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芙琳的输出很高,阿光然后切入的时机也很好,IG的优势也足够多大,OMG的众人也更本没特别注意到然后切入的伊芙琳,舞台都了给阿光搭好了,虽然防御塔不配合好。明明塔下有四个人,可它却明明已锁定了阿光,就像是装了定位像,瞄的十分精确。当防御塔的攻击落在阿光身上的明明塔下有四个人,可它却偏偏锁定了阿水,就像是装了定位一样,瞄的非常精准。。...

卡莎的输出很高,阿水切入的时机也很好,IG的优势也足够大,OMG的众人也根本没注意到切入的卡莎,舞台都已经给阿水搭好了,但是防御塔不配合。

明明塔下有四个人,可它却偏偏锁定了阿水,就像是装了定位一样,瞄的非常精准。

当防御塔的攻击落在阿水身上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在意,也没有察觉到防御塔的攻击,阿水正在一心输出,普攻打在卡莉斯塔的身上。

一下,两下,三下,半血,残血,卡莉斯塔的血量下降很快,就在阿水以为人头即将到手之后,派克突然一个大招将人头斩下。

赏金还不是阿水的,螳螂只用W技能蹭了一下,就拿到了三百块的赏金,阿水看了一眼小乐言,压下心头的郁闷。

没事,人头还有很多不着急,就在阿水调转枪口,准备输出盲僧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血量下降的很快。

什么情况,谁在打我?

就在阿水疑惑不解的时候,防御塔再次攻击,阿水眼睁睁地看着防御塔的攻击落到自己身上,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凭什么?

明明阿卡丽和螳螂杀得更过分好不好,TheShy的阿卡丽都冲到冷少脸上了,小乐言的螳螂在人群中三进三出,但是防御塔对他们都无动于衷。

郁闷的阿水没有办法,只能立即拉开防御塔的范围,然而就在这时,盲僧突然发现了被防御塔攻击的卡莎,闪现上去就是一脚神龙摆尾。

本来想要撤离的阿水,再次被一脚踢回了防御塔内,伴随着防御塔的第三次攻击,阿水直接阵亡在塔下。

看着变成黑白的屏幕,阿水有些欲哭无泪,这跟他设想的完全不一样,阿水本来设想,队友冲了之后,他能在后排完成收割。

千算万算,最终漏算了防御塔,无情地防御塔单防阿水,让他的设想变成一场空。

防御塔误我MVP!阿水愤愤不平。

“哎呦,杰克,又抗塔。”

阿卡丽击杀完鳄鱼之后,防御塔就锁定在他的身上,只剩下半管血的TheShy从容的退出防御塔,看到阿水被防御塔击杀之后,TheShy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这防御塔绝对跟我有仇!”

阿水对防御塔的恨意滔滔不绝,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至少能写一万字的剧情。

“没事,我帮你把防御塔都拆掉。”

TheShy对于整天帮他抗塔的杰克还是很宠溺的,他看待阿水,就像是自己的傻弟弟一样。

在阿水阵亡之后,阿卡丽和螳螂收割了残局,阿卡丽击杀了鳄鱼,螳螂击杀了盲僧和牛头。

但宝蓝也折在塔下了,IG最终是三换五,打了OMG一个团灭,并且还是在越塔的情况下完成团灭,IG拿到优势之后,一点都不讲道理。

根本就视防御塔为无物,在阿水一声令下后,IG众人都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选择越塔,这或许就是为什么防御塔重要针对阿水的重要原因。

防御塔:“你对我没有敬畏之心!”

“五换三,虽然OMG被团灭了,但他们并不是很亏。”

管泽元睁眼说瞎话,拿出了LPL的解说老掉牙的套路,继续忽悠看比赛的观众。

“IG冲塔的行为实在是太不明智了,他们应该稳稳的拿下中路的一塔,而不是选择冲塔跟OMG换人头。”

“对于处于劣势方的OMG来说,IG跟他们换人头就是非常赚的,尤其是阿水的大人头送了,IG还是蛮亏的。”

对于管泽元的说法,一部分看得懂比赛的观众表示非常不满意,按照他们的脾气,直接就开喷了。

“经典团战输了不亏,OMG都被团灭了,你还告诉我说不亏!那告诉我,OMG什么时候才能亏?”

“朴先生,眼睛不要可以捐给有用的人,这波还不亏,什么叫亏。”

“OMG被打了个团灭,中路还被推了一座塔,只换到了IG三个人头,这还不算亏?”

