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只呢?龙凤铜碗,也不是金子做的,也有问题?”这时,李晴天拿起来了一只粘满铜绿的龙凤纹小碗。“冲压机的啊,这种制式的小碗,在中国古代当然是皇家之物,能落在这种摊子上?即使被摊主能买到了,他能这么随意放着?还不赶快送去大拍,卖个高价?”“说的也是,不“冲压的啊,这种制式的小碗,在古代肯定是皇家之物,能落在这种摊子上?就算被摊主买到了,他能这么随意放着?还不赶紧送去大拍,卖个高价?”。...

“这一只呢?龙凤铜碗,不是金子做的,也有问题?”

这时,李晴天拿起了一只沾满铜绿的龙凤纹小碗。

“冲压的啊,这种制式的小碗,在古代肯定是皇家之物,能落在这种摊子上?就算被摊主买到了,他能这么随意放着?还不赶紧送去大拍,卖个高价?”

“说的也是,不过,哪里假了?你得跟我们说说啊!”

“最简单的一种鉴定方法,看内外的凹凸纹路,冲压制品,不管是从外向内压,还是从内向外压,必然是一面凹陷,一面凸出。

而古代的金碗、铜碗,都是敲出来的,也就是把一张金板,放在模具之上,开始敲打,这样一来,一面必然是平的,另外一面,才会被敲出模具的纹路,跟冲压制品完全不同。”

“如果遇到了一面平,一面有纹路的金碗,就是真的了?”

“也有可能是高仿,现在的手工艺人,也会做啊!”

“这一件呢?铜绿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化学腐蚀出来的,不要乱碰。”

这么一说,李晴天立即放下了手中的铜碗,其他的看着再漂亮,他也不碰了。

陈文哲一边跟李晴天聊天,一边关注着附近的摊位。

他其实也没有想着捡漏,就是看看,万一看到好东西了呢?

这里连四羊方尊、毛公鼎都有,甚至还有乾隆的裹尸布,万一出现了其他国宝,他要是错过了,多可惜。

看了不少摊位,居然还有开盲盒的。

全都是封条封的严丝合缝的包裹、木盒什么的,上面盖的章,不是内务府,就是枢密院,要不然就是皇家内库什么的。

反正各种名目的封条,把一些盒子、字画等等,打捆封印。

这样的东西,还真吸引了不少人,不时的就有人想要碰碰运气。

这还不是最神奇的,居然还有人卖烧制瓷器的匣子。

匣子里面有着烧制完成的瓷器,只不过这些匣子,都没有打开。

你要是买下来,摊主可以帮着你打开,如果里面的瓷器完美无瑕,你就赚了。

当然,据说这些都是来自现代发掘的古代瓷窑,具体是不是真的,只能是自己体会。

一只三百、五百,甚至还有三千、五千的,这样的东西,也有人赌一下。

可以说,这个世界,什么神奇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看到了这么多有意识意思的事情,李晴天的直播间里自然很热闹,所以李晴天也兴致勃勃的,拉着陈文哲不停的询问。

不过,这些摊子上最多的还是瓷器,这个没什么说的,不是崭新如故,就是破破烂烂。

要不然就是做旧的,做旧的水平还不行,陈文哲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做旧的新货,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至于那些破破烂烂的瓷器,有可能是真东西,但是已经碎了,并没有什么收藏价值。

最主要的是,那些破旧的瓷器,还都是民窑,根本没有一点价值。

如果是官窑,不管多破旧,甚至是只剩下一片碎瓷片,陈文哲也很感兴趣,可惜,现在碎瓷片的收藏也很火热,根本轮不到他。

所以,这座古玩市场之中,除了国宝,其他就没有什么可看的了。

“这里,就没有一件真东西?”

看了不少摊位,李晴天有点沉不住气了。

“自然是有真东西的,不过,真东西应该都在店里吧?就算这些摊位的老板有好东西,他们不是送进店里卖了,就是送拍了,哪里能留在摊子上,等着游客来买?”

陈文哲也很无奈,捡漏哪有简单的事情?

“那一件盘子是什么?看着黑乎乎的。”

“青铜大盘,国宝!”

“那件大佛呢?”

“卢舍那大佛,我们也带不走。”

“这么多国宝?”

“要不然国宝帮怎么来的?”

“难道真的不能捡漏?”

又来到的了一家贩卖瓷器的摊位之前,李晴天停了下来。

他是做直播,不是聊天,也不是逛街,自然要找点东西,吸引一下观众。

陈文哲都感觉有点无聊了,就不要说直播间里的观众了。

“捡什么漏?你问问这位老板,他愿意吗?”

“哈哈,小伙子说笑了,我们也就是混口饭吃,这摊位上的东西,都是东拼西凑弄来了,根本就不清楚来历,也许你们就能在这里捡到漏呢!”

老板是一位年轻人,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他说的话,还真有点可信。

所以,李晴天更加起劲,他尊下身体,一件一件的拿起摊位上的盘子、碗,仔细查看。

“我就想挑一件真东西,老板不介意我直播吧?”

“没事,你随便播,我这些东西,还真跟其他摊位上的不同,你们随便看。”

“嗯?怎么个不同?”李晴天兴致勃勃的道。

小老板放低了声音道:“我这里的东西,还真是从乡下收来的,不像其他摊位那样,都是批发来的。”

陈文哲无奈,这就是所谓的破烂帮吧?跟那些国宝帮,也没有什么区别。

“走吧,没有什么好东西!”

看了那么多国宝,此时的陈文哲,已经出现了审美疲劳。

刚开始看到那么多国宝,就算明知道是假的,他也看的很高兴,毕竟没有见过真东西。

虽然这里的是仿品,但是,就算仿的再差,怎么也有三分像吧?

可到了现在,看得多了,也就厌烦了。

“这里根本就淘不到好东西。”

“万一淘到了呢?”

“那我就吃了!”

“哈哈,你这件盘子,还真有意思,大明康熙年制?”

就在此时,李晴天终于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所以他立即说了出来,这样也能吸引一下直播间里的观众,增加一些人气。

“哈哈,还真是,不知道康熙同意不同意?”

“什么康熙,就问大明同不同意?”

“怎么不同意?直接弄死康熙,也就没有后来的乾康盛世了。”

“什么乾康盛世,假的......”

很快就歪楼了,不过李晴天直播间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老板,就算去乡下收破烂,也要认真一些,现在城里套路深,乡下也不简单。”

李晴天十分欢乐的跟直播间里的观众互动,根本就忘了陈文哲。

书评(186)

我要评论
  • 传承从&基础做

    “激活文明传承系统,文明传承从高仿开始,奖励高仿基础技能--基础做旧术一级!”

  • 能来陶&难得!

    能够沉下心,周末还能来陶瓷艺术馆加课,已经是十分难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