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话价格也不是太过高得,陈文哲当然买下去。“不喜欢?我也很不喜欢,但是得吃饭时,不然的话我当然会来把这些宝贝卖了!”说着之后,摊主唉声叹气出来。陈文哲有点儿傻了眼,这什么情况?想坐地起价?“不要见怪了,不要见怪了,这件铜鼓十万,那件何尊最多也要六万,除了那“喜欢?我也很喜欢,可是得吃饭,要不然我肯定不会来把这些宝贝卖了!”。...

如果价格不是太过离谱,陈文哲肯定要买下来。

“喜欢?我也很喜欢,可是得吃饭,要不然我肯定不会来把这些宝贝卖了!”

说完之后,摊主唉声叹气起来。

陈文哲有点傻眼,这什么情况?想要坐地起价?

“见笑了,见笑了,这件铜鼓十万,那件何尊最少也要六万,还有那边的青铜编钟,最少三万,剩下的这些,如果全要,就总共收你一万吧!”

“总共二十万?”

陈文哲有点惊讶,他不是认为价格高了,而是认为价格低了。

这潘园的摊主,整体水平都不高啊!

再看了一眼那铜鼓,真是好东西,特别是上面丰富的纹饰,只要启动自主传承,他得学会多少雕刻纹饰的手艺?肯定都会达到大师级水平吧?

他现在很肯定,这份制作铜鼓的手艺,绝对达到了大师级。

因为他也有大师级的手艺,所以,就算做不出来,也看的出来。

铜鼓的纹饰丰富精美,融实用性与装饰性于一体,这是古代装饰艺术的杰出代表。

还有位于鼓面中心的太阳纹,既是核心装饰,体现了人们对太阳纹的崇拜,和族群统治者神化自己的用心,又增强了鼓心的抗击能力。

其他几何纹动植物纹装饰,庄重典雅,且具有神秘色彩和少数民族特色。

鼓上的六只青蛙和其他动物形纹饰,及骑士模型等,体现着少数民族的图腾崇拜,或祭祀中的礼仪规范。

此外,也有很多云雷纹、钱纹、席纹等广泛存在于各式鼓上。

这些纹饰在我国古代印陶纹和内地的青铜器上,均普遍存在,体现了我国南方古代文化发展的一贯性、一致性,是与中原文化长期深层交流的实证。

这样的东西不用说,绝对的国宝。

再看其他东西,不管是铜壶还是铜盆,手艺都很不错,可惜这些做旧的年代不算太长。

也可以说,这些东西很可能,就没有做旧。

这家摊位之上,做旧的只有三件,就是何尊、铜鼓和一件青铜编钟。

其中两件是打击乐器,只有何尊是酒器。

仔细查了一下,这摊位上的铜器足有几十件,单单是各种青铜酒杯,就有二十多件,只不过那些都是小型器。

拿起一只青铜爵,就是经常在电视上见到的那种经典器型,虽然小,上面的纹饰可不简单。

爵,饮酒器和礼器。

流行于夏商周时期,作用相当于酒杯。

这一只圆腹,旁边还有个别的是方腹。

这一只,一侧的口部前端有流,即倒酒的流槽,后部有尖状尾,流与口之间有立柱,腹部一旁有把手,下有三个锥状长足。

拿在手中,感觉比较厚重,按着就压手感十足。

还有上面的纹饰,一如何尊、铜鼓一样的精美。

这是仿制的商朝晚期的风格,还有器型,都像是商晚期的作品。

现代已经发现的青铜器,各个朝代的特点,其实很明确。

夏代爵胎体轻薄,制作粗糙;椭圆形器身,流长而狭,短尾,流口间多不设柱,平底,一般没有铭文和花纹,偶见有连珠纹者。

商早期。流与口之间,开始出现短柱,下腹部中空;有的透镂有圆孔,以便温酒加火时透风。

商中期后,爵演变为圆身,圆底,流口增高,多设一柱或二柱,柱身加长并向后移,三足粗实且棱角分明,器身加厚。

而只有到了商晚期至西周早期的爵,才会体型厚重,制作精美。

这只爵身之上,饰有饕餮、云雷、蕉叶等精美的纹饰,上端和柱上也饰有动物形象。

这是一件比较常见的青铜爵,因为它无柱而带盖,盖铸成兽首形。

一如既往的纹饰繁而精美,这样的高仿,一次居然发现了这么多。

“感觉这些东西,出自一个人之手啊!”

不敢多看,看多了,他会忍不住良心痛。

这么多精品,居然只卖二十万?就算是现代仿品又如何?

“我全要了,不知道你家里,还有没有?”

“什么?全都要了?”

摊主诧异的看着陈文哲,这家伙是不是还没睡醒?

他这里的东西,可是要价二十万!

没有还价,因为那太丧良心了,再说,今天也发了笔意外之财,这让陈文哲也不想还价。

“我全都要了,一个方面是喜欢这些铜器,另外一个,我想用一下你的摊位!”

“用摊位?摊位重要,还是这些铜器重要?”

老板有点弄不明白陈文哲的脑回路,这是什么想法?怎么想的?

“对,我需要借用几天你的摊位,要不是害怕耽误你做生意,我也不可能把你的东西,全都包圆了。”

“不用解释,我知道这些都是好东西,要不然也不会出这么高的价格,你这是看上这些东西了啊!”

摊主的眼中,明显有了一些不舍。

这些东西,他也是花费了高价买来的。

比如那就件何尊,单单是重量,就差不多三十斤。

当时他以铜质不行,强行压价,也出了一千块才买到手。

还有那只铜鼓,因为个头太大,制作精美,谁看了都知道是好东西,所以他出了一万。

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总共花了他三万块才买到手。

可惜,只是收藏了不到两个月,就因为生活所迫,而拿出来卖了。

这些可都是国宝,居然卖不动?

他也没当做真正的国宝贩卖,怎么就卖不动?

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看上了,看样子还真是喜欢,要不然不可能出这么多钱,还没有一点砍价的意思。

“老板,想什么呢?我就是想要用一下你的摊位,如果你不怕麻烦,东西可以带走,我租借你的摊位,一天给你三百,不少吧?”

“哈哈,看中了就承认,我还能坐地起价?二十万成交了。”

“行,不过,摊位呢?”

“你还真要用摊位?”摊主更加奇怪了。

“我是真用摊位,就用两天,卖点东西!”

陈文哲做戏做全套,自然不会承认,他是临时起意。

看中了人家的东西,自然不能让这老板心里不舒服了,要不然会横生枝节。

“卖东西?不会就卖我这些东西吧?”

老板笑呵呵的掏出手机,直接打开了收款二维码。

书评(197)

我要评论
  • ,她害&到的器

    只不过,她害怕弄坏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器胚,自然不敢过分的切削。

  • 陈文哲&心瓶。

    所以,陈文哲十分佩服这位师兄,当然,他更加佩服陶艺匀教授,因为陶教授可以熟练的制作转心瓶。

  • 学习的&太长,

    她虽然学习的时间不太长,但是烧瓷的一些基础程序,差不多就要通关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