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的夏家。夏夫人接警局的消息苏离被人保回去了,更本就没机会可以接收到夏夫人的尤其特别关照。夏夫人气得在家里破口大骂:“贱人,和她妈一样都是贱人。也不明白在哪儿勾的野男人,竟然掏钱保她。”坐在她身旁一个装扮精致优雅的少女,很乖巧的顺着她的背,不轻言细语夏夫人接到警局的消息苏离被人保出去了,根本就没机会接收到夏夫人的特别关照。。...

而此刻的夏家。

夏夫人接到警局的消息苏离被人保出去了,根本就没机会接收到夏夫人的特别关照。

夏夫人气得在家里破口大骂:“贱人,和她妈一样都是贱人。也不知道在哪儿勾的野男人,居然出钱保她。”

坐在她身旁一个打扮精致的少女,乖巧的顺着她的背,轻言细语的安慰:“妈,为了一个野种生气不值得。等她来了,我们再好好收拾她。”

夏夫人气得脸颊又疼了起来,眼神越加阴暗恶毒,“等她来了,我一定划花她那张狐狸精脸。到时候再把她嫁给曾家,哼哼……”说到这儿夏夫人恶毒的哼笑了两声。

“曾家那小子现在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到时候嫁过去的是那小野种,又见那小野种竟然破了相是个丑八怪,就他那暴脾气,一定不待见她,得弄死她。”

说到曾家,那精致少女有些忧愁。

当年曾家在津市可是第一大世家,夏家为了攀上曾家可谓是花了不少力气。

当年定亲那桩婚事,夏家怕曾家反悔用了点手段,专门见过报纸刊登过的,弄得津市所有的名门望族都是知道。

但随着时间推移,曾家接连出事,人才凋零,已经不复当年,如今更是一年不如一年。

反而夏家顺风顺水,一年好过一年,如今已经跻身津市的三大家族。

最近曾家主母接二连三的暗示夏夫人,两孩子都成年了,赶紧找个好日子给两孩子订婚。

所以夏夫人着急,但又不能公然悔婚,一来有损夏家颜面,二来有损夏家的信誉,而让曾家主动退婚那更是不可能,曾家又不是傻的,恨不得夏诺直接嫁过去,好帮扶他们曾家。

后来还是夏元成的母亲夏老太太心疼孙女想了这么一个办法,把夏离接回去养几年,到时候把夏离嫁给曾家。

反正当年定娃娃亲,两家也没有说一定要嫁夏诺,只要是夏家女儿就行。

“妈,这样真的可以吗?曾家一直以为嫁的是我,曾易安也以为是我,所以在学校百般对我好。”

夏夫人拉着少女的手,一脸慈爱,竟是一点都看不出刚刚的恶毒,只听她坚定的说:“诺诺,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曾家。”

先不说曾家一年不如一年,已经配不上他们夏家的女儿了,只说那曾易安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只知道蛮力在学校称王称霸,学习又差劲,不堪大任。

天下母亲谁不疼爱自己的儿女,更何况她女儿这般优秀,以后肯定是要嫁人中龙凤的。

夏诺乖巧点头,贴心小棉袄一般轻轻抚夏夫人的脸,心疼问:“妈妈,还疼吗?”

夏夫人秒变恶毒脸,咬牙切齿的说:“没事,等苏离来了,再好好收拾她。”

“妈,你放心,等她来了,我帮你报仇。”夏诺眼里闪过一丝与夏夫人如出一辙的恶毒。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深的其母真传。

……

津市的CBD,那里高楼林立,虽然已经晚上9点了,但这些高楼里依旧灯火通明。

其中一栋挂着夏氏集团logo的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亮如白昼,暖气充足却冷如地狱,屋里站着好几个高官,纷纷低垂着头。

五十好几的夏元成听着下属的报告,当即把手中的文件砸了过去,大发脾气:“什么叫还要考虑考虑?钟经理,你前几天可是拍着胸脯说好的明天就可以签约。”

商场上惯用话术,说是考虑,那就是不签了。

虽是冬天,但被点名的钟经理此刻还是急的满头大汗,“总裁,当时是这么说好的呀,回去拟订修改合同,约好明天签约,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说不签就不签了。”

夏元成气的双目圆瞪:“你不知道,啊,你不知道就完了?我们前期已经投入了5个亿,他们说不签就不签。这损失谁来补啊?你吗,啊?”

