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忍者】羁绊能立即生效后,云歌都忍想要去尝试一下全【忍者】羁绊,英雄联盟仅有四个忍者,具体配搭什么阵容,云歌还得去思考一下。从目前仍然的效果可以看出,忍刺的强度了绰绰有余了,虐通常的弱队,但是轻简单轻松松的,起码VG所以给不了太多的压力。本场就后,就从目前的效果来看,忍刺的强度已经够用了,虐一般的弱队,还是轻轻松松的,至少VG应该给不了太多的压力。。...

看到【忍者】羁绊能够生效后,云歌忍不住想要尝试一下全【忍者】羁绊,英雄联盟只有四个忍者,具体搭配什么阵容,云歌还得思考一下。

从目前的效果来看,忍刺的强度已经够用了,虐一般的弱队,还是轻轻松松的,至少VG应该给不了太多的压力。

比赛开始之后,就在观众将目光放在TheShy的阿卡丽身上,准备期待上路第一波大战的时候,五分钟不到,中路却突然传来单杀的消息。

IG.Rookie击杀了VG.Jay!

“什么情况,劫不是还没六级吗?为什么岩雀就被单杀了?”

一笔姐表示完全不能理解,一般情况下,刚升到六级的劫,才是最容易单杀的时候,但五级的Rookie却完成了单杀。

“我们可以看一下回放,看看Rookie是怎么完成单杀的,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要知道这可是Rookie的劫。”

随后导播贴心的给出单杀的回放,在画面中,不知怎么被消耗成半血的岩雀,开着Q技能正在清兵的时候,劫突然就动了。

只见一道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手里剑和鬼斩甩出一道火花,天上突然落下一道雷霆,Rookie细节的接上一记普攻。

半管血的岩雀瞬间就被秒杀,看完之后,王多多和一笔姐都有点愣住,他们没想到这波单杀居然会是这么简单。

看起来没有太大技术含量,也没有很秀,Rookie就是单纯的手速快,在岩雀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劫直接打出了一套连招,完成单杀。

“好...好快的手里剑!我眼睛都没眨一下,岩雀就凭空消失了。”

“这就是血条消失术の奥义吗?Rookie的火影劫名不虚传!”

“有一说一,这波单杀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我上我也不行,有手也不行。”

“劫的操作非常犀利,Rookie最近的状态也太好了吧,五级就完成了单杀。”

“现在LPL的中单也就Rookie还玩劫,其他中单没一个敢玩的,一点都不尽兴。”

然而就在众人品位Rookie刚刚单杀回放的时候,刚刚回到线上的岩雀,突然又被六级的劫单杀了。

“我的天,又一次单杀!Rookie杀疯了!”一笔姐瞪大了双眼,她真的没想到在短短的两分钟内,劫完成了两次单杀。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啊,Rookie的火影劫,果然名不虚传,短短两分钟,完成了两次单杀。”

王多多开始念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旁边的一笔姐根本就接不上话,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这一次的单杀不难看出,中路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劫在套上大招的那一刻,岩雀似乎就被判了死刑。”

伴随着再一次的回放,观众总算是用慢镜头看清楚了Rookie单杀的整个过程,劫先是出其不意的放出大招,岩雀只能无奈交闪。

劫开着影分身跟上,再次打出QE,甚至同时命中了三发手里剑,岩雀就像是被捅到了大动脉一下,鲜血止不住地狂飙。

小半管血的岩雀被劫一个平A直接将血量压残,然后随着印记的爆炸,VG的防御塔前,再度多了一具尸体。

“烂了,中路是彻底烂了,Jay究竟是什么品种的废物啊,居然能被接连单杀两次的。”

“寄!游戏结束了好吧,又是一把爽局,两支战队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上票!上票,15直接结束好吧,别折磨了,根本没意思,”

“IG最近两场比赛有点猛啊,都是乱杀局,他们的状态是不是回来了。”

“也不看看IG最近打得是什么臭鱼烂虾,等到他们打强队再吹好吧,虐菜有什么好吹的。”

不光是解说和观众非常惊讶Rookie的操作,IG语音内也吹疯了,阿水说的Rookie都脸红了,他都感觉到不会意思。

阿水看到第一次单杀:“这么快就单杀了,义进,你为啥这么猛啊,五级就单杀,你就不能给对面留一点面子吗?”

