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TheShy严禁不交闪拉大距离了,原本交闪后,卢锡安了步入安全的距离了,鳄鱼和发掘机都了准备好可以选择放弃了。虽然TheShy艺高人胆子大,竟然可以选择回过头再度攻击鳄鱼和发掘机。biubiu两枪再度打在鳄鱼的身上。这下TES的两个小更年轻可就忍不了,但是TheShy艺高人胆大,居然选择回头继续攻击鳄鱼和挖掘机。biubiu两枪再次打在鳄鱼的身上。。...

此时TheShy不得不交闪拉开距离了,本来交闪之后,卢锡安已经进入安全距离了,鳄鱼和挖掘机都已经准备放弃了。

但是TheShy艺高人胆大,居然选择回头继续攻击鳄鱼和挖掘机。biubiu两枪再次打在鳄鱼的身上。

这下TES的两个小年轻可就忍不了,这不是看不起人嘛,明明都已经饶你一命了,交闪不杀,可你却敬酒不吃,吃罚酒。

于是两人继续对残血的TheShy进行追击,可是挖掘机和鳄鱼都已经没有了位移,根本就追不上灵活的卢锡安。

TheShy展现出了灵活的走A能力,基本上看不到攻击的后摇,非常的丝滑,只见圣枪游侠的双枪不停的喷射圣光,本身血量就不是很健康的鳄鱼,也慢慢来到了半血以下。

双方拉扯了一会儿,给了宁王支援的时间,在野区蹲了个空的男枪气势汹汹的赶往上路。

黑帮教父皮肤的男枪,仿佛走路都带着一股风,从气势上就压倒了TES的上野双人组,男枪靠近雷克赛和鳄鱼,直接扔出一发烟雾弹。

瞎眼吧!

卢锡安和男枪从两个方向展开攻击,烟雾弹丢失视野,加上减速的效果,让TES的上野两个人进退两难。

前进的话,根本就追不上卢锡安,TheShy一直非常注意,跟他们保持安全的距离,如果后撤的话,又会面临圣枪游侠和男枪的纠缠。

处理不好,两人都有可能交代在这里,于是369和熊熊选择继续拉扯,他们准备往草丛的方向拉扯,有草丛的掩护,也能增加一点的生存几率。

“别让他们跑了,冲冲!”宁王气势汹汹,也不管TheShy跟不跟得上,就一个人冲了上去。

TheShy当然也不甘示弱,他没有说什么,直接用行动表明态度,对鳄鱼和挖掘机展开追击。

男枪在两个草丛中间拦住了369和熊熊,两个短手根本就没有反打的机会,他们停下一步,都会受到攻击。

卢锡安和男枪就像是两个猎人,正在用手中的枪追赶猎物,鳄鱼和雷克赛就是猎物,不过在森林中,猎人和猎物的身份,随时会相互转换的。

TheShy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之前挨打的时候,TheShy非常小心地和TES的上野保持距离,但在追击的时候,他完全忘记了这茬。

人在处于优势的时候,总会产生得意忘形的情绪,TheShy下意识的就忽略了自己已经陷入残血的事实。

“我们不能这么撤了,得想一下反打。”熊熊的表情非常坚毅,他看了一眼残血的卢锡安,心中慢慢产生了一个想法。

“那怎么办?要反打吗?可是我们状态根本打不了,要不我们分开跑,继续拉扯一下?”

369心中还在想着拉扯的事情,但是熊熊的眼中已经变得嗜血,“不跑了,换一个,我们利用草丛伏击一下,他们的眼应该插完了。”

369听从了熊熊的建议,残血的鳄鱼根本就跑不掉,再有两枪,他人就没了,还不如出其不意的换一个。

于是已经残血的鳄鱼和半血的雷克赛,躲在上路第二个草丛之中,伏击卢锡安和男枪。

369和熊熊的这个想法非常大胆,别说是TheShy和宁王,就连上帝视角的两位解说都完全没有想到。

记得看着停在原地的鳄鱼和挖掘机,眼中的表情非常迷惑,“TES的上野在干嘛,他们怎么不跑了,是卡住了吗?”

“不是的,卢锡安和男枪还在移动,难道他们想要反打?”

