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的时候,夏元成回去了。他随后装模作样的问了苏离拾掇好也没,又说苏离以后这里是家,不需要拘谨,还问苏离房间重新布置满不不满意。“我不太会重新布置女儿家的房间,因为全是你阿姨和夏诺重新布置的。夏诺明白你要来,很高兴,她自小就想个姐姐。因为她把自己的房他先是装模作样的问了苏离收拾好没有,又告诉苏离以后这里就是家,不用拘束,还问苏离房间布置满不满意。。...

晚餐的时候,夏元成回来了。

他先是装模作样的问了苏离收拾好没有,又告诉苏离以后这里就是家,不用拘束,还问苏离房间布置满不满意。

“我不太会布置女儿家的房间,所以全是你阿姨和夏诺布置的。夏诺知道你要来,很开心,她从小就想要个姐姐。所以她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你了。”

老太太一听又是一阵感动,“我家诺诺啊,从小就懂事乖巧,心地善良。那个谁,以后跟着多学一学。”

夏氏集团还没脱离险境,夏诺也还没见到那个神秘人物,所以现在还把你能过的太过分。

于是夏元成假装不高兴的说:“妈,是小离。你别后可别乱叫,伤了小离的心。”

却不想苏离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摇头说道:“没事儿,爸爸,毕竟奶奶年纪大了,脑子有时候不好使了,这都是很正常的。”

夏老太太气得一拍筷子。

“奶奶这是怎么了?”苏离偏偏一脸无辜,说出的话好似十分关心一般:“奶奶,你年纪大了,容易三高,不要激动啊。”

夏诺也忙着哄,夏夫人姜云打起了缓场,给苏离夹了一块肉。

苏离垂眸看着碗里那块肉,肉是好肉,只是夹肉的人很不讨人喜欢。

于是不仅那块肉她不想吃,连那碗饭她都不想动了。

苏离一向如此,憎恶分明,最爱牵连九族。

比如她讨厌吃橙子,于是橙汁,橙汁蒸蛋,橙子饮料,橙子糖……她都不吃,甚至连长的像橙子的食物都不吃。

苏离放下筷子。

夏元成问:“怎么不吃了?不和胃口。”

苏离看着对面的夏夫人姜云,意有所指的说:“脏了。”

姜云一脸难看,谁都看见了她刚刚夹了一块肉到苏离碗里。

夏元成差一点也绷不住了,“那,那换一碗。”

下人手脚麻利的换了一碗干净的米饭。

夏夫人姜云差点气出心梗,但又不敢发作,毕竟现在苏离还拿着夏家的命门,现在是他们求人。

夏元成转移了话题说再过几天寒假结束,所以今天白天他不在家就是去帮苏离办理转学的事去了。

转到了津市有名的贵族学校,盛泽学校。

目前夏诺也在那所学校就读,是那所学校的校花,不仅长的漂亮,还家境优渥,成绩拔尖,多才多艺,更方面都顶呱呱的好。

夏诺乖巧的问:“爸爸,姐姐读哪个班?”

夏元成想起苏离那吊车尾的成绩,说道:“国际一班。”

国际班都是些以后准备出国的富家子弟,他们大多是成绩不好,就在国内混几年,到时候直接出国。

所以国际一班很乱,毕竟遍地富二代,谁也不服谁,很难管教,曾易安就在国际一班。

夏诺想到这里,心里冷笑,到时候一定让曾易安好好照顾一下她这个姐姐。

苏离对于去哪个学校哪个班都无所谓,她突然说道:“我那房间想换一个装修风格。”

夏元成问:“怎么了?夏诺那房间不是装修的挺好的吗?当时装修的时候什么材料都是用的最好的。”

苏离低垂眉眼,小口吃着饭说:“我不喜欢那种甜美风格,毕竟我不是公主。”我是恶毒的女巫。

夏老太太再一次拍筷子,“诺诺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你,你居然还不领情。哼,真是不知好歹。”

夏元成心累,公司一大堆破事,家里还得好生温着苏离,他无奈道:“妈,你动不动别拍筷子。还有孩子不就想换一个风格吗,多大点事儿。小云,你明天就联系装修公司。”

姜云还算能忍,面上温柔贤惠的笑着说:“好,我明天就联系。我还联系了几个设计师,明天过来给小离量尺寸,定制舞会的衣服。”

姜云提到舞会,夏元成自然而然的接过话题,说是他们打算3天后给苏离举办一个欢迎舞会,到时候会邀请不少名门世家的子弟前来参加,会把苏离正式介绍给大家。

说完,姜云又体贴的对苏离说可以邀请平日里要好的同学朋友来参加舞会,家里人会很欢迎。

一家人勉强一桌子和和乐乐的吃完饭。

吃完饭,苏离也不在楼下晃悠,直接端着一盘子昂贵的水果上了楼,免得在楼下破坏了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

更怕自己一句话一个动作把夏老太太气的心肌梗塞。

夏诺的房间很大,位置很好,阳台直接面对别墅区的湖水,是个不折不扣的湖景房。

津市的冬天很冷,湖面结了冰,树上挂着霜,看上去也别有一番风味。

外面天寒地冻,屋里却温暖如春,让人想犯懒。

她悠闲舒适的躺靠在懒人椅上,一口一个奶油草莓,吃的正欢。

嗡一声,放在一旁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起来,她斜睨过去,屏幕上正显示一条语音消息。

待收的大魔头【阿离,哥哥饿了,怎么办呢?】

尉迟陌的嗓音懒懒散散,又低又沉,异常的磁性。

苏离本不想理尉迟陌,但听完语音,改变了注意决定理他一下,毕竟声音好听。

苏离十分自然的吸了一下纤细白皙的指尖,放下装满草莓的玻璃碗,舌尖扫过嘴角甜滋滋的汁水,拿起手机回消息,纤细的十指在手机键盘上翻飞,【快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尉迟陌看到信息笑了一声,端起如血一般的红酒亲抿一口,就当是在喝血,又对着手机听筒说:【阿离,真不来和哥哥一起住吗?哥哥这里有美酒。】

那低沉温柔的嗓音在夜色中如烟似水,丝丝缕缕,每一个音节就像是带着钩子一般撩人。

紧跟着是一张尉迟陌随手一拍的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片斑驳迷离的夜色,漂亮的手指矜贵的端着红酒杯,酒液殷红妖异。

苏离怀疑那是血。

听着那慵懒到骨子里的嗓音,看着那只手,苏离忽然之间就有了画面感。

觉得尉迟陌此刻一定躺在他家阳台上的懒人椅上,品着鲜美的鲜血,眸光迷离醉人的看着窗外斑驳的夜色。

估计是喝血喝醉了。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海绵宝&昂头瘫

    苏离穿着一件明黄色海绵宝宝睡衣,臭着一张脸昂头瘫靠在沙发背上,发丝凌乱却不显邋遢,纤细白皙的手臂懒懒的搭在眼睛上,挡住了强烈的光线。

  • 了一下&个透明

    苏离点了一下手腕上个人终端,疯批魔头的资料投影到了空中,如一个透明的显示屏。

  • 语速极&个疯批

    001语速极快的说道:“我想请你帮我去一个小世界净化一个疯批魔头的黑化值。好处是:完成任务,你就可以重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