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离也没在争扎,她抬手轻轻地顺着尉迟陌的背,亲热的喊着:“哥哥,要乖,可不能够太贪心哦。”“哥哥,够了。”“哥哥,我疼~你听到了吗?我疼~你的小血仆都快死了。”“哥哥,我都快死了~”尉迟陌身形转眼,像是被几道晨钟敲回了理智,他停了下去,不舍的离“哥哥,够了。”。...

苏离没有在挣扎,她抬起手轻轻顺着尉迟陌的背,亲昵的喊着:“哥哥,要乖,可不能贪心哦。”

“哥哥,够了。”

“哥哥,我疼~你听见了吗?我疼~你的小血仆快要死了。”

“哥哥,我快要死了~”

尉迟陌身形一晃,像是被一道晨钟敲回了理智,他停了下来,不舍的离开苏离。

他的脸色有了些许血色,不在苍白一片,那双血色一片的眼睛,如闪着幽光的红宝石,定定的看着苏离,像是在确认苏离是不是还活着一般。

他的眼尾染着一抹薄红,温热的唇瓣如绽放的大红玫瑰花,唇角还挂着一滴鲜血,如花瓣上的晨露,不过很快他舌尖一扫而过,卷进了嘴里。

这一幕,可以说诡异又魅惑,却又该死的迷人。

尉迟陌冰凉的拇指轻轻的摩挲着那两个小小血洞,像是事后的安抚,因为失血过快,苏离身体发软,任由尉迟陌抱着自己安抚自己。

“阿离,给我当血仆,好吗?”

众所周知,失血过多过快,很容易头晕脑胀,所以尉迟陌乘人之危,才会在此刻再次说起这件事。

但就算苏离脑子晕乎,思路却还是清晰的,她轻轻摇头:“不要,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各取所需。”

当了血仆,那就是任由尉迟陌取血了。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得到了就不珍惜。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更何况血是她唯一的筹码。

她必须握紧这个筹码,以这个当做突破口净化尉迟陌。

之前资料上说尉迟陌多变,冷血,病娇,偏执,暴力,血腥,有反社会倾向……等。

经过苏离这几次的观察,目标人物尉迟陌能淡定的看着原主被几个小混混殴打欺凌,能轻轻松松说出把手骨送给她,足以看出他是个冷血,病娇,暴力血腥的疯批。

这么一个危险人物,他偏偏披着高贵绅士的外衣,说话嘴角含笑,语气温和又缓慢,好像对谁都很友好,谁能看出他心里有病?

