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雾闭着眼睛,静静地地耐心的等待了几秒,待他再次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四下看了看,意外发现布娃娃了看不见了。“哪去了?”林雾在车库里转了转,这才意外发现,布娃娃正宁静地躺在车库楼梯下方的三角形空洞内。这车库的地面都是水泥质地,而楼梯下方则是拼接组合在一起的金属板。此“哪去了?”。...

林雾闭着眼睛,静静地等待了几秒,待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四下看了看,发现布娃娃已经不见了。

“哪去了?”

林雾在车库里转了转,这才发现,布娃娃正安静地躺在车库楼梯下方的三角形空洞内。

这车库的地面都是水泥质地,而楼梯下方则是拼接在一起的金属板。

此时,布娃娃正躺在靠近边缘的一块金属板上。

“暗格在这下面吗?”

林雾拿起布娃娃,试着敲了敲金属板,似乎是中空的,不过这金属板上并没有任何可以拉起来的地方,很平滑。

难道是转轴的?

林雾试着按了一下布娃娃刚才所处的金属板位置,没有什么反应,便加大力气使劲向下按去。

这回,金属板总算是有了反应,只听到咔咔的齿轮转动声,金属板开始缓缓向这一侧凹陷,而另一侧则是缓缓翘了起来。

林雾不由得有点兴奋,简直像是寻宝游戏一样。

当他将这块长方形的金属板完全压成竖直状态的时候,另一侧总算是出现了一个暗格。

“你们这些有钱人都喜欢玩藏宝吗?怎么不修个地下密室?”

林雾不由得笑了,钻进了楼梯下方,另一侧的暗格内,果然可以看到一个上了锁的银灰色铁箱子。

打开这箱子之后,就能找到那所谓的镜中妖吧?

林雾不由得逐渐心跳加快,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打开了锁,又一咬牙,这才打开了箱子。

箱子内并没有金条什么的,不过可以看到不少的珠宝首饰,几幅卷起来的字画,鼻烟壶之类的古玩,甚至还有半开的盒子内,可以看到一块不小的满绿玻璃种翡翠,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而在这一大箱明显价值惊人的珍宝中,一面有着裂纹的古朴铜镜,正摆放在正中央。

林雾低着头看到箱子内的第一眼,正好就看到了这面铜镜。

铜镜光滑可鉴,虽然表面有着丝丝裂纹,长年累月也显得破旧了,但林雾还是在镜面上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镜中的他,嘴角微微扬起,眼睛里有着一抹无法掩饰的色彩——

贪婪!

林雾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他并没有笑。

“这镜子……还真是有问题……”

林雾拿出这面铜镜,仔细看了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古墓中没有空气,又或者是保存得比较完好,这铜镜竟然能保存至今也没有生锈。

不过,就这么一面小小的镜子,竟然能在人心中种下恶念,然后引导出人性的黑暗面?

算了,还是别挑战自己的意志力了,赶紧带回车上,让佳宁毁掉它。

林雾深吸一口气,飞快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袋子,将铜镜装了进去,然后塞进了大衣内,挂在了里面的扣子上。

这样一来,李牧也不知道他带走了什么。

正当林雾准备关上箱子时,动作却是忽然停住了。

他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杨科在医院成了植物人,杨婉卉也已经死了。

杨家只剩下杨安琪,她是小孩子,恐怕还不知道这车库里有暗格,就算听父母说过,也未必知道这箱子里有哪些东西。

假如他偷偷拿走一件,很可能也没有人知道!

比如……那块满绿的玻璃种翡翠,悄悄拿走它,然后转手卖掉,不知道价值是几百万?还是几千万?

或者……把那些小的戒指、翡翠、钻石都拿走……谁也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谁也不知道……

谁也不知道……

林雾心脏砰砰直跳,缓缓向那箱子里的满绿玻璃种翡翠伸出了手。

自己为杨家做了这么多,拿走一块翡翠算什么?

不,应该多拿一点!

更多,拿走更多,才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辛劳!

“啪!”

忽然间,林雾感觉后脑勺微微一痛,似乎被一只超小的手掌拍了一下,不由得瞬间惊醒过来。

“我刚才……”

林雾额头上微微渗出一层冷汗,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父母从小的教育就是哪怕穷死饿死,也绝对不拿别人的一针一线,哪怕是一分钱也不能贪。

他小时候因为偷偷拿走了母亲放在桌上的五毛钱,去买了几个泡泡糖,结果被母亲吊在树上,活活抽断了十几根柳条,还罚他在门口跪了一晚上。

那一年,林雾才七岁。

从那天起,他就永远也不敢再有贪图别人财物的想法了。

而现在……居然又生出了这种肮脏的念头?

“镜中妖……不愧是镜中妖……”

林雾深吸一口气,眼神逐渐冷了下来,“就因为我看到这些价值惊人的财物,心中下意识升起了一丝欲念,所以就诱导了我吗?”

父母对他的家庭教育,对于他的学习成绩什么的,并不算严格,反而比较宽松,哪怕他大学毕业之后不想工作,只想写写小说,父母也没有强令阻止,只要他能养活自己,父母就不会多管。

唯独对他的品行教育非常严格,他从小到大,哪怕是捡到的钱,也不会随意据为己有,更别说偷了。

而这镜中妖,居然能让他升起偷走这等昂贵财物的邪念!

若非紧要关头被杨婉卉所在的布娃娃给打了一下,让他猛地惊醒过来,否则他就真的就要把这些财物给偷走了。

林雾现在隐约明白了,难怪杨婉卉会对自己全家挥下屠刀……

或许,这镜中妖种下的恶念……真的无法抵抗。

他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就变成这样了,杨婉卉不知道被镜中妖引导了多久,可能内心都已经完全被黑暗面所占据了。

“呼……”

林雾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镜中妖不能留,必须尽快毁灭。

难怪被称为妖孽,这等不可思议的诱惑,的确具备足以让天下大乱的魔力。

“杨婉卉……”

林雾转头看向安静躺在一边的布娃娃,轻声道:“谢谢你,我马上就帮你报仇。”

而布娃娃自然没有回应他,只是那双眼睛里,仿佛透着一丝松懈。

就在这时——

呼啸身陡然响起,一阵令人骨髓发寒的寒意弥漫开来,冷飕飕的阴风从身后不断袭来。

林雾眼神一变,转头看去。

只见一抹暗红色的裙摆正在阴风中飞舞,那是一件犹如胭脂般红艳的古装衣裙,漆黑的长发随风飘舞,那一张惨白发青的脸孔正在身后注视着他!

红娘!

————

PS:(倒计时,距离上架还有9天,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飞嘤九连~)

第4章

2022-09-23

第6章 红娘

2022-09-23

第8章 背后

2022-09-23

第11章 九楼

2022-09-23

书评(101)

我要评论
  • 时间,&又永久

    林雾也不浪费时间,直接点开评论区的批量管理,将这十几页几百条帖子全部删除,最后又永久禁言了这个叫‘我回来了’的ID。

  • 李璐瑶&。”

    李璐瑶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还是说道:“我只和你结婚。”

  • 叹了口&时离婚

    李璐瑶叹了口气,点点头道:“是,但我没有恶意的,如果婚后你对我不满意的话,你也可以随时离婚,我名下的所有家产都归你,我保证我净身出户,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 了解真&我也只

    林雾用力地在自己腿上掐了一下,力求让自己清醒一点,这才歉意道:“对不起,在我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我也只能辜负你的好意了。”

  • 个感叹&哮一般

    那一个个感叹号,如同在咆哮一般,透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让人看着就有些莫名的不舒服,有点渗人的感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