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IG的休息室内,Mafa和193两位教练是这么想的,为什么他们上来BP,IG的选手一个个都这么萎靡不振,被弱队完虐,而直到了云歌上来BP后,一个个都变的生龙活虎。193扭头看了几眼云歌,又看了几眼大屏幕,接着又看了几眼云歌,此外,他193转头看了一眼云歌,又看了一眼大屏幕,然后又看了一眼云歌,同时,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此时,IG的休息室内,Mafa和193两位教练也是这么想的,为什么他们上去BP,IG的选手一个个都这么萎靡不振,被弱队完虐,而等到了云歌上去BP后,一个个都变得生龙活虎。

193转头看了一眼云歌,又看了一眼大屏幕,然后又看了一眼云歌,同时,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难道说,这些选手跟这个家伙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交易?

或者说,我之前的执教思路出错了,必须得给选手选他们喜欢的英雄才行?

还是说,云歌教练只是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乱选才帮助IG取得了好成绩?

193百思不得其解。

而一旁的Mafa教练看向云歌的眼神就变得温和了许多,他虽然不了解云歌教练的BP,但是看到IG能赢,他还是从心里感到非常高兴的。

Rookie的劫在场上大杀特杀的时候,云歌能够感受到来自休息室内众人打量的目光,但是云歌的神态自若,一点都不在意,

任他们聪明绝顶,也根本就不会想到,云歌看似乱选的BP,其实能够触发云顶系统的羁绊效果。

如果有人要模仿云歌的BP阵容,觉得他的阵容选得很好,能帮助队伍赢比赛的话,那云歌就只能祝他好运了。

类我者死,愿天堂没有云顶。

......

针对中路的策略失败后,Ben4开始变得一蹶不振,失去打野的保护后,上路的小东百很快就被TheShy和宁王联手针对,连续击杀了两次,对线直接就崩盘了。

宁王这局的打野节奏还不错,十五分钟,千珏的被动印记已经有了六层,进度远远超过上一局。

IG只有下路没有打出太大的优势,在没有打野针对的情况下,阿水一打三,虽然打出了微弱的优势,但并不足以分出胜负,跟上中野的优势完全没法比。

在前期对线再度陷入巨大劣势的情况下,V5再度选择中期抱团,希望能够缓解一下经济的压力。

“兄弟们,我去中路发育吧,义进哥和Shy哥去上下两条边线发育,宝蓝跟着宁王游走,顺便做一下视野吧。”

眼看V5开始收缩防线抱团,于是阿水果断站出来指挥,他在下路已经受够了,于是想要去中路喘口气。

只要身边没有派克,他就能轻松很多。

在十几分钟的下路对线中,阿水被脏了好几个炮车,现在他都出现应激反应了,看到炮车就想要立即补掉,因为慢一点,炮车就有可能会被派克勾走。

“没问题,那我去上路,Shy哥去下路吧。”

宋义进没有多少什么,服从了阿水的指挥,虽然他的劫很肥,优势很大,可是面对V5的这个阵容却有种无从下口的感觉。

V5的上路是塞恩,皮糙肉厚,打在身上根本就不痛,下路又是非常规AD琴女,第一件就摸出了金身。

野辅酒桶和泰坦也没有针对的必要,唯一能够欺负的只有亚索一个人,V5的阵容非常扎实。

因此Rookie这局只能盯紧亚索,亚索去哪,劫就会形影不离。

而TheShy一个人在下路发育的也很开心,他可以去吃一下对面野区的石头人,船长最喜欢的就是吃石头人了。

双方和平发育了五分钟,V5战队就逐渐忍不住了,因为他们发现这么拖下去根本就赢不了,船长发育得实在是太快了。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TheShy已经快刷到了三件套,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接下来就能掌控比赛了。

于是V5众人一合计,准备开团吧,这次他们准备开中路发育的阿水,遇事不决先开水,塞恩老师开始倒车入库,在中路蓄势待发。

上路的亚索也偷偷往中路靠近,连上路的兵线都不要了,酒桶埋伏在下半野区的F4处,准备包夹IG的中路三人组。

V5五个人的举动被解说看在眼中,猫皇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期待,“来了吗?V5要准备开团了。”

“这是一个好机会!上路的劫正在推线,支援不过来,下路的船长没有TP,也没法支援。”

“V5这波就是五打三,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了,Ben4好果断!闪现放出了大招,将大招扔进了人群中!”