说实话若不深交,还真看不出来,最多只觉得这人看不透,高深莫测。

而且他说话做事没有固定的原则,好像都只是仅凭心意,高兴就好,其他的与他无关。

这种人冷心冷清,阴晴不定,黑心黑肺,凶狠残暴的程度和她差不多,实话实说,想要净化,实在太难。

一想到这里,苏离心里就很气,忍不住骂前面的宿主都是废物点心。

都已经攻略了199次了,连尉迟陌黑化的原因都没找到,白瞎了那么多次机会。

现在只剩最后一次攻略机会,她必须从头开始慢慢摸索,先找到尉迟陌黑化的原因,再对症下药。

可想要找到黑化原因谈何容易。

尉迟陌又不是小孩子,小孩子痛了会哭,饿了会说,不高兴了会摆在脸上,一眼就能看穿,然后对症下药,痛了给他吹吹,饿了给他糖,不高兴了就哄他逗他,简简单单搞定。

但尉迟陌是个复杂多变的成年人,人一旦长大懂事就不会轻易的显露情绪,大人会把一切开心不开心都藏在心底并上个锁,给自己戴上伪装的面具。

想到这里,苏离啧了一声,像尉迟陌这种难搞的人,起码在心里上了好几道锁,比银行保险柜还难开。

苏离这几天思考了好几天。

觉得她必须打消尉迟陌对她的防备,心里接受并认可她,主动给她钥匙,她才能如愿净化尉迟陌的黑化值。

别看现在尉迟陌似乎对她很好,百依百顺又温柔宠溺,苏离看的清楚,那不过都是假象,如云如烟,缥缈虚无。

拨开云雾,本质不过是尉迟陌把她当做食物。

就像我们人类一般对食物能有什么感情呢,最多是好吃多吃两口便显得格外珍惜一点,等吃腻歪了,便看也不会看一眼,更甚者只是闻到味道都觉得不喜欢。

所以仅仅温顺的把自己的鲜血送上就想要净化尉迟陌,那是对自己的高估,对尉迟陌的低估,低估了300%的黑化值。

所以她要放长线钓大鱼。

她要做这世上绝无仅有,只此一家不开分号的食物。

她要让尉迟陌每一次看见她都像是看见一道不一样的珍贵佳肴,新奇而又兴奋。

她要让尉迟陌跟随她的节奏主动追着食物跑。

她要让尉迟陌主动了解她,认可她,与之成为朋友,更甚者就算是爱上她成为情侣恋人,她都OK。

毕竟内心深处的钥匙,一般只会交给最亲密的人。

她要尉迟陌主动把钥匙交给她。

001是真的很佩服苏离,他带了无数宿主,第一次带这样的,反其道行之。

其他宿主的最终目标也是让尉迟陌爱上自己,心甘情愿的教出心之钥。

但她们都是追着巴着攻略对象,苏离倒好,勾着引诱着攻略对象主动跟着自己跑。

虽然她占了血的大便宜,可001敢肯定若是换做其他人早就答应了尉迟陌,早就成了尉迟陌的小血仆了。

苏离【你要记住,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最能骚动人心。】

001【受教,学到了。】

尉迟.大鱼.陌见苏离依旧不答应当他的小血仆,也没再说,如今这样似乎也挺好,物以稀为贵,血以少为美味。

两人果然是臭味相投,天生一对。一个跑的起劲,一个追的开心,两人玩的很开心。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两人互相对望一眼,苏离挣扎着想要站直了身体,被尉迟陌给按住了。

尉迟陌一个弯腰,轻松抄起苏离,打横抱起两三步走到床边,她把放在床上。

接着他去开门。

“姐……”夏诺看到来开门的是尉迟陌面露惊讶住了嘴,心里既骂着苏离不要脸,竟然带人进自己房间做那样的事。

同时又庆幸是尉迟陌来的门,这样她便可以光明正大的问名字了。刚刚她妈一直懊恼连名字都忘记问了。

尉迟陌听到夏诺心里的打算,心里冷笑,这对母女还真是不安分,既想一边勾搭司家小少爷,还想勾搭他,两边都不误,野心不小。

夏诺露出一个自以为无懈可击的笑,“哥哥你好,我是苏离的妹妹。你是我姐姐的朋友吗?姐姐怎么能让客人开门呢。”

夏诺一副乖巧有礼的样子,说出的话看似姐妹亲密,实则暗指苏离没礼貌没教养。

“哥哥……不是你叫的。”哥哥是阿离的专属。

尉迟陌说这话的时候面带微笑,语调不温不火,一副绅士有礼的样子,但说出的话却十分无情。

夏诺许是没料到尉迟陌会这么说,脸上的笑尴尬极了,不过她没有迟疑,反应很快,接上了话:“呵呵,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我哥哥了,我只是不知道怎么称呼。我叫夏诺,请问你叫什么?”

尉迟陌再一次微笑无视她,说话慢条斯理,带着贵族特有的韵味,慵懒中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贵气:“我的名字么,”

尉迟陌的语调拉的长长的,慵慵懒懒,漫不经心的睨着夏诺,多情的眼尾一挑,“你谁?”

那语调根本不是问你叫什么,更多的是嘲讽夏诺,你是什么东西,配问我的名字。

夏诺早熟,怎么会听不出言下之意未尽之言,脸上的笑险些崩掉:“……”

她夏诺何时被这样接二连三的打过脸。平日里谁不是奉她为女神。要不是知道这个男人是宇驰集团的,她肯定直接一碗草莓给他扣过去。

夏诺心里实在是愤恨难平,怒骂着苏离:小贱人平时里肯定没少在背后骂她,不然对方为什么连名字都不肯告诉她呢。

这么防着她,那一定就是一个方重要人物,那她偏偏就要抢过去,要苏离那小贱人好看。

全程听到两人的对话,苏离已经乐得在床上滚来滚去,尉迟陌可真特么的太会打脸了。

夏诺在心里骂了无数遍苏离调整好了心态,再接再厉,鼓起脸颊故作委屈,“小哥哥,你怎么欺负人呢。”

尉迟陌轻笑:“耳朵有问题吗?说了哥哥不是你叫的。”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屋里想起苏离的声音,“哥哥~~”甜甜腻腻的,故意腻歪夏诺。

“嗯,阿离怎么了?”尉迟陌的语调温柔似水,满是关心。与刚刚面对夏诺时完全不同。

苏离笑着装可怜,声音更甜腻了,“我头晕~~哥哥~~”

这下夏诺是真是气死了,不管骂多少句苏离都不管用。

不过她倒是功力高深,就被这样打脸了,依旧能献宝一般端起一碗鲜红的草莓,装作姐妹友爱的样子冲着屋里喊道:“姐姐是我,我是夏诺。我知道你喜欢吃草莓,所以给你送了一碗新鲜的草莓。”

苏离躺在床上回:“谢谢,你给哥哥吧。”

尉迟陌垂眸看了一眼那碗草莓,像是寻常一问似的:“这是现摘的吗?”

