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路的妮蔻连点三次,后触发W技能的被动状态伤害,将鳄鱼的血量被压制到半血以下的时候,米勒突然笑着出声。“AD妮蔻感觉还也可以啊,对面蛮强的,鳄鱼被打得很难受啊。”听见米勒的话,娃娃在一旁嘿嘿的笑,“兄弟,你的意思是AD妮蔻很厉害?但是TheShy对线强“AD妮蔻感觉还可以啊,对面蛮强的,鳄鱼被打得很难受。”。...

当上路的妮蔻连点三次,触发W技能的被动伤害,将鳄鱼的血量压制到半血以下的时候,米勒突然笑着出声。

“AD妮蔻感觉还可以啊,对面蛮强的,鳄鱼被打得很难受。”

听到米勒的话,娃娃在一旁嘿嘿的笑,“兄弟,你的意思是AD妮蔻厉害?还是TheShy对线强?”

“都强,都强。”

米勒显然看到了娃娃话语里藏着的轨迹,“要我说,玩着AD妮蔻的TheShy对线最厉害。”

“这句话没问题吧。”

“哈哈哈哈,可以,很严谨,兄弟。”娃娃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

就在两位解说互相调侃的时候,场上的局势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小乐言的豹女和小夫的酒桶因为争夺河道蟹打了起来。

IG的上中两路线虽然占据场面上的优势,却并没有JDG的中上支援快,反而是鳄鱼和塞拉斯率先赶到。

被三面包夹的小乐言一时间竟然愣住了,不知道该往哪里逃,处于对老队友的信任,小乐言还是选择往蕉太狼的方向靠近。

可是JDG的上中野明显配合更加默契,看到豹女准备往中路靠近的时候,小夫一个果断地E闪控住了豹女。

塞拉斯很快接上了控制,小乐言狼狈交出闪现,强行跟蕉太狼汇合,可是IG的上中野却被分割成为了两个战场。

TheShy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河道上半段,小乐言和蕉太狼的位置靠近IG的野区,本来这场遭遇战到这里就算结束了。

但是IG的指挥配合却出了问题,本来应该撤退的的小乐言和蕉太狼,在TheShy选择撤退的时候,突然对JDG发动的进攻。

豹女一标命中的酒桶,小乐言想起刚刚被三个人围堵,狼狈逃窜的身影,心中渐渐涌起熊熊怒火,豹女非常凶狠的扑了上去。

“豹女尝试性的一标,命中了,但是这没法上.....小乐言扑上去了,酒桶血量过半。”

娃娃被小乐言的举动吓到惊呼一声,但接下来IG的行为让他目瞪口呆,蕉太狼也选择跟着小乐言一起冲了上去。

而在另一边TheShy已经选择回头去上路补兵了,脚步才刚转向,豹女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去,开起了一场小规模的团战。

“鳄鱼开启大招进场了,IG的中野似乎有点难以阻挡,牙膏偷了一个卡尔玛的RE,JDG的团战有点势不可挡。”

米勒的目光直视战场,就是豹女扑进去的那一刻,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小乐言和蕉太狼接连阵亡,IG前期打出来的一点优势全部葬送,牙膏的塞拉斯拿到了两个人头。

当TheShy赶到正面战场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AD妮蔻没有逆天改命的能力,TheShy在侧面OB一下,就回到上路进行发育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小乐言吗?豹女这都敢扑上去?”

“说实话,这波给我奶奶玩得豹女,她都不会选择扑上去。”

“别尬黑,这是豹女Q技能的被动,只要命中之后,就会不受控制的飞向敌人。”

“没错,我知道,盲僧的Q也有这个作用,别怪选手,这是英雄的问题。”

“中野联动,一死一送,IG的这对新中野真的是卧龙凤雏,实在是太离谱了。”

赛事直播间的观众纷纷对小乐言和蕉太狼两人进行口诛笔伐,但不论观众怎么喷,都没办法影响场上的局势。

经过这波小规模的碰撞之后,JDG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也不在乎对线了,酒桶和塞拉斯开始游走抓人了。

