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来了钱,陈文哲敢再次嘚瑟了,他敢说,也敢拿,实际上他们的车里除了六块。这一次,陈文哲带了十块金砖回来,虽然他肯定也没想起,现场会这么异常火爆。四块金砖,卖了76万,什么时候钱这么好赚了?此时切记说陈文哲,就连看了整个过程的李晴天,都有点儿晕这一次,陈文哲带了十块金砖过来,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现场会这么火爆。。...

收到了钱,陈文哲不敢继续嘚瑟了,他不敢说,也不敢拿,其实他们的车里还有六块。

这一次,陈文哲带了十块金砖过来,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现场会这么火爆。

四块金砖,卖了76万,什么时候钱这么好赚了?

此时不要说陈文哲,就连看了整个过程的李晴天,都有点晕晕乎乎的。

甚至连直播间的一些家伙,也感觉很不可思议。

陈文哲绝对没有说谎,他说了是自己烧制的,但是奈何这里所有人,都不信啊!

他们不信,直播间里的很多观众,却是从头看到尾。

他们原来是相信的,但是现在他们的三观已经全毁了。

甚至有不少人,已经在怀疑自己。

他们认为,这四块金砖,肯定是真品。

要不然,怎么可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

难道这里的人,都眼瞎?

还有专家呢,如果不是那几位专家背书,也不可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

事情就是这么玄幻,可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世界上各个角落里不停的上演。

“我们,这就完事了?”李晴天的直播,还没有关闭。

“完事了,你难道还想多卖几块?对了,那位王教授的电话,要到了没有?那肯定是一位大客户!”

“要到了,他孙女的电话,对了,先前你说过,我跟着过来,赚钱了要分给我一半。”

想到了钱,李晴天完全清醒了过来。

“去掉三分之一的成本,剩下的是利润,给你一半,也就是三分之一,这就是二十二万多,没让你浪费时间吧?”

陈文哲笑呵呵的看着李晴天,对于分给他二十多万,他是一点也不心疼。

李晴天这小子是个潜力股,以后用到他的时候多了。

比如现在,一场无声的直播下来,他又得到了二十二点成就值。

这还是时间太早,如果是下午或者是晚上直播,相信获得的成就值会更多。

看了看属性列表,成就值达到124点了,再积累一些,有了富裕,就可以消耗一百点,直接升级一种技能到大师级。

“我们去哪?回酒店?”

为了停车,陈青川只能找了一家酒店住下,顺便用了酒店的停车位,要不然根本找不到停车的地方。

“这么早回去干什么?既然来了潘园,我们就要转一转,万一捡漏了呢?”

“能开直播吧?”

“可以,你直播我捡漏,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这一点,甚至是陈文哲喜闻乐见的,因为可以薅羊毛,不对,应该是可以得到成就值。

获得世人的认可,好像也不算太难。

走在潘园之中,路边、大棚之下,到处都是地摊。

可惜,这里的国宝太多,他都看花了眼。

文玩、旧书、瓷器、铜器、玉器、木器,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过去。

陈文哲重点看的是瓷器,那种做旧的一眼假,直接略过。

做旧的水平高一些,就看看,可惜,不是画工不对,就是釉料不对。

地摊之上,连高仿都没有啊!

在这种地方想要捡漏,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里的摊位很多,看了几十家也没有发现任何一件可以看的,不过,陈文哲也没有什么失望的。

跟大海市古玩城一样的情况,他早就有心理准备。

如果实在没办法,他就只能去古玩店中找了,想来买一件清代官窑,应该不难。

清三代的精品就不用想了,实在是太贵。

如果是残品,他还是可以买一件的。

万一买不到,就直接动手段,只要上了手,是可以直接免费薅羊毛的。

当时激活的寻宝任务,是寻找一件清代官窑青花瓷,成功获得自主传承一次!

系统可没有说,让买下一件清代青花官窑。

他只要得到了清代官窑青花料的配方,以后高仿一件清代青花瓷,两项任务也就完成了。

既然没有压力,陈文哲就放松了心情。

“那是四羊方尊吧?”

“我次奥,那是毛公鼎?”

“哈,仿制的还不错,就是个头小了点。”

“这东西也有人买?谁这么傻!”

陈文哲乐了:“你可不要看不起高仿,要是真正的高仿,想要买的人还真不少,这东西是有研究价值的,价值不在真假,而在其上记录的信息,比如铭文,要不是它们证明了华夏的一段历史,国内怎么会禁制青铜器交易?”

“说的也是,不过,那些说不上是高仿吧?”

“自然算不上,真正的高仿,也来不到这里。”

“你会不会?”

“会!”陈文哲是毫不犹豫的就承认了。

他现在不会,以后也肯定会,那么还不如现在就承认。

“高仿?”李晴天一脸奇怪的道。

“对,就是制作高仿,而且仿的还很真,如果你要西周的,我绝对不可能给你做成上周的。”

“我去做鉴定,就要西周的,能做?”

“肯定能做,只要小心一点,肯定不会给你做成石器时代的。”

“年代也能作假?”

“能做,要什么年代,就可以做成什么年代的,要不然,你以为国内的青铜器市场,为什么不太活跃?还真以为是国家限制的原因?不是,是因为假货太多,而且都是假赛真!”

李晴天无语了,而直播间里的很多吃瓜群众,更是听得不明觉厉!

“咦?那个是金碗吧?”

“不是!”

“看着很老啊,要不要仔细看看?我们只聊天,观众们都不乐意了。”

“你看上这些碗了?”陈文哲一脸奇怪的看着李晴天道。

“看着很漂亮啊!”

李晴天已经蹲下,拿起来一只金碗。

没办法,陈文哲也只能停下。

“冲压制品,工厂货,一只不会超过十块钱。”

“小伙子,怎么说话呢?看看外面,这是鎏金!”

“嗯,鉴定黄金的办法很多,视频上应该不少,是不是金,烧一下就知道了。”

“这可是古董,烧毁了算谁的?”

“是鎏金,算我们的,不是鎏金,就算你倒霉,怎么样,敢不敢试?”

“去去去,不要捣乱!”

老板直接赶人,是不是真的,难道他还不知道?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典型的&美大长

    陈文哲走近张幽兰,这女孩典型的肤白貌美大长腿,绝对的美女胚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