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是这样。”尸爷地说:“不论是种下邪念,但是主动引导进一步扩大内心的幽暗,镜里妖都没办法通过镜子才能能做到。”林雾轻轻地点点头,问着:“那厉鬼呢?镜里妖能不能够在厉鬼的心中种下邪念?”尸爷不由哑然失笑道:“林先生,厉鬼的心并也没活人的心如果很复杂,实际上就了充尸爷说道:“无论是种下恶念,还是引导扩大内心的黑暗,镜中妖都只能通过镜子才能做到。”。...

“确实是这样。”

尸爷说道:“无论是种下恶念,还是引导扩大内心的黑暗,镜中妖都只能通过镜子才能做到。”

林雾轻轻点头,问道:“那厉鬼呢?镜中妖能不能在厉鬼的心中种下恶念?”

尸爷不由得失笑道:“林先生,厉鬼的心并没有活人的心那么复杂,其实就已经充满了黑暗面的怨念了,怎么可能被区区恶念影响?就像是往污水沟里倒入了墨水一样,而且镜中妖的恶念只对人有用。”

“那就好。”林雾微微松了口气,说道:“我带杨婉卉去找到那块铜镜,就能让她复仇了。”

“您错了。”尸爷却是摇头道。

林雾微微一怔,“我错了?”

“镜中妖的恶念对厉鬼是无效,但它也不是一般厉鬼能对付的。”

尸爷低沉道:“它可以强行将活人的灵魂拖入镜中世界,也可以将厉鬼拉入镜中的世界,哪怕是比它强大的厉鬼,进入镜中世界之后,也会被它所灭,而且,这种妖孽只要吞食人心的恶念,就会越发强大。”

“那我从物理上毁掉那镜子就可以了吧?比如融掉它。”林雾问道。

“那就更不可能了。”尸爷叹息一声,说道:“这种妖孽的本体其实也是鬼,只是以某种事物为容器才能显现,可以说是独一无二,但也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什么意思?”林雾皱眉道。

尸爷低声道:“我那个时代,曾经出现过一妖孽,以美丽女子为容器,但凡是与该美丽女子有过接触的人,就会被其种下恶念,哪怕将那女子烧成灰,那妖孽也会将一部分本体分割出去,用其他的美丽女子作为备用容器,一旦发现危险,就会提前转移。”

“什么?”

林雾脸色一变,“也就是说,只要是相同的容器,就能随便转移吗?”

“是。”尸爷叹息道:“为了平息那场妖孽的祸乱,一切与那妖孽牵连过的美丽女子,全部都被杀死,才算是结束。”

“这镜中妖,是以镜子为容器,也就是说,它可以随意转移到其他镜子里?”林雾深深地皱起眉头。

“只要是镜面,就有可能。”

尸爷说道:“哪怕只是水面也一样,只要有可能成为镜面的就有可能,那妖孽越强大,可以分割得越多,备用的容器就越多。”

林雾深吸一口气,说道:“那就麻烦了,这镜中妖从古墓中出来多久了?”

尸爷想了想,说道:“大概半个月多点吧。”

“半个月……”

林雾微微皱眉道:“杨家的惨案是发生在十天前,在那之前,大概有一周左右,说不定……它已经将其他镜子变成备用容器了。”

“这个您倒是不用太担心。”

尸爷立刻说道:“既然苏市最近出现过的惨案就这么一桩,那就说明,镜中妖可能是第一次作祟,它在杨家出事之前,应该没比古墓时期强多少,在古墓时,它一直没能吸收到人心的恶念,还处于最弱的时期呢,顶多分出一个备用地容器就是极限了。”

“古墓的时候,是最弱的时期,你也怕它?”林雾不由得问道。

尸爷苦笑道:“那可是妖孽啊,与寻常厉鬼完全不一样,它只要把我这种厉鬼拖入镜中,我也只能被它消灭。”

林雾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也不早点告诉我,我第一次问你,杨家的案子有没有可能是厉鬼做的,你不是说没有厉鬼牵涉吗?”

“镜中妖,是妖孽,不是厉鬼啊。”

尸爷摇头道:“它并没有什么怨气,心智也很正常,而且懂人心,可以看破世间任何人的心灵,没有人能逃过它的诱导,如果是厉鬼的话,执念单一,报复手段也很单一,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妖孽……”

林雾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念头,但却又捕捉不到。

“像杨家那样的案子,明显就不是厉鬼所为。”

尸爷叹息道:“厉鬼会影响现实,必然会留下痕迹,而妖孽,却是只影响人心,诱惑于无形,一切都是人为……它太罕见了,所以您第一次问我的时候,我完全没想过这一点,如果不是您调查到这个地步,我现在也想不到是妖孽所谓。”

“算了。”林雾摇头道:“那你知道,该怎么对付它吗?”

尸爷沉吟了一下,说道:“第一个方法,就是我那个年代那样,将与妖孽牵扯过的容器类事物,全部毁灭,简单来说就是调查一下那面古镜途径的渠道,到过什么地方,然后将那些地方所有的镜面事物都毁掉,没有了容器,镜中妖也就灭了。”

“不现实。”

林雾摇摇头,“说下一个吧。”

先不说调查那面古镜的途径渠道,这一点借助警方可能还有点可能,但毁灭所过之处的所有镜面,那简直就是扯淡了。

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就算死后不普通,那也是死后。

就算是李璐瑶家也未必有这种能量。

“第二个方法就更难了。”

尸爷说道:“镜中妖虽然是妖孽,但归根结底,也只是鬼物而已,只要在它出现的时候,让一个足够可怕的厉鬼也闯入镜内,就可以灭了它。”

“足够可怕?”林雾微微皱眉,问道:“杨婉卉足够吗?”

“从她死前遭受的痛苦,以及她的怨念来看……”尸爷顿了顿,无奈叹了口气:“或许她的执念之强,已经足以回溯演化,也算是一强大厉鬼了,如果是最初的镜中妖,只能分化出一个备用容器,她进入镜中之后,倒是有可能对付……”

“那现在呢?”

林雾叹了口气,他已经知道结果了,但还是忍不住再问了一句。

“现在……”尸爷叹息道:“镜中妖最起码已经吞噬了她的恶念,可能还有杨科的恶念,已经比最初强大多了,现在她想要报仇……怕是机会渺茫啊……”

林雾沉默了半晌,忽然瞥了一眼后排的裴佳宁,不由得眼睛一亮,开口道:“我身边还有一个厉鬼,比杨婉卉强大得多,杨婉卉在她的手下,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她能对付镜中妖吗?”

“什么?杨婉卉没有反抗之力?”尸爷忍不住震惊道。

————

PS:(倒计时,距离上架还有11天,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飞嘤十一连~)

第4章

2022-09-23

第6章 红娘

2022-09-23

第8章 背后

2022-09-23

第11章 九楼

2022-09-23

书评(202)

我要评论
  • 简直就&礼貌。

    对比起来,其他读者简直就太可爱了,哪怕是那些催更帖也显得很有礼貌。

  • 难道要&…等等

    难道要问身高、体重、年龄、三围、感情经历……等等等等?

  • 太早了&了。

    对于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年纪就相亲,自然是有点太早了,但毕竟是小姨妈介绍的,他还是要给点面子的,而且最近小姨妈染了一头红发,就更需要面子了。

  • 想要找&?”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林雾一脸狐疑地看着李璐瑶,“你是想要结婚?还是想要找我结婚?”

  • 戴的那&什么昂

    不过,她手上戴的那枚银灰色戒指,貌似不像是什么昂贵物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