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分钟,在劫的大招转好后,Rookie随后用技能消耗掉一下Jay的血量,将岩雀的血量打残后,Rookie就已取得了中路兵线的主动地权。由于之前两次单杀,半血的Jay根本就敢见状争夺战兵线的主动地权,深怕一不当心就再度被Rookie单杀。“我来了由于之前两次单杀,半血的Jay根本就不敢上前争夺兵线的主动权,生怕一不小心就再次被Rookie单杀。。...

九分钟,在劫的大招转好之后,Rookie先是用技能消耗一下Jay的血量,将岩雀的血量打残之后,Rookie就取得了中路兵线的主动权。

由于之前两次单杀,半血的Jay根本就不敢上前争夺兵线的主动权,生怕一不小心就再次被Rookie单杀。

“我来了,下路有机会吗?”

推完兵线后,Rookie看了看下路的局势,此时下路的兵线也被阿水压制在塔下,的确是个越塔的好机会。

“必须有啊,你来了就是好机会。”

阿水很急,眼看上中野都在吃肉,他连口汤都喝不着,带着宝蓝几乎没有线上击杀的可能,阿水能不着急嘛。

“来,我也来,下路没有视野吧。”

“三角草没有,至于河道,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虽然宝蓝的派克很闲,但他并不是很清楚VG下路的视野情况。

宁王一听,脸上的神色不以为意,有视野又能怎么样,该越塔还是要越,他一点都不怂。

“我去截断他们的后路,你们快跟上,”眼看VG的下路有撤退的意思,宁王也有点着急了,这可是两个人头啊。

“别让他们跑了,宝蓝快上,给个控制,让我W一下,我能飞。”

阿水也很着急,于是派出手下大将宝蓝前去追击,最终一塔和二塔的中间,宁王和宝蓝截住了VG的下路双人组。

阿水也趁势将W技能虚空索敌瞄向了塔姆,这是他预定的目标,阿水没有丝毫犹豫,果断的飞了上去。

就在螳螂和派克夹击女警的时候,Rookie的劫突然进场了,只见一道黑影飞过,劫直接开启大招,锁定了女警。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南风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在众人想要秒掉泡芙的时候,他站了出来,塔姆张大了嘴,一口将泡芙吞了下来。

南风想要带着泡芙一起闪现逃命,可是IG的几个人已经把他们当成了盘中餐,就连宝蓝都想要大招斩一下人头,又怎么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地跑掉。

从隐身状态解除的派克,使出蓄力Q将塔姆拉回来,然后用E技能将塔姆定在原地,派克的这套操作只是基础操作,按理说没什么难度,但这可是宝蓝打出来的。

“宝蓝!漂亮!派克精准的一钩,直接让塔姆和女警仅存的一点求生希望都没了,VG的下路双人组危险了。”

王多多对于宝蓝的操作有点惊讶,似乎最近宝蓝的状态非常好,时不时就能打出高光操作。

“无情的宝蓝!”一笔姐对此作出总结,听到两位解说都开始称赞宝蓝,赛事直播间的观众纷纷破防。

“不是吧,不是吧,宝蓝居然也能秀起来了呀。”

“就这?这操作也能叫做秀?解说是不是没见过世面,派克的QE不是基础操作吗?”

“别尬黑,对于宝蓝来说,这种操作已经很秀了,你到底有没有看过IG的比赛。”

“有理有据,很难不让人信服,至少我服了好吧。”

“蚌埠住了,我蓝宝明明为IG付出了这么多,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怎么可以黑蓝宝呢。”

不管南风多么想要守护泡芙,塔姆最终都要把女警吐出来,Rookie的劫抓住了机会,在印记即将爆炸的前一秒,果断的打出高额的伤害,将女警秒杀。

Rookie果然如阿水所料的那样,很轻易的拿到了女警的人头,以劫的爆炸伤害,很难从他手里把人头给抢下来。

于是饥饿的螳螂和派克都将目光放在了塔姆的身上,阿水也感觉到了宁王和宝蓝的蠢蠢欲动,于是他选择留一手Q技能,不断用平A输出塔姆。

塔姆的血量不选下降,即将陷入残血的时候,阿水目光一闪,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南风果然开启了灰盾,然后继续朝着二塔的方向挣扎。

