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听出来有点儿不夸张,但尉迟家是有这个实力。宇驰集团的最初的发迹地是在M国。当年国内大战,整个尉迟家移居国外移居发展中不断壮大。而如今国内的宇驰集团总部实际上而已分部,全名是大华区宇驰集团总部。宇驰集团在国内发展中非常十分迅速,产业遍及整个华夏大陆方方面面,宇驰集团的最初发家地是在M国。当初国内大战,整个尉迟家迁居国外定居发展壮大。。...

虽然听起来有点夸张,但尉迟家就是有这个实力。

宇驰集团的最初发家地是在M国。当初国内大战,整个尉迟家迁居国外定居发展壮大。

如今国内的宇驰集团总部其实只是分部,全名是大华区宇驰集团总部。

宇驰集团在国内发展十分迅猛,产业遍布整个华夏大陆方方面面,从百姓的吃穿住行,到一些高新科技,医疗,金融,航空,甚至军事都有涉猎。

一个津市小小夏家,自然不在话下。

李青知道自己不应该不管,但还是忍不住开口:“……少爷,这样做会不会太过了?”只为了一个才见两面的人?

“过?”尉迟陌无情的冷笑一声,眼睛慢慢变成了血色,“我还觉得这样不够呢。“打狗还得看主人,他的血仆,岂容他人欺负。他的血仆只能他欺负。

李青了解尉迟陌,知道他的性格就这样,表面上温和有礼,唇角含着一抹笑,看似脾气很好,与谁都可以谈笑风声,看上去像个绅士,但其实私下里反复无情,残暴嗜血,睚眦必报。

只要是他的东西或者人,就算是他已经不稀罕了,也不允许任何人染指一下。

更别提喜欢了。

若他喜欢一件东西时那一定是当成心肝宝贝,看的比自己命还重要。

李青小声嘀咕:“可苏小姐还没答应当你的血仆。你就这么上赶子,那不很跌份。”

尉迟陌懒懒掀起眼皮看向李青,“我想要的人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至于跌份?跌什么份。

不能保护自己的食物那才是真的跌份。

再说,他那食物,他喜欢的紧,既然喜欢,定要好好珍爱。

珍爱食物,是人类的美德。

李青还要开口,尉迟陌的耳边传来浴室方面的声响,应该是苏离要出来了,尉迟陌食指竖起轻轻的嘘了一声,示意李青可以走了,他进食的时候,不喜欢身边有其他人。

果然李青刚离开,浴室门咔嚓一声打开了,苏离微微偏头擦着头发走了出来,那慵懒闲适的姿态,就跟这里是她自己家一样。

她趿着宽大的拖鞋,松松夸夸的穿着白色衬衫,扣子也不好好扣,露出一截性感的锁骨,脸颊,耳垂,脖颈在温热水汽的熏染下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粉。

尉迟陌的看到苏离的那一刻,喉结滑动,食欲大动。

就……很饿。

人类的食物通常讲究色香味俱全。

对于尉迟陌这个血族来说,也是一样。

尉迟陌的母亲是人族豪门望族出来的小姐,从小锦衣玉食,教养极好,他深受母亲的影响,对吃穿住行的要求极高,也颇挑剔。

此刻的苏离在尉迟陌眼中,便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

刚刚洗完澡,白皙的脸蛋和耳朵尖都熏的粉嫩,眉眼被水汽晕染的越发墨黑,嘴唇水嫩莹润,秀丽的黑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看一眼,便很想咬破她的脖子。

苏离看着尉迟陌饿狼一样的眼睛,轻笑:“你家浴缸不错。”

“喜欢的话,可以住这儿。”

尉迟陌虽然心里很想一口咬进那纤细的脖颈,但却仍然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动,高贵的等着食物自己走走近。

苏离轻轻一笑,“住这儿随时方便你享用?”

尉迟陌并未解释,只是说:“我提供你住宿,你提供食物,不是很公平?”

