说,如果是被鬼控制的话,几乎不可能反抗的,要么完全脱离控制,要么就完全被控制,不存在挣扎这种事情的。”

“是吗?”

林雾也没急着说出铜镜的事情,而是说道:“但杨婉卉确定是有厉鬼作祟。”

虽然他已经猜测可能是‘镜中妖’,但他对于这位尸爷,还没有完全信任,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镜中妖一伙的,还是先试探一下再说。

“林雾先生,如果是还能挣扎,那就说明不是被控制。”尸爷说道:“而是被诱导了心魔,或者种下了恶念。”

“心魔?恶念?”林雾感觉这画风有点复古,不过尸爷也是古代人。

尸爷又解释道:“用现代的话来说,人性,可分为黑暗的负面,以及光明的正面,黑暗面代表恶念,光明面代表善念,而有一种鬼,无法影响到现实,但是却以人心的恶念为食,最喜惑乱人心,扩大人性的黑暗面,在古时也被称为‘妖孽’。”

“妖孽?”林雾轻声道。

“您这么一提醒,我忽然想起来了。”

尸爷沉声道:“杨家灭门惨案的状况,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有妖孽作祟,很有可能的就是最近与我一起从古墓出土的妖孽……镜中妖。”

林雾心中微微一松,问道:“你怎么确定是镜中妖?”

他都没有提醒关于镜子什么的,尸爷就主动说出来了,没有帮那镜中妖隐瞒的意思,看来应该不是和镜中妖一伙的。

尸爷说道:“首先,这种妖孽是很罕见的,而最近有可能出现的,也就只有和我一同从古墓出世的镜中妖了,他当初是和我一起被转手卖到了苏市,很可能流动在苏市喜好古董的有钱人家,而杨家有那么多金银珠宝,显然也是喜好古董的人家。”

“杨叔的确喜欢古玩字画。”林雾轻轻点头。

尸爷继续说道:“其次,我忽然想起来,上午从杨婉卉尸体中提取的记忆里浴室的地面上满是镜子的碎片,显然是被羊角锤砸碎的,而这种情况,估计就是杨婉卉在黑暗和光明之间挣扎,所以才砸碎镜子。”

“挣扎?砸碎镜子?”林雾疑惑道。

“镜中妖的本体是一面铜镜,只要照过那面铜镜,镜中妖就会在照镜之人的心中,种下一颗恶念的种子。”

尸爷说道:“从此,照镜之人只要看到任何镜面,镜子里的自己就会引发内心的黑暗,当此人的内心完全被恶念充斥,或者将自己害死的时候,镜中妖就会吞噬人心中的恶念,壮大自己。”

“照过镜子,才会种下恶念的种子……”

林雾露出一丝笑意,“也就是说,只要没有被那面铜镜照到,就不会有事了,没错吧?”

第4章

2022-09-23

第6章 红娘

2022-09-23

第8章 背后

2022-09-23

第11章 九楼

2022-09-23

书评(405)

我要评论
  • &,为什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更奇怪了,他压根就不认识这个李璐瑶,现在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要特意找他结婚呢?

  • 有些疑&道何医

    李璐瑶有些疑惑地看着林雾,问道:“难道何医生没和你说是相亲吗?”

  • 接回答&冷清,

    李璐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看四下,这家咖啡馆本来就很冷清,没多少客人,这角落处更是没人注意。

  • 是第一&知道该

    林雾还是第一次知道相亲居然这么谈的,让他随便问,他反而有点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 评区居&然已经

    今天难得克服了晚期的懒癌,以超人的意志更新了两章之后,就顺便扫了一下书评区,没想到书评区居然已经沦陷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