“亚索接上了大招!塞恩也在开车,IG这下危险了!”

此时,猛然被开的IG三人组也有点懵,他们刚刚大意了,准备推完一波野就转线去拿小龙呢,没想到在野区被酒桶埋伏了,一个大招命中三人。

“能支援吗?能来吗?我们被开了!”

宁王在语音中大喊,希望还能复制上一场比赛的胜利,千珏开大招坚持一下,等着队友过来收割。

但可惜的是上场最先支援,并且帮他吸引火力的阿水也被开了,已经没有办法支援他了。

“我来不了!只能继续推线了。”宋义进表示无能为力。

“我可以,放个大招。”

听完Rookie和TheShy的话,阿水和宁王心中一凉,现在已经没有队友能支援他们了,于是在落地之后,宁王果断的开启大招,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秒泰坦和亚索!能换一个是一个!”

阿水目光一闪,他没有选择逃跑,而是选择反打,即便三打五非常不明智,可他依旧非常勇。

IG中路的三人,死战不退,脚下踩着千珏的大招,头上顶着船长的炮火,浴血奋战,硬生生地拖延了很长的时间,并且成功换掉了泰坦和酒桶,而亚索则是非常滑溜的跑掉了。

“没事的,兄弟们,我们还能打,这波不亏,我们换掉了两个人,还拆掉了两座塔。”

当屏幕变成黑色,英雄正在泉水复活的时候,阿水开始在语音中安慰队友,他就像是中央空调一样,随时随地散发热量。

“对,我们这波不亏,接下来我们也抱团吧,刚刚被埋伏了,打得憋屈,我们得把场子找回来。”

宁王倒是没有灰心丧气,他甚至想着再找V5打一场团战,在语音中嚷嚷着,要准备一雪前耻,而宝蓝则发表了不同意见,但面对悍勇的宁王,宝蓝的声音很小,也没有多少底气。

“我觉得还是保持目前的131阵型比较好,让劫单带,给船长先发育,我们在中路小心一点,别被开。”

“那刚刚的团战就这么算了?你能忍?究竟要发育到什么时候?水晶爆炸吗?”

面对宁王的咄咄逼人,宝蓝再度变得沉默,阿水见此皱了皱眉头。

他其实也比较看好宝蓝的看法,保持目前的131阵型对IG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他得想个办法说服宁王才行。

书评(93)

我要评论
  • 归来的&给了L

    而云歌此时就处于IG即将陷入混乱的时期,从MSI归来的夏季赛,IG开局先是二比一艰难取胜DMO,然后就二比零干脆利落的输给了LNG。

  • ,在云&算保持

    IG从此开始变得一蹶不振,在云歌的记忆中,S9春季赛的IG还算保持着几分战斗力,可输给TL后,这股心气全没了,从常规赛的战绩就能看出。

  • 练组真&的是轻

    但随即云歌就明白了,在IG的教练组真的是轻松,什么活都不用干,每个月都能领工资,于是云歌开始每天混日子。

  • 平的年&色的沙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白色队服,身材高大,面容坎坷不平的年轻人,靠在绿色的沙发上,双手一摊,质问着眼前的这些人。

  • 上去吧&,当教

    “那行,你就上去吧。”苏小落知道云歌是个关系户,没什么经验,但他也无所谓,当教练上台BP,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 道的是&任。

    193教练此时就在跟选手博弈,用队伍的成绩来博弈,如果队伍的成绩差,教练和选手,总有一方会妥协,可193不知道的是,他已经失去了管理层的信任。

  • 变成了&MSI

    毕竟教练在幕后一切都好说,一旦上台就变成了背锅位,此前MSI上惨败的责任还没有追究呢,现在常规赛又一蹶不振,两位教练心里都非常愁,面对宁王的质问,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