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夫人走后,苏映雪非常忧虑苏离,都被苏离得紧抚慰了过去的,并问很清楚了那夏夫人是谁。原来苏离的父亲居然是夏家家主夏元成,那夏夫人是夏元成的原配妻子,昨天回来是为了把苏离接回夏家教养。作为互相交换,夏家会帮苏映雪把医药费给付清。那夏夫人许是会觉得这是天原来苏离的父亲竟然是夏家家主夏元成,那夏夫人是夏元成的原配妻子,今天过来是为了把苏离接回夏家教养。作为交换,夏家会帮苏映雪把医药费给结清。。...

夏夫人走后,苏映雪十分担忧苏离,都被苏离好生安抚了过去,并问清楚了那夏夫人是谁。

原来苏离的父亲竟然是夏家家主夏元成,那夏夫人是夏元成的原配妻子,今天过来是为了把苏离接回夏家教养。作为交换,夏家会帮苏映雪把医药费给结清。

那夏夫人许是觉得这是天大的恩赐,态度跋扈又高傲,却没想碰到了硬钉子。

苏映雪怕苏离多想,拉着她再三保证,她绝不是私生女,让她不要妄自菲薄。

苏离就问了一嘴当年是怎么回事,苏映雪就难过的哭了起来,再加上之前被夏夫人赶出去的同病房病人都陆续进来了,苏离便就没问了。

而且她是不是私生女都无所谓,毕竟她不是原主。

很快,医院院长带着一大帮子人来了病房。

院长是个中年男人,腆着个肚子,一身虚假官威,厉声道:“苏映雪,你当这医院是福利院吗,都欠了多少医药费了。拿不出钱就不要占着床位,外面多少人等着看病。现在要是再结不清医药费,立马给我办出院。”

苏映雪住不住院都无所谓,这病治不好也无所谓,她不想拖累苏离,硬气道:“院长不用赶我们,我们自己就走。”

院长冷哼一声,把一沓收费单据扔到了苏映雪的病床上,“走之前把医药费给我结清。”

苏映雪死死的拽着收费单,上面的数字刺的她眼泪跟着流。

她这一病已经把家里的积蓄都用光了,还要连累孩子一边上学一边去酒吧打工,让夏家逮着这事乱说,破坏她女儿的清誉。

此刻,苏映雪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不给孩子添麻烦。

“刚刚不是很硬气吗?让交钱就不说话了,真当我们这是红十字福利会吗?还是说你想赖掉医药费?呵……”

苏映雪气的说不出话来,心里又急又焦,眼泪跟着流,眼睛红的不像话,心里只想死了算了。

见苏映雪不说话,院长变本加厉的嘲讽道:“怎么还被我说中了,真想赖医药费啊。我平生最见不得你们这种老赖。又想救命,又不给钱,真当我们医院好欺负,赶紧给钱,给不出来,我们就只好报警。”

苏离不过是去打了一壶开水,回来就见病房里站满了人,一群人围着一个病人欺负。

苏离叹气,这也就是法治社会。

这要是在远古蛮荒,直接一手一个给结果了,省事。

“我妈要是在你们医院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众人听到声音看向门口,给苏离让了个路。

院长嘲讽的笑道:“呵呵,苏小姐来了啊,听说你在酒吧坐台挣大钱,那些富家公子哥,随便一出手就是一个上万的包,你随便卖几个,把你妈的医药费你给结了吧,咱们医院庙小,要是都像你们这样只看病不给钱,那我们医生护士还活不活了。”

这话一出,病房里其他病人和家属看苏离的眼色都不好了。

毕竟在酒吧工作就不怎么体面,还是在酒吧坐台的……

苏映雪作为母亲,看到被人诬陷她女儿清誉,急的直咳嗽,“院,院长,你可别乱说,我女儿才不是。”

苏离轻轻顺着苏映雪的背,“妈,你别着急。跟这种人说什么,他们又听不懂人话。”

“难怪苏小姐这么穷,都出去卖了,还挣不到医药费。若平时伺候那些公子哥也这么伶牙俐齿的,谁愿意掏钱。”

“我愿意!”一道好听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苏离挑了下眉,心下了然,尉迟陌那大魔头可终于来了。

也太慢了。

尉迟陌一身修身黑色呢子大衣,大长腿包裹在剪裁得体的西装裤里,越发显得他身材修长。

他唇角含笑,眸光清冷的站在门口,五官深邃英俊,面色素白,看起来高雅贵气。

保镖给尉迟陌开路,尉迟陌一路走到了苏离跟前,对着她展颜一笑,“阿离,昨日一别,甚是想念。”

苏离轻笑直言,“我看你是饿了吧。”

众人不明就里,结合着刚刚院长的那些话,一下就想偏了不少,集体嘶了一声,抽了口气。

这姑娘看着小小年纪,居然这么野。

说话也太直白了,不知羞耻。

苏离知道那些人怎么想,但她历来不在乎名声,弯腰拿起那一叠票据递到尉迟陌跟前,眼睛一弯,甜甜喊道:“哥哥,麻烦帮个忙。”

众人:“……”

出入夜场的人都这么野吗?

但别说笑得真甜。

尉迟陌笑意愈发明显,是挺甜的,像那妖异的罂粟花,美丽却有毒。

不过他尉迟陌也不是什么好人,黑化值高的逆天,让001头疼不已,别看他此刻面带微笑,言行举止都很有大家风范,一派温和翩翩公子形象,但私下里什么德性那可就不好说了。

尉迟陌看都没看一眼那一叠收费单,当即应道:“好啊,给我咬一口。”

众人震惊:“……!!”

这也太奔放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皮肉交易。

众人的思想已经跑偏到十匹马都拉不回来的地步。

苏映雪白了脸,“小,小离……”

苏离冲着尉迟陌调皮的眨了一下眼,“哥哥,你吓到我妈妈了。怎么办吧。”

看着苏离那双灵动而又明显耍无赖的眼睛,尉迟陌好脾气的轻笑一声。

001跟着那笑打了个寒颤,魔头一笑,流血十里。

尉迟陌绅士有礼的看向苏映雪,笑容温和,“阿姨,别怕,和阿离开个玩笑,我们只是朋友。”

说话间,尉迟陌已经把收费单递给了保镖,吩咐道:“这点小钱就劳动了院长,看来院长也是穷的没法了,记得多算一点利息给院长,就当给院长的送葬费。”

院长被当面羞辱,怒道:“你怎么说话呢,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可以随意侮辱人。”

尉迟陌觉得那话甚是有趣,听的噗嗤一笑。

“你不就是收了那夏夫人的钱,才到病房来随意侮辱人么?怎么我就不行了?院长,没这道理啊。”

尉迟陌语气温和含笑,就像是在说着普通笑话一般。但这话却把院长气的吹胡子瞪眼。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苏离

    眼下有求于人,净化部门主管001并没在意她说的话,耐心的陪着笑脸,“苏离,想请你帮个忙。我……”

  • 派了一&净化宿

    他把能派的人派了一个遍,净化宿主,甜文宿主和虐文宿主轮番上阵,最后全军覆没。

  • 录:已&目前只

    历史记录:已经被净化了一百九十九次,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目前只剩下最后一次净化机会。

  • 在她笑&,但那

    那一刻明亮的阳光落在她笑意盈盈的小脸上给人一种天真烂漫的感觉,但那双眼睛却是极其冷静且犀利的。

  • sss&sss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 ,他这&其实也

    001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他这其实也是病急乱投医,实在是这个疯批魔头太棘手,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