“可能在管大校的眼里,被团灭都不算亏,或许只有基地爆炸,才能称得上亏吧。”

“睁着眼说瞎话,OMG都被打崩了,还能强行说不亏,解说究竟安得什么心思?”

然而就在管泽元被弹幕声讨的时候,复活的OMG众人,又跟IG在中路爆发了一场团战,这次是OMG先下手的。

冷少复活之后,来到中路碰到0-3的卡特有点气氛,于是直接强行单杀了蕉太狼,但这也惹了马蜂窝。

IG虽然只有四个人,依旧不依不饶地从中路展开推进,OMG想要抓住五打四的机会,于是World6的盲僧想要绕后主动开团。

但这次阿水的反应非常及时,卡莎直接E技能隐身规避了盲僧的回旋踢,丢失视野的World6非常尴尬,只能一脚踢在宝蓝的身上。

盲僧回旋踢了派克回来,遭受无妄之灾的宝蓝被吓了一跳,立即在用E技能位移跳出来,顺便还晕住了追击的鳄鱼和牛头。

进入隐身状态下的阿水,情绪逐渐冷静下来,卡莎也进入了猎杀模式,第一个目标就是冲到人群中的盲僧。

卡莎的电浆打在盲僧身上非常痛,螳螂的利爪也让盲僧吃不消,当卡莎打满被动后,满血的盲僧就直接被秒了。

盲僧的人头被阿水拿下,一个,阿水在心里默默计算,小乐言的螳螂在盲僧阵亡之后,就跟着阿卡丽一起冲向了正面战场。

虽然只有四个人,但IG的气势非常充足,一点都看不出他们是在四打五,尤其是阿卡丽和螳螂进场之后,OMG居然开始节节败退。

前排的鳄鱼和牛头也吃不消阿卡丽和螳螂的伤害,阿水见状没有丝毫犹豫,在虚空索敌命中牛头之后,直接起飞。

卡莎再次利用大招来到了侧翼,这次在一塔前的战斗,没有防御塔的干扰,阿水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卡莎先是一个AQ,击杀残血的鳄鱼,然后打满五层电浆,再次融化了牛头,两个,三个,阿水依旧在心里默默记数。

剩下的妖姬和卡莉斯塔想要逃跑,但IG追击的意志非常坚决,最终冲到了高地上,阿水拿到了久违的五杀,但IG也因为越塔被团灭,阿水也被高地防御塔击杀。

防御塔果然是阿水的一生之敌。

书评(224)

我要评论
  • 不用干&始每天

    但随即云歌就明白了,在IG的教练组真的是轻松,什么活都不用干,每个月都能领工资,于是云歌开始每天混日子。

  • Maf&么办法

    面对宁王的圣经,IG的两位教练Mafa和193都没有什么办法,前几天面对LNG时,还是193上台BP,结果被打了个二比零。

  • 歌教练&选个强

    “我没意见,既然你不想玩弱势打野,那就让云歌教练选个强势打野吧,如果我上台,就必须按照我的思路BP。”

  • “既然&们的B

    “既然你们不满意我们的BP,那就换一个尊重你们选择的教练上台吧,看看比赛能不能赢下来,云歌教练,待会儿,你上台协助选手BP吧,记得尊重他们的意见。”

  • &然将目

    于是这两人突然将目光看向了一旁无所事事,专心吃瓜看戏的云歌,Mafa和193对视了一眼,两位老乡瞬间达成协议,死道友不死贫道,让他上去吧,我们两个待在幕后。

  • &然开口

    通过眼神交流,两位韩国教练达成同盟,于是资历比较深的Mafa教练突然开口,他先是瞅了一眼经理苏小落,然后看向一众选手。

  • 很严重&到了过

    此时的IG内部已经产生了很严重的问题,不光教练组,选手身上也有很大的问题,他们虽然拿到了LPL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可因此也受到了过多的关注。

  • 外号1&知道这

    Karam教练人送外号193,因为他的身高是非常恐怖的一米九三,据说还是跆拳道黑段,如果不知道这位一位颇有名气的教练,还会以为IG从外面请了个打手,敦促选手训练呢。

  • 一个顶&吧,他

    可真想要撑起一个顶尖战队的教练组,还是那种不夺冠就算失败的那种,云歌还是洗洗睡吧,他有这个自知之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