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歌看见TheShy被单杀后就都忍叹了口气,他的心中实际上早有预料中,但没想起最后但是突然发生了。这也许是云歌自我放纵选手自由充分发挥的代价,但云歌指出这一切都是很值得的,每个队伍的风格相同。有些队伍纪律性很强,但却会临场变通,看起来很死板,有些队伍打这或许就是云歌放纵选手自由发挥的代价,但云歌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每个队伍的风格不同。。...

云歌看到TheShy被单杀之后就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的心中其实早有预料,但没想到最终还是发生了。

这或许就是云歌放纵选手自由发挥的代价,但云歌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每个队伍的风格不同。

有些队伍纪律性很强,但却不会临场变通,显得很呆板,有些队伍打得很奔放,完全依靠天赋打比赛,不过在优势的时候会上头送。

IG一贯的风格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纪律性,云歌也没有办法让IG变成一个纪律性很强的战队,这样打的话,就不是IG了。

因此云歌选择因势利导,充分发挥出IG的长处,让他们打得更加奔放一点,彻底解放IG的天性,让他们的天赋得以完全的发挥出来。

IG这一批选手都是非常有天赋的选手,TheShy、Rookie和阿水组成的三叉戟可以说是联盟天赋最强的一批人。

只要能够让他们兑现自身的天赋,他们就能撑起一支顶尖的战队,过分追求纪律性,对于IG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反而像是本末倒置。

一群极具天赋的人,强行用规则约束住他们,并不一定能够打出精彩的比赛,云歌看着被左手单杀后面露笑容的TheShy,目光非常深沉。

云歌相信场上的选手,即便遇到了一些挫折,他们也能赢下比赛,论天赋和个人实力,IG还真的不虚任何战队。

再加上云顶羁绊的加成,云歌相信IG能够战胜任何战队,只要选手能够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至于如何帮选手找回初心,云歌已经慢慢摸到了门道。

在TheShy被左手单杀后,IG的语音中陷入了短暂地沉默,最终还是高情商的阿水选择安慰队友。

“没事的,问题不大,我的发育很好,待会儿团战还有得打。”

“没错,我们劣势不大,完全有可能翻盘,先刷一会儿,蕉太狼来打个蓝,TheShy去拿红吧。”

宁王也选择附和阿水,并把自己心爱的红蓝BUFF都让给了队友,说实话,宁王还是很心疼的,男枪也需要红蓝BUFF,但是为了鼓励队友,他愿意做出一定的牺牲。

听到宁王这么说,蕉太狼没说话,而是默默的跟着男枪的身后去拿蓝,蕉太狼没有客气,他是真的需要发育。

此时已经二十多分钟了,加里奥还是没有两件套装备,幸亏蕉太狼带的天赋是余震,还能当做前排顶一顶,要是带的狼头,此时已经废了。

TheShy也没有拒绝宁王的好意,但是在拿红之前,他还是先问了一下阿水的意见,“杰克,你要红吗?”

“你吃!你吃!”阿水对于红BUFF虽然也很眼馋,但最终还是选择让给了TheShy,在三位AD英雄中,女枪是完全没有必要拿红的。

阿水这局比赛任务就是利用大招在后方进行扫射,平A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反而是男枪和圣枪游侠都是要冲上前去点人的,他们要比女枪更需要红BUFF。

“哎吆,谢谢杰克,红我就吃了。”

听到阿水也再次让红,TheShy真的非常开心,之前被左手单杀之后的阴霾,完全一扫而空。

但宁王闻言就不乐意了,“诶,明明是我让给你的红,为什么要谢谢杰克呢。”

宁王不是很开心。

“也谢谢宁,我很喜欢红BUFF,那我就笑纳了。”

“厉害了,Shy哥,都学会用笑纳这个词了。”就连宝蓝都开始打趣TheShy,谈笑之前,之前TheShy被单杀形成的压力,和局面劣势陷入沉默的气氛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

“蓝公子,你的意思是Shy哥没有文化咯,”阿水一边补着兵,一边向宝蓝发难。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宝蓝连忙否认,不希望TheShy误会,但是TheShy和宁王全都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蓝公子再度化身IG的开心果。