钟经理被训得不敢说话。

夏元成见他那模样气的更厉害了,手指颤抖的指着他骂道:“还有,什么叫再不和夏氏合作?什么叫与夏氏合作的企业永远不合作?宇驰这是集团要干什么?是要赶尽杀绝吗?”

钟经理向一旁的秘书求助。

秘书上下嘴唇碰了碰,嗫嚅道:“总裁,前几天的合作意向谈得的确好好的,当时双方气氛融洽,这才三天不到,这期间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夏元成指着一众高层:“你们都做什么了,啊?”

众高层纷纷想最近几天发生的事,都说没有与那边有过接触。

秘书是这些人里还能说得上话的人,最是八面玲珑,琢磨着语气建议道:“总裁,要不找个宇驰总部的人问打听一下?也总好过于咱们在这儿抓瞎。若是误会的话,也能及早解开。”

夏元成揉揉眉心点了下头。

秘书立马去联系平日里与宇驰集团交好的人,多方打听。

……

李青刚刚回家就接到集团一个经理的电话,大致内容便是夏氏集团在向他打听为什么不签约的事,以及是不是两家有什么误会。

那经理自然知道这个命令是尉迟陌下的,所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李青,一来算是报备,二来也是了解一下上面的意思,他才好决定是不与那夏氏高层往来还是敷衍一下,不把关系弄僵。

李青给尉迟陌打了个电话。

尉迟陌听后看着窗外五彩斑斓的夜色轻笑,“告诉他们,夏夫人今天得罪了一位贵人。至于那贵人是谁,先吊一下他们,这几天你们该怎么做怎么做,三天后再放出声去那贵人是谁。”

……

于是夏元成的秘书多方打听才得到一句模糊的信息:夏夫人今天得罪了一位贵人。

至于是哪位贵人,却是怎么都打听不出来。

而第二天,整个商界都知道了,夏家与宇驰集团的合作案告吹了。这个案子可是夏家今年的重点项目,夏家一直十分重视,自从中标以后便十分高调,弄的全网皆知,股票一直飘红。

看得夏家的商业对手眼红嫉妒,如今合作案告吹,夏家的股票一开盘便直接跌停了。

夏家的商业对手敲锣打鼓搞活动放鞭炮的庆祝,与此同时都盯着宇驰那块大肥肉,着力准备方案接触宇驰的人。

夏家前期的投入与付出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果紧紧只是一个合作项目还好,当天商界就得到了风声,夏家得罪了尉迟家,宇驰集团以后再不会和夏家有商业往来。

除此外,与夏家有商业来往的都会受到牵连,一时间人人得而自保。

紧接而至的是各种各样的商业合作烂尾。

夏元成这几天天天加班,又气又急,嘴里长了一圈燎泡,心情更是暴躁。

他看着秘书送来的烂尾文件,扯了扯领带,大骂道:“都是一群趋炎附势的东西,平日里称兄道弟,只是一点风声就开始自保。”

秘书把被夏元成扫到地上的文件一一捡起来,小心翼翼的劝道:“总裁,你,你也别着急。”

夏元成重重的靠在老板椅背上,叹了口气,片刻又像是想起什么,坐起了身体看向秘书:“都三天了,你到底打听出来没有,到底是得罪谁了,啊?”

秘书刚想摇头,便接到电话,挂断电话,秘书说道:“总裁,查到了,好像是苏离小姐。”

“什么?”一时间夏元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秘书点头:“总裁你没听错就是苏离小姐。”

夏元成也是个做大事的人,再三让秘书多方确认情况后,略一思索,当即班也不上了,直接回家。

毕竟就算他守在公司,也挡不住股票一直下跌,挡不住那些烂尾合作方案,更挡不住银行催还借款。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296)

我要评论
  • 001&秒,那

    001实在是等不起,等一秒,那反派魔头的黑化值就不知要上升多少,他焦急问:“答应吗?答应就签系统劳动合同。”

  • 一想到&蚊子还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 魂便来&个“系

    车祸后她的灵魂便来到了这个“系统之家”,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反派宿主,且小有名气,凶名在外。

  • 投影到&的显示

    苏离点了一下手腕上个人终端,疯批魔头的资料投影到了空中,如一个透明的显示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