首先被针对的就是上路的TheShy,本来鳄鱼和酒桶两个笨笨的近战拿妮蔻这种灵活的英雄没有一点办法,可是当塞拉斯也加入团战的时候,力度就不一样了。

满血的妮蔻被逼到了塔下,塞拉斯从后面截断了TheShy的退路,当兵线进入上路塔下的时候,小乐言还在JDG的下半野区悠闲的刷F6呢。

TheShy孤身一人在防御塔下拼命的反抗,可是AD妮蔻的大招完全没有任何伤害,TheShy拼命的挣扎,却也无法换掉JDG任何一个人。

JDG的上中野轮流抗塔,完美的在塔下击杀了TheShy,看完这波三越一之后,IG的休息室变得更加沉默了。

云歌现在才算明白之前193是什么感受,身位IG的教练,云歌也希望IG能赢比赛,但是在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他,现在IG输了才对他最有利。

人呐,果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动物。

云歌虽然选择沉默不语,没有站起来打193的脸,但是坐在他身旁的宁王却没有放过这次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宁王用实际行动为云歌演示了一遍,什么叫做小人得志,什么叫做得理不饶人。

“小乐言打得臭啊,上一波扑上去送了,这一波又看着TheShy被越塔,他就只会刷野吗?”

“要是我上去的话,TheShy必不会被三越一!”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宁王说得很大声。

云歌听到宁王的话,差点笑出声,什么叫做你上场,TheShy必不可能被越塔,虽然宁王和云歌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但云歌内心还是忍不住吐槽。

你上的话,塔下有可能会死两个。

这句话云歌也只是在心里说说而已,不然宁王真的会发飙,比如此刻被宁王弄得下不来台的193.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挑衅了,但云歌没想到193居然还能够忍下来,面对宁王的发难,193选择继续忍气吞声。

但193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一阵白,一阵红,像是川剧变脸的传承人,193虽然忍住了,可苏小落却不会惯着宁王,直接开口训斥宁王。

“少说点!快看比赛!”

“我这不是在讨论战况嘛。”

宁王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他刚给193脸上看,却不敢跟苏小落硬刚,宁王虽然莽撞,但并不是没有脑子。

“还没到你讨论的时候,既然你这么喜欢讨论,等下次教练组会议的时候,你也一起参加吧。”

“不了,我还是看比赛吧,”宁王果断地闭上了嘴巴。

苏小落的目光从宁王的身上移开,然后充满警告的看了云歌一眼,让他不要耍小心眼,或许这位经理以为宁王刚刚的举动是云歌指使的吧。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样子,

    一众人散乱的坐在狭窄的空间内,各个都是没精打采的样子,像是一群被斗败的公鸡。

  • 并没有&这件事

    处于鲜花和掌声之中的IG并没有太注重这件事情,就在春季赛快要开始的时候,还没有确定主教练的人选。

  • 任突然&了云歌

    于是上台的重任突然就落在了云歌身上,Jackylove和Rookie都用好奇和怀疑的目光看向平常不管事的云歌教练。

  • 的背后&G整个

    除此之外,在IG光鲜亮丽的背后,还隐藏着很多的问题,首先就是带领IG拿下世界总决赛的功勋教练Kim金晶洙教练宣布离队,IG整个教练组群龙无首。

  • 赛,I&IG都

    S8春夏季赛的常规赛,IG的战绩都是18-1,不管最终季后赛的成绩如何,什么十八连胜总季军也好,在常规赛中,IG都是保持着统治力的。

  • 但随即&,在I

    但随即云歌就明白了,在IG的教练组真的是轻松,什么活都不用干,每个月都能领工资,于是云歌开始每天混日子。

  • 如日中&苏小落

    这位Karam教练也不是一般人,他曾经带领一只网吧战队升到了LCK,甚至还击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SKT战队,有这样的履历背景,被苏小落请过来执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 执教成&跤,被

    如果到此为止的话,那么193的执教成绩还是不错的,可惜作为春季赛冠军,IG还要打MSI季中赛,在淘汰赛环节,刚刚翻过山的IG就重重的摔了一跤,被TL打了个1-3,舆论再次哗然。

  • 193&了管理

    193教练此时就在跟选手博弈,用队伍的成绩来博弈,如果队伍的成绩差,教练和选手,总有一方会妥协,可193不知道的是,他已经失去了管理层的信任。

  • 如果给&,现在

    如果给IG选一般的阵容,选手会不满意他们的BP,打得不开心,如果按照选手的意愿,那么成绩又无法保证,输了还要被观众喷BP的问题,现在上台BP的教练都成了背锅侠,两位教练都不想上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