最终说出来答案,但是管泽元的心中依旧非常惊讶,因为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大胆了,如果IG的上野,此时有视野的话,往草丛内插上一个眼,那么369和熊熊就插翅难逃。

他们是在赌,赌IG的枪里没有子弹。

不得不说,年轻人的性格真的是无惧无畏,尤其是已经受过冷眼的熊熊,他的内心本就是偏激的,憋着一股气,作出这么大胆的决定,也很正常的。

但最终熊熊赌对了,TheShy真的没有任何防备,就靠近了第二个草丛,或许是因为鳄鱼的血量太残,显得非常诱惑,因此TheShy才会毫无顾忌。

当残血的卢锡安靠近草丛,而草丛中跳出一只陷入狂暴的鳄鱼时,命运已经注定,残血的鳄鱼战斗力丝毫不减,一套技能直接带走了卢锡安。

但鳄鱼也被紧随其后的男枪一枪爆头,挖掘机还想要跟男枪继续缠斗,可是宁王仗着射程的优势,把熊熊玩得死死的。

即便转成了打野,宁王多年的AD手感还是在的,用男枪这种英雄走A起来非常顺手,轻易地拿到了双杀。

上路的战斗最终以一换二,男枪双杀而结束,宁王一波吃到饱,TheShy此时的战绩已经变成了0-2,幸好上波他还留了个TP,这次能够快速回线,经验和经济不会落后太多。

“讲个笑话,世界第一上单,开局战绩0-2,嘻嘻。”

“世一抓,果然又被抓死了,以后这些战队死抓上路就行了呗,多么简单呐。”

“怕是有些人看不懂游戏哦,IG一换二,到底是那边赚都看不出来吗?”

“这波TES不亏,TheShy已经被打崩了,之后上路就好打了,鳄鱼六级之后,一个脆皮的卢锡安还怎么玩?”

“笑死,弹幕各个都是人才,这波IG赚了,TES不亏,那请问到底是谁亏了?”

“既然两个战队都不亏,那有可能是解说亏了,也可能是我亏了,哈哈哈哈,我亏大了。”

直播间的弹幕正在相互调侃,而IG休息室内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凝重,经理苏小落看着场上的比赛形式,眼睛还时不时的盯着云歌,似乎准备找他的麻烦。

一旁的193看到IG在场面上陷入稍微的劣势之后,脸上居然出现了淡淡的笑意,还用挑衅的眼神望着云歌,似乎已经忘记了,他目前的身份是IG的主教练。

但这两个人都没有选择开口嘲讽云歌,因为比赛的结果还没有确定,之前193的脸已经被打肿了,因此变得更加谨慎。

他们感觉云歌的确有些邪门,之前几场比赛,明明看着没有翻盘点,最终却都打赢了,这个人的运气不是一般地好,还是等胜负确定后,再嘲讽比较稳妥一点。

对于他们的眼神,云歌也非常清楚,如果这场比赛输了,等待他的肯定会是狂风暴雨,甚至连下一场的BP权利都会被剥夺,但云歌不认为这局IG会输,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书评(197)

我要评论
  • 练也未&IG。

    在S11春季赛提拔了二队教练Along,还从FPX挖了个女分析师琪雅,可是夏季赛的主教练人选又换成了Nofe,这位名气不小的教练也未能挽救IG。

  • ,面容&问着眼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白色队服,身材高大,面容坎坷不平的年轻人,靠在绿色的沙发上,双手一摊,质问着眼前的这些人。

  • 今年刚&练,两

    没错,此时IG有两位主教练,一位是Mafa,在IG工作多年的教练,一位是Karam,今年刚来的教练,两位教练面对宁王的质问,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无奈。

  • 什么要&克,整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把把给我整个猪女,整个扎克,整个酒桶。”

  • 都不想&上去。

    如果给IG选一般的阵容,选手会不满意他们的BP,打得不开心,如果按照选手的意愿,那么成绩又无法保证,输了还要被观众喷BP的问题,现在上台BP的教练都成了背锅侠,两位教练都不想上去。

  • 的混乱&ong

    从MSI输给TL战队后,IG从选手到教练组的混乱从未停止过,尤其是教练组,短短三年,换了六任主教练,Mafa、193、Fly、克里斯、Along、Nofe,IG最终也没能找到治疯病的良药,最终病发身亡。

  • ara&履历背

    这位Karam教练也不是一般人,他曾经带领一只网吧战队升到了LCK,甚至还击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SKT战队,有这样的履历背景,被苏小落请过来执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 不过,&。

    前世界冠军,春季赛冠军,从MSI季中赛回来之后,连进不了季后赛的战队都打不过,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 一,1&2-4

    S10赛季,IG选手的状态有所回升,常规赛的战绩都还不错,分别是14-2位列第一,12-4位列第三,可是教练组又出现了重大问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