阿水看到第二次单杀:“卧槽,又杀了!义进,我的义进,你是不是嗑药了,今天这么猛!打完比赛快跑吧,不然要被留下尿检了。”

“胡说八道,我又没嗑药,只是对面中单太单纯了,半血还敢走上来吃线,”Rookie红着脸狡辩。

“真的有那么单纯吗?要不要我帮忙越一下塔?”在上路蹲了一会儿,根本就没蹲到人头的宁王也有些着急,准备去中路蹭一下人头。

宁王完全没想到VG的打野盲僧居然会这么怂,TheShy已经在疯狂压线了,可只要盲僧看到螳螂露头,就果断跑路,根本就不在上路打2V2。

“不用了,岩雀现在很猥琐,并且他已经不值钱了。”

“岩雀不值钱了,那就来下路抓呀,下路的女警值钱,来抓就死。”

阿水见缝插针,再次呼叫支援,倒不是他下路打不过,面对女警和塔姆的组合,IG的下路还是能打出优势的。

只是对面的下路实在是太龟了,让喜欢打出优势的阿水很难受,尤其最近的比赛,中上野疯狂打架,而下路只能发育的时候,阿水根本就忍不住。

JackeyLove申请加入团战!

“好啊,我等一下大招CD,就来帮你抓女警。”

“来来来!欢迎!”阿水非常热情好客,能来帮他抓的都是好兄弟。

“加我一个呗,我也来下路抓,我们四包二,没问题吧。”

听到下路有团战要开打,宁王也有点急了,虽然他帮助TheShy的阿卡丽度过了前期的优势。

可比赛开始已经七分钟,他的战绩还是0-0-0呢,跟之前小乐言那把螳螂根本没法比。

“没问题,我马上开始推线,等到兵线进塔,直接越他丫的!喜欢选女警压人是吧!”

听到Rookie和宁王都要来抓,柴犬一下子就机灵起来了,目前这种情况,并不是很好拿人头啊。

首先劫大招肯定会套在女警的身上,并且劫的伤害很高,因此女警的人头不好拿,那就只能将目标放在塔姆的身上。

虽然塔姆皮糙肉厚,看着不好吃,但毕竟也是三百块,一样很香的,于是下路的团战还没开打,阿水已经把人头给分好了。

柴犬露出睿智的微笑:什么叫做一个专业的指挥啊,未雨绸缪懂不懂?

书评(425)

我要评论
  • 在春季&上的混

    193在春季赛成为IG的主教练后,的确有了一段比较好的经历,他先是扶正了theshy的位置,结束了人员上的混乱,然后带领IG拿下了春季赛的总冠军。

  • 问着眼&前的这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白色队服,身材高大,面容坎坷不平的年轻人,靠在绿色的沙发上,双手一摊,质问着眼前的这些人。

  • 跟他有&什么关

    在耳濡目染下,再加上前世了解到的一些消息,云歌也清楚,此时的IG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但在云歌看来却无所谓,这一切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毕竟他只是一个混子。

  • 教练此&了管理

    193教练此时就在跟选手博弈,用队伍的成绩来博弈,如果队伍的成绩差,教练和选手,总有一方会妥协,可193不知道的是,他已经失去了管理层的信任。

  • 证,输&上去。

    如果给IG选一般的阵容,选手会不满意他们的BP,打得不开心,如果按照选手的意愿,那么成绩又无法保证,输了还要被观众喷BP的问题,现在上台BP的教练都成了背锅侠,两位教练都不想上去。

  • ,他们&到了L

    此时的IG内部已经产生了很严重的问题,不光教练组,选手身上也有很大的问题,他们虽然拿到了LPL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可因此也受到了过多的关注。

  • &理苏小

    可让他当主教练,这真的是难为人了,Mafa不是一个主教练的人选,经理苏小落就得重新找人了,于是他抽卡抽到了Karam教练。

  • ,他曾&这样的

    这位Karam教练也不是一般人,他曾经带领一只网吧战队升到了LCK,甚至还击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SKT战队,有这样的履历背景,被苏小落请过来执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 &跆拳道

    Karam教练人送外号193,因为他的身高是非常恐怖的一米九三,据说还是跆拳道黑段,如果不知道这位一位颇有名气的教练,还会以为IG从外面请了个打手,敦促选手训练呢。

  • 处于鲜&赛快要

    处于鲜花和掌声之中的IG并没有太注重这件事情,就在春季赛快要开始的时候,还没有确定主教练的人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