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别墅。夏夫人正敷着面膜,一见夏元成回去立即欣慰的迎了上来,“老公,昨天怎么这么早晚上下班啊,公司忙完了?”夏元成了两天没回去了。夏元成冷着一张脸,沉沉望着她,“明日跟我回去一趟?”夏夫人先说好啊,又问:“老公,我们这一次是去哪儿旅游度假啊?我先夏夫人正敷着面膜,一见夏元成回家当即欣喜的迎了上去,“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啊,公司忙完了?”。...

夏家别墅。

夏夫人正敷着面膜,一见夏元成回家当即欣喜的迎了上去,“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啊,公司忙完了?”

夏元成已经三天没回家了。

夏元成冷着一张脸,沉沉看着她,“明天跟我出去一趟?”

夏夫人先说好啊,又问:“老公,我们这次是去哪儿旅游啊?我先说好啊,我可不想去什么欧洲啊日本什么的,都去腻了。”

说着她飞扑到夏元成身边,亲昵的说:“老公,我想去马尔代夫度假。我们都两个月没出去玩儿了。”

夏元成深深的看她一眼,“我们明天是去找苏映雪。”

“什么?”夏夫人惊讶,以为自己听差了,结果一看夏元成的表情后,整个人就疯了,而后满脸愤恨的尖叫道:“找那个贱人做什么?我不许你去。你要是敢去,我就告诉妈,说你欺负我。”

“要不是你,我能去找她?”夏元成索性也不瞒着夏夫人,把公司出现的危机都一一告了她。

夏元成说完,捏捏眉心,放软语气:“还想去度假吗?还想买那些名贵包包,时尚首饰吗?还想夏诺生活在豪门上层圈吗?想的话,明天就乖乖跟我去,好好道歉。”

夏夫人听完失魂落魄的坐在一旁呢喃:“怎么可能?那小贱人怎么可能真抱到金大腿了。”

若苏离真的抱上了宇驰家的金大腿,那无论如何都要接回夏家来养的,到时候夏家搭上宇驰集团这颗大树,说不定帝都豪门都不是梦。

夏元成是个商人,心里始终有一个算盘打的啪啪作响,不可能放着苏离这颗棋子不用。

于是他当机立断拉着还有些恍惚的夏夫人开始想明天的话术。

…………

津市的冬天多雾霾,难得今天的天蓝得彻底,丝丝缕缕的白云漂浮在空中,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医院高级病房。

苏映雪看着夏元成就想起那个被强迫的夜晚,心里涌起阵阵恶心,“你们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出去。”

夏元成一如财经杂志上的一样,温润儒雅,说话温声温气,“小雪,我才知道姜云这些年对你的所作所,我这些年给你们母女两的抚养费,都被她这黑心妇人给扣下来了。所以我今天特意带她来跟你道歉。”

苏映雪有一丝诧异,不明白他肚子卖的什么药,头一偏,“不用了,你们走吧。”

一旁的夏夫人姜云表面温顺,心里扭曲,要不是为了她女儿,她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受气。

夏夫人做出真心悔改的样子,满是歉意的说道:“元成,我知道错了。”

说完又面对苏映雪说:“映雪,你原谅我吧,我也是被猪油蒙了心,请你谅解。哎,”

姜云叹口气,可怜的打起了感情牌:“当年我正怀着5个月的身孕,本来孕妇的情绪就容易波动,你这个当妈的肯定也懂,所以看到那样的画面,我当时真的是怒火攻心,失去了理智才会做出那些咄咄逼人的事。”

“后来我生产后得了产后抑郁症,所以一直脾气反复,每次气不顺就找你撒气。映雪,昨天元成骂了我一晚上,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请你原谅。”

说起往事,苏映雪又有点同情当时怀孕5个月的姜云,其实她也是受害者,而且产后抑郁症她当时也得过,回想起当时的晦暗来,苏映雪也就不怎么恨姜云了。

但她不知道,当一个人只是受害者的时候,那是值得大家同情。但一旦受害者摇身一变变成加害者,那就不再值得同情。

可苏映雪到底是心太软,若是换做苏离在这里,三两句就能怼得这一对渣男贱女颜面无光。

夏元成和姜云两个都是算计好的人,明白苦一时甜一世的道理,又是道歉,又是共情,语言温和,认错态度良好且端正。

见苏映雪被两人说动,已经不再如最初那样抗拒。

夏元成才良心发现一般做出慈父的样子说:“小雪,还有一件事就是小离。毕竟是女儿家,在酒吧上班始终对她名节不好。”

一说起这个就是苏映雪心里的疼,当即落下泪来,“我知道。”

姜云十分贴心还给苏映雪擦眼泪,拍背轻哄,“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有女儿的人,所以我才跟元成说把她接回夏家养,把她转入贵族学校,好好学习,考个考学校。”

夏元成点头,“小雪,这些年我亏欠小离太多,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所以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陪陪小离,好好弥补她,也好好教导她,让她成为一个名门淑女。”

夫妻两个夫唱妇随,姜云接腔,“毕竟是夏家女儿,怎么能让她流落在外。接回去我会像打扮夏诺一样好好打扮她的,给她买好看的裙子首饰包包,把她打扮成一个漂亮的小公主。我们还会举办一个大型的舞会,把津市所有的名门望族都请过来,把小离郑重的介绍给大家。”

苏映雪倒是不求荣华富贵,她只是想自己女儿能好好读书,不用为自己奔波,能平安喜乐的过一生便足以。

夏元成夫妇说的话,她也没有全信,就算两人认错态度好,但被欺负了这么多年,总是心怀芥蒂与怀疑的。

但听到夏元成说会把苏离转入贵族学校好好读书,好好培养,她还是心动了……

更别提把苏离打扮的漂漂亮亮像个小公主了,这是每一个母亲的心愿,给自己的女儿穿上漂亮的裙子,戴上好看的首饰,教她得体的礼仪,让她变成一个快乐美丽的小公主。

此刻,苏.小公主.离正叼着一根棒棒糖,提着一桶棒骨汤,一只腿曲着,慵懒的斜依在门外听墙角。

她已经到了五分钟,里面的大意听了个七七八八。

看来是尉迟陌那边出手,威胁到了夏元成的商业帝国,所以夏元成才会这么慌慌张张的跑来攻略苏映雪。

苏映雪好糊弄,她可不好糊弄。

觉得差不多了,苏离站起身伸手推开病房门。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宝睡衣&挡住了

    苏离穿着一件明黄色海绵宝宝睡衣,臭着一张脸昂头瘫靠在沙发背上,发丝凌乱却不显邋遢,纤细白皙的手臂懒懒的搭在眼睛上,挡住了强烈的光线。

  • 冷血,&病娇,

    性格:多变,冷血,病娇,偏执,暴力,血腥,有反社会倾向……等。

  • &晚几十

    成了就可以重生回去报仇,不成大不了多打几十年工,晚几十年回去报仇。

  • 派宿主&样的品

    开玩笑,作为一个反派宿主,才没有好心助人为乐,那不是她的风格,她也没有这样的品格。

  • 统之家&打工几

    本来她至少还得给系统之家打工几十年,如今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让她重生?!

  • 就是穿&是在搞

    她平时的任务就是穿越三千小世界,尽职尽责的当一个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的反派,每天不是在搞事就是在搞事的路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