夏诺见尉迟陌主动跟她说话了,内心开心点头说道:“是呢,现摘的。我家草莓都是附近生态农场特供的,每天送新鲜的过来,今天因为办舞会更是送了不少特级草莓过来,我特意挑选了又大又甜,水嫩多汁的给姐姐送过来。”

尉迟陌伸手轻轻拨了几颗草莓,轻笑一声,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嫌弃,“那叶子都卷边了,也不知道放了多久。这也能叫现摘的新鲜草莓?”

夏诺:“……”

“你们夏家就给我家阿离吃这样的东西?”

那语气落在夏诺耳中就好像是在说:你们夏家就给我家阿离吃这种一无是处的垃圾。

但落在苏离耳中便是:你们夏家就给我家阿离吃这种烂东西?那她的血不就被糟践了吗?还能美味吗?

夏诺饶是心理素质再强,但毕竟是一个青春期傲娇少女,被一个男人接二连三的驳面子,脸上还是挂不住了,喃喃:“这,这的确是今天才送来的。”

尉迟陌一挥手,打发下人一般:“算了,端走吧,这种草莓,我们阿离不吃。”

接着不等夏诺说话,砰一声,门贴着夏诺的脸关上了,差一点就撞上了她的鼻子。

夏诺:“……”

夏诺彻底疯了,也被尉迟陌彻底气哭了,端着草莓下去找人撑腰。

于是不到十分钟,在场的人都知道了苏离的行径,还是添油加醋版。

一点礼貌都不懂,不尊爱幼妹,妹妹好心好意的给她送草莓,她居然挑三拣四说草莓个子又小又不新鲜还不甜,最后还说母亲给她吃垃圾食品,家里人对她不好云云……

接着又传出,苏离一回夏家就抢夏诺的东西,霸占了夏诺的房间,夏诺心地善良,主动把房间让出去,她又说这儿不好哪儿不好,于是夏夫人给她重新装修了房间。

反正传着传着苏离就变成了没礼貌,没家教,没见识,没心胸,性格蛮横,霸道无理,心机深层,上不了台面,一无是处满身是病的野丫头。

一群年少的富家子弟,一见夏诺被一个私生女欺负哭了,纷纷安慰她,说等那个苏离到了学校,一定给她报仇,让她好看。

司夜不高兴的来到司老太太身边,“奶,你看见了?夏诺都给气哭了,那苏离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刚刚还带了一个男人上楼。”

司明一边玩着司夜的手机,一边点头搭腔,“就是,就是,她今天还企图拿一颗糖拐卖我,还好被我英勇识破。”

司老太太和蔼一笑,轻拍了一下小孙子脑袋,又叹息一声说:“你们啊,还是太年轻,老话说的好,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不要轻易相信,你爸爸平日里没教过你?”

司夜闷声道:“教过。”

老太太拉着司夜的手慈爱的说道:“那奶奶再教你一点。看事不要只看表面,不要以偏概全,若不知全貌不予置评。懂吗?”

司夜点头:“谢谢奶赐教。”

见司夜服软,老太太又掏心窝子一般说:“乖孙子,奶真的看好那个苏离,绝对潜力股,你先别太早下定论,先好好观察观察,相处相处。”

司夜想起刚刚苏离在舞池离美的像一只轻盈的蝴蝶,又仔细想了想司家老太太的话,迟疑的点了点头。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174)

我要评论
  • 等不起&:“答

    001实在是等不起,等一秒,那反派魔头的黑化值就不知要上升多少,他焦急问:“答应吗?答应就签系统劳动合同。”

  • 求于人&部门主

    眼下有求于人,净化部门主管001并没在意她说的话,耐心的陪着笑脸,“苏离,想请你帮个忙。我……”

  • :“签&不签。

    苏离唇角一勾,笑了起来,慵懒不失优雅,自信且从容:“签,干嘛不签。”

  • &我哭。

    那语气却更像是在说给你个机会反悔,不然以后有什么事别找我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