塔姆的垂死挣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在灰盾结束后,阿水眼疾手快的按下Q技能,艾卡西亚暴雨帮助阿水抢到了人头。

与此同时,螳螂伸到一半的利爪缩了回去,跳到天上的派克一刀斩在空气上,阿水的操作果然还是很细节。

“人头到手,对面下路游戏结束了好吧,”拿到人头之后的阿水,心情非常高兴,直接宣判了VG下路的死刑。

“Rookie哥已经单杀了两次,中路的游戏也结束了,”宝蓝在一旁补充道。

然而就在宝蓝话音未落的时候,上路也传来TheShy单杀的消息,Rookie看到之后,也笑着调侃TheShy。

“上路的游戏也结束了好吧。”

就在IG众人一片欢声笑语中,宁王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笑容,他的螳螂依旧没有开战,上次对阵OMG的比赛,小乐言的螳螂此时已经3-0了,而他只有两个助攻。

心中不服气的宁王,没有继续去上路保护TheShy,而是一直待在下半野区蹭局势,希望能够跟Rookie一起拿到两个人头。

但VG的打野盲僧并没有选择缓解下路的劣势,而是继续针对上路的TheShy,可此时的阿卡丽已经不是开局时能够相比的了,一个发育不良的凯南和盲僧,根本就不是TheShy的对手。

不多时,屏幕中飘过TheShy完成双杀的通告,上路阿卡丽一秀二,先是用大招拉出凯南大招的距离,依靠脚下回能量的烟雾弹不断拉扯。

TheShy硬生生的击杀了克制阿卡丽的凯南和盲僧,这一波团战打完,上路的游戏彻底结束。

宁王依旧没有捞到头,不过此时已经进入了IG的碾压局,三条线上的优势让VG根本没法抱团,只要在线上露面就会被单杀。

无论是TheShy的阿卡丽,还是Rookie的劫,VG都没有办法处理,IG凭借着131的全面推进,很轻易的就结束了比赛。

直到VG基地最终爆炸,螳螂才在门牙塔前拿到了整局游戏的第一个人头,也是唯一的人头。

宁王这局的螳螂,跟小乐言那把爆杀局完全不一样,不过他倒是一次都没死,加上助攻,宁王这局的KDA也还算过得去。

他现在也体会到了之前阿水的感受,队友实在是杀的太快了,根本没有他发挥的机会,甚至对阵VG要比上次打OMG杀得还要快。

上次有蕉太狼控局势,可这次却是Rookie在中路乱杀。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至于为&能够出

    至于为何云歌能够出现在IG的教练组,别问,问就是帮王校长挡过子弹,关系硬。

  • 是个关&但他也

    “那行,你就上去吧。”苏小落知道云歌是个关系户,没什么经验,但他也无所谓,当教练上台BP,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 深的M&一眼经

    通过眼神交流,两位韩国教练达成同盟,于是资历比较深的Mafa教练突然开口,他先是瞅了一眼经理苏小落,然后看向一众选手。

  • 不明白&什么要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把把给我整个猪女,整个扎克,整个酒桶。”

  • 能让队&的材料

    于是只能让队伍内的mafa教练顶上去,可Mafa教练虽然在IG俱乐部资历深厚,他却不是一个主教练的材料。

  • 义上说&有太多

    严格意义上说,IG目前有三位教练,助理教练云歌也是其中一位,不过比起上面两位,云歌的资历更浅,他既不是职业选手出身,也没有太多的经验。

  • 正在看&台了。

    而在一旁的云歌则是彻底懵逼了,我不是正在看戏吗?为什么突然就让我上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