然而IG还没笑多久,TES就在左手带领下正面逼团,此时没有TP的卢锡安正在下路带线,根本就赶不过来。

阿水见状开始冷静地指挥,“我们先后撤,宁王,我们一起清理兵线,不要打人。”

“加里奥和女坦往前面站一点,给我们拉扯空间,小心被他们先手,记住,我们不接团,被开倒就往回跑。”

“边打边跑,不要吝啬控制技能,保命最要紧。”

在女枪和男枪的配合下,兵线很快就被清理掉了,TES五人抱团只拆掉了IG的中一塔,第一波攻势在中二塔面前无疾而终。

阿水见状直接阻止了准备赶回来支援的TheShy,“TheShy别回来,继续带,我们能守住。”

“真的能守住吗?那我继续拆塔了。”

TheShy单带的时候也不是很放心,但是看到兵线已经被队友清干净后,他总算是放下心来专心拆TES下路的二塔。

“受得住,大不了我们换高地,中路换下路,其实也不是很亏。”

阿水稍微计算一下,IG正面有四个人阻挡,面对TES的五人推进,压力并不是那么大,况且TheShy一个人推塔,在没有人干扰的情况下,进度一点都不比TES五个人慢。

“我留着大招,等到高地上再放,宝蓝到时候帮忙控制一下,别让酒桶打断我。”

“没问题,你开大之前跟我说一声,我冲进去限制一下酒桶,”宝蓝很快就明白了阿水的意思。

如果只是限制一下酒桶的话,并不太困难,以女坦的身板,控完酒桶,还能安全的赶回来。

阿水看到TES五个人非常头铁,心中做了最坏的打算,实在顶不住的话,就只能选择大招清兵了。

因为TES众人即便看到了TheShy正在下路拆,他们依旧选择在正面推进,丝毫都没有撤退的意思。

TES似乎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TheShy不回来支援,正面四打五,正好是TES拆高地的机会。

IG和TES两个莽夫战队谁也不肯退让一步,于是乎,双方就开始了换家的操作,TheShy和TES五人几乎是同时踏上了高地。

只不过IG的高地上,阿水四人已经严阵以待,他们没有跟TES打团的意思,只不过是想给TheShy多争取一点时间,让他更快的推掉TES的高地。

而TES的高地上,就显得非常空旷,根本就没有人防守,只看到TheShy一个人正在用尽浑身解数推塔,似乎TES真的铁了心想要换家。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I输给&3、F

    从MSI输给TL战队后,IG从选手到教练组的混乱从未停止过,尤其是教练组,短短三年,换了六任主教练,Mafa、193、Fly、克里斯、Along、Nofe,IG最终也没能找到治疯病的良药,最终病发身亡。

  • 业选手&住诱惑

    人一旦功成名就之后,就失去了奋斗的动力,职业选手的训练是非常辛苦的,面对外界的诱惑,不是每个人都能忍耐住诱惑,这本就是人性的缺陷。

  • 此时I&今年刚

    没错,此时IG有两位主教练,一位是Mafa,在IG工作多年的教练,一位是Karam,今年刚来的教练,两位教练面对宁王的质问,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无奈。

  • 领工资&。

    但随即云歌就明白了,在IG的教练组真的是轻松,什么活都不用干,每个月都能领工资,于是云歌开始每天混日子。

  • 有很大&多的关

    此时的IG内部已经产生了很严重的问题,不光教练组,选手身上也有很大的问题,他们虽然拿到了LPL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可因此也受到了过多的关注。

  • 还没有&两位教

    毕竟教练在幕后一切都好说,一旦上台就变成了背锅位,此前MSI上惨败的责任还没有追究呢,现在常规赛又一蹶不振,两位教练心里都非常愁,面对宁王的质问,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 不过是&计还行

    前世的云歌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观众,要是在网上跟人用键盘辩论一下战术,那估计还行。

  • &。”苏

    “那行,你就上去吧。”苏小落知道云歌是个关系户,没什么经验,但他也无所谓,当教练上台BP,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 手的训&练计划

    比起台前的BP,Mafa更喜欢幕后的工作,他擅长规划选手的训练计划和作息表,包括选手的日常生活,比如点个外卖什么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