“谢谢,不用,我想到好去处了。”

尉迟陌看着她,眉头微微蹙起,心中疑惑,他听不到她的心音了。

人的内心最是纷杂,一瞬间便可以有成千上万个念头一闪而过,只要有念头闪过,他便能听到。

但此刻苏离的内心世界一片空白,无波无澜,寂静无声,太安静了。

人的内心世界怎么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就算是六根清净,看破红尘的和尚也达不到这种境界。

她是用了什么办法?尉迟陌心里好奇,自白盯着苏离的目光满是探究。

苏离看尉迟陌的表情大概就知道,她开启的心声信号屏蔽器起效果了,心情大好的展颜一笑,“我要去夏家。”

刚刚李青在客厅说的话,苏离在浴室里听得一清二楚,她现在很想去夏家玩一玩。

一来,她要去夏家多弄一点钱,毕竟穷得叮当响,吃烤串都吃不起了,而且她还要完成原主的遗愿让苏映雪过好日子,没钱怎么过好日子。

二来,她和夏夫人有仇。夏夫人让医院院长来抹黑她在酒吧坐台,又毫无人性的赶生病的苏映雪出医院,最后把她弄进局子里的也是夏夫人。这几件事虽有尉迟陌帮她,但作为反派坚信:自己的仇要自己报。所以她要去夏家报仇。

“你……”尉迟陌迟疑了一下,客厅隔着浴室有一段距离,以一般人类的听力是不可能听到的。但对方既然能阻断他听心音,想来也有办法听墙角,“听见了?”

“听见什么了?”苏离一脸无辜的把眼睛睁的溜溜圆。

苏离可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底牌露出去。

001在,她便可以使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道具,正如尉迟陌所想,她刚刚使用的便是【墙角真相】。

苏离不想曾认,尉迟陌也没再多问,此刻他只想进食。

“过来。”尉迟陌向着几步之外的苏离招招手。

苏离也不扭捏走了过去,毕竟答应了,而且尉迟陌的确帮了她大忙,提供一点鲜血而已。

尉迟陌伸手一拉,苏离跌坐在沙发上,衬衫领口一歪,露出洁白圆润的肩与修长的脖颈。

尉迟陌翻身覆上,把苏里按在了沙发背上,低头……

还是昨天的那个位置,许是昨天已经咬过了,今天便没有昨天那么疼了,像是被蚂蚁叮了一下,只是血液流失过快,带来了一阵眩晕。

苏离仰躺在沙发背上,脑中一阵缺氧,平日里犀利明亮的眸子渐渐蒙上了一层淡薄如烟的水雾,迷离朦胧有些失焦,本就被热水泡的懒软的身体,此刻完全陷在沙发里,像是一滩水。

尉迟陌与一般的血族不一样,他是人血混种,他的母亲是人类,他的父亲是血族。

所以他有人族的理智,很难会在鲜血里迷失自己。

但此刻却有些不一样了。

他从小就对食物很是挑剔,不是什么人的血都喝,很多人的血在他闻起来是臭的,是酸的,是苦的,是臭的,总之各种异味。

他已经饿了十八年了,太久了。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223)

我要评论
  • 起来,&开口就

    她这才睡下几个小时,就被人从被窝里薅起来,满身起床气,开口就是警告威胁,“你最好说出个一二三来,不然我就给你植入无解病毒,让你程序崩溃,直接下课。”

  • 出了车&了植物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苏离在现实世界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

  • 角一勾&”

    苏离唇角一勾,笑了起来,慵懒不失优雅,自信且从容:“签,干嘛不签。”

  • 快的说&魔头的

    001语速极快的说道:“我想请你帮我去一个小世界净化一个疯批魔头的黑化值。好处是:完成任务,你就可以重生。”

  • 她的灵&的反派

    车祸后她的灵魂便来到了这个“系统之家”,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反派宿主,且小有名气,凶名在外。

  • 不成大&不了多

    成了就可以重生回去报仇,不成大不了多打几十年工,晚几十年回去报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