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做为医院之长贿赂款贿赂,传回去那可不而已丢饭碗,失名誉如果简单的,说非常严重点若要不然认真查出来,进铁窗都是有可能会的。院长怒眼怒对,“你休要胡说八道,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我,我而已例常检查病房,顺便的事而已。”“哦——”尉迟陌淡淡应了一声,“正好,我昨天也是院长横眉怒对,“你休要胡说八道,栽赃陷害我,我只是例行检查病房,顺带的事而已。”。...

毕竟作为医院之长收受贿赂,传出去那可不只是丢饭碗,失名誉那么简单,说严重点若要是认真查起来,进铁窗都是有可能的。

院长横眉怒对,“你休要胡说八道,栽赃陷害我,我只是例行检查病房,顺带的事而已。”

“哦——”尉迟陌淡淡应了一声,“恰好,我今天也是来医院例行来检查。”

说着尉迟陌向另一个跟着他的人偏了下头吩咐,“给他。”

那人带着金丝边眼睛,拿着一个公文包,一副秘书助理的打扮,他闻言拿出一张烫金名片递向了对面的院长,以及跟在院长身边的高层。

院长和众高层看到名片后身体俱是一震,面露惊慌。

那烫金名片设计的十分简单,就印着一个名字:李青,职务:宇驰集团总经理特助。

这医院下属于宇驰集团,他们昨天刚得到消息,总部最近会派一个视察组下来视察工作。

这又不是年底,视察什么工作。院长专门找总部的人打听了一二,原来是总部收到了举报信。

这把院长吓得,今天立马召集高层开会然后开始各科室检查,力求在总部视察组来之前,把医院整顿好。

他们才刚开始巡查,就碰到了夏夫人,那夏家是津市三大家族,医院也和夏家有各项合作,不好得罪,再说只是一点小忙,院长便卖了那夏夫人面子,带着众人顺道转了过来。

没曾想……

竟然遇到了这凶神罗刹。

李青的名号整个集团如雷贯耳,这人心情好的时候彬彬有礼,绅士贵气,这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就是阎王在世,落在他手里,死都算是奢求。

今年就有不少人被这位活阎王给送进了铁窗。

院长的脸色惨白一片,一头的虚汗。

看到院长的反应后,尉迟.假李青.陌这才像是欣赏够了一般,彬彬有礼的笑着自我介绍:“不好意思各位,刚刚看到老朋友一时心里激动,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李青。宇驰总部这次派来视察工作的负责人。”

明眼人都知道那明明就是故意的,故意不说,故意让他们误会。

但院长能有什么办法,立马开始殷勤赔笑,期望这位总经理特助能大人有大量,饶了他。

尉迟陌轻轻一笑,“张院长这大白天做什么梦呢,我这人最大的优点便是记仇。我这朋友身娇肉贵,连我都得小心捧着。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说她。”

苏.身娇肉贵的食物.离,不嫌事大的在一旁帮腔,“不是个东西。”

说完苏.身娇肉贵的食物.离又开始怂恿尉迟陌,“哥哥,不如直接结果了他,为民除害。”

001被这话气的差点晕过去,急道【祖宗,我的小祖宗哎,你可别火上浇油了。这是法治社会啊。】

苏离没理会气得吐血的001,那双黑色的眸子如天上星一般亮晶晶的看着尉迟陌,略显稚气的小脸,青春干净。

“哥哥,好不好鸭~”

尉迟陌看着她,轻笑一声,“好鸭。”

001【……】果然是魔头配魔头,天生一对。

院长吓的脸色惨白,全身哆嗦起来,他这些年没少在这位置上捞油水,这要是查出来,按照这位的铁血手段,一定会直接送他进铁窗去陪先进去的那几位唱《铁窗泪》。

和院长一起哆嗦的还有001。

001突然担忧起自己以后的生活来,一个魔头不够,他又给自己请来一个反派祖宗,两个魔头一起搞事。

他可能会被活活气死。

**

苏映雪被转到里的高级病房,尉迟陌给她安排了一位德高望重的专家。

而那院长不仅仅是革职那么简单,他因为贪污受贿,收受回扣,被集团起诉,下半辈子肯定是在铁窗中度过了。

虽然集团总部是昨天才下达的通知,但尉迟陌早几天就到了津市,一直在暗中查访这院长。

所以苏离昨天才能与尉迟陌在酒吧后街小巷里相遇,所以这院长才会这么快下台,连带着这项证据一起送给了检查机关。

这边院长的事还有些后续问题,另一边倒是有警察找上了苏离。

原来是夏夫人报了警,告苏离无故伤人。

夏夫人打得一手好算盘,她一方面打算好好出口恶气。

把苏离关进去好好教训教训,还特意交代了人好好关照苏离,让苏离在里面吃点苦头。同时还能让苏映雪松口,同意她把苏离那小贱人给接回去。

夏夫人心里恨,要不是为了她家夏诺,她怎么可能把那没教养的东西接回夏家养,曾家眼看一代不如一代,她女儿可不能嫁到曾家去吃苦,她女儿如此优秀,那必是要嫁豪门贵族的。

所以她才想了这个办法,把那小贱人接回去当夏家小姐养几年,代替她女儿嫁给曾家少爷。

夏夫人对着镜子左右看着脸,心里冷笑,等她把那小贱货接回去,再好好收拾她。

**

另一边局子里。

尉迟陌到的时候,苏离正一个人独占一根大板凳,其他关在临时关押室的小混混全部双手抱头老老实实的蹲在角落,蹲了一排。

开门的民警见状笑了,“你们倒是老实,还知道给女士让座。”

其中一个混混常年进来,与这些民警也算是老相识了,闻言咧嘴一笑,贫道:“那是,作为男士要懂得关爱女士嘛,嘻嘻。”

其他人不好意思开口,说出去丢人,他们几个本想调戏一下人家小姑娘,却反被小姑娘收拾了。

到现在他们还耳朵疼,脸疼,手疼……

苏离看着铁栏外站着的尉迟陌,嘴巴一扁,像是受了委屈,“哥哥,你怎么现在才来,也不怕我被人欺负。”

蹲在墙角的混混狂汗:……

讲讲道理,谁欺负谁啊,现在脑袋还疼着呢。

尉迟陌闻言一笑,顺着她的话说:“谁敢欺负你,我给你出气。”

“你啊。”

苏离走到尉迟陌面前,一副纯善的模样,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一眨不眨眼巴巴的看着他,就等着他帮她出气。

尉迟陌无奈的笑,伸手一弹苏离脑门,像个邻家大哥哥一般亲昵温和的说:“不许欺负哥哥。”

苏离捂着脑门揉揉:“……”

苏离纳闷问【这真是那个大魔头尉迟陌?你确定没搞错人?】

001【没……】他也有些纳闷,从昨晚相遇开始,到今天,这个尉迟陌看起来怎么一点都不凶残呢?

但那黑化值却是实打实的高。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一种天&的。

    那一刻明亮的阳光落在她笑意盈盈的小脸上给人一种天真烂漫的感觉,但那双眼睛却是极其冷静且犀利的。

  • 次机会&”

    苏离看向001,眉头挑高:“想好了,最后一次机会给我?”

  • 想着以&,最后

    也是没法子了,他才想着以毒攻毒,反派对反派,魔头对魔头,最后找上了苏离这个反派大佬。

  • 的任务&小世界

    她平时的任务就是穿越三千小世界,尽职尽责的当一个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的反派,每天不是在搞事就是在搞事的路上。

  • 她是反&派宿主

    第一:她是反派宿主,又不是专职净化宿主,净化部门主管找她做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