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所有人都在坚决抵制苏离,张文强头秃。最后,他只得自己亲手去搬了一套桌椅,放在最后一排,那里还很空,让她单独的坐。苏离淡定的把书放好,把黑色羽绒外套脱掉,里面穿着一件白色连帽卫衣配蓝色牛仔裤,小白鞋。晨读课结束了,便有人不怀好意的围了上去。苏离抬起头最后,他只好自己亲自去搬了一套桌椅,放到最后一排,那里还比较空,让她单独坐。。...

看到所有人都在抵制苏离,张文强头秃。

最后,他只好自己亲自去搬了一套桌椅,放到最后一排,那里还比较空,让她单独坐。

苏离淡定的把书放好,把黑色羽绒外套脱下,里面穿着一件白色卫衣配蓝色牛仔裤,小白鞋。

早读课结束,便有人不怀好意的围了上来。

苏离抬头看去,是一个头发略长,眼神阴郁,满脸戾气的男生。

苏离向后一靠,一只手搭在椅背上,是个很放松的姿势,虽是仰望却不显得低人一头,她问:“你谁?”

曾易安的声音和面容一样阴沉,“曾易安。”

“哦——”苏离挑眉,一听名字就想起来了,她勾唇一笑,“是被夏诺抛弃的可怜虫啊——”

曾易安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神情越发阴鸷,“你再说一遍?”

“我说错了?”苏离神情不变,依旧漫不经心的模样,“若不是夏诺想逃婚,又怎么会把我接回夏家。你还想帮夏诺出气,呵……”

那轻轻的一呵包含了无数含义,有嘲讽有怜悯。

曾易安紧紧蹙着眉头说不出话,因为苏离说的是事实,但他还是喜欢夏诺。

苏离懒懒的站起身,“没事就让开。”

曾易安阴狠的说:“你不许再欺负夏诺,若是让我知道你再欺负她,别怪我不客气。今天只是给你个警告。”

苏离根本就不想搭理这种蠢材,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了卫生间。

温热的水轻声流淌冲洗着她的手指,她习惯慢慢的一根一根的搓洗手指。

“砰——”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

苏离没有抬头去看,像是没听见一般依旧低垂着眉眼安安静静的洗着手指。

“苏离。”身后传来了狂妄高傲的声音。

苏离声色淡淡:“找我有事?”

靠在卫生间门上的高大女生向后面偏了一下头,“清场。”

跟着她的女生走进卫生间,“砰砰砰——”粗鲁的推开了每一个格子查看。

“岚姐,没人了。”

那个叫岚姐的高大女生向另外两个女生说道:“守在外面,不许人进来。”

话落她脚尖一勾,卫生间门又砰一声带上,关得严严实实。

苏离依旧漫不经心的模样,低垂着鸦黑的眼睫抽出一张擦拭纸,一根一根擦起了手指,直到把手指擦拭干净了,这才慢悠悠的转身看向身后的三个女生。

其中一个她认得,早上在大门口说要打她的女生。

蒋微见苏离看向她,她冷笑道:“早上就告诉过你初来炸到,人生地不熟就不要蹦跶找死。私生女就该好好夹着你们的狐狸尾巴做人。”

苏离轻声笑着,蹦跶找死的到底是谁?

她初来乍到,与这女生无冤无仇,上赶子找她麻烦,若不是这女生本身就是个恶人,那就是受人指示。

笑意在她眸子里轻轻荡漾,“我和你冤无仇,又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要是让人以为我软弱可欺可就不好了。所以就算我把你们怎么样,那也是迫不得已的自卫。”

蒋微冷哼一声,“无冤无仇?你们私生女的存在就是罪恶。你那破鞋妈臭不要脸偷别人老公,你也不要脸抢被人爸爸,抢别人的东西,还想勾引司夜。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都是一路货色,狐狸精,贱人,人人得而诛之。”

苏离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眼底涌动着无声的危险。

而蒋微却感官迟钝愣是没感受到危险的气息正在临近,她还主动往苏离跟前凑了一凑,诚心找死。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还敢跟我横,真把我当好脾气的夏诺一样欺负了吗?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厉害。”

苏离微眯着眼居高临下的睨着蒋微:“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敢跟我横。”

蒋微冷笑一声,看向身旁高个子女生,“岚姐,我加报酬。你帮我把她衣服给扒了,我要让这只臭狐狸在全校出名。让她混不下去。”

“不用加报酬。”名叫岚姐的女生还没见过见到她还这么横的女生,向另一个女生一挥手,冷声下令:“扒了。”

“扒我衣服?”苏离眼神一凌,凶光炸现,出手快如闪电,抓住伸来的手,用上一股巧劲儿,直接把那人的手臂给卸了。

一切不过在眨眼间,蒋微连动作都没看清,就听到“啊啊啊啊啊……”一阵杀猪响彻整个卫生间。

说白了这些人平日里都是豪门贵族的千金小姐,何时受过这种钻心的痛。

一时间那炮灰女生惨叫连连,眼泪鼻涕齐飞,那模样吓得人头皮阵阵发麻。

蒋微被这变故吓得脸色发白,退后一步。

苏离看着脸色惨白的蒋微,缓缓勾唇,如恶魔一笑,“轮到你了。”

“你敢……”蒋微害怕的想跑,可她看着苏离那笑,却像是被下了定身咒,双腿跟灌了铅一样根本无处可躲,眼睁睁看着恶墨的爪牙伸到眼前,那种等死的感觉,让人窒息。

岚姐原名钟岚,出生于体育世家,身高180不亚于男子,身高体壮,她还会剑术,散打,成了盛泽女生公认的大姐大。

钟岚见苏离是个懂行的,快速行动,大长腿一迈,粗壮的手臂去拦苏离却慢了一步。

“咔嚓——”一声脆响。

“啊啊啊啊啊……”蒋微痛得大叫起来,苏离卸掉了她一只胳膊。

钟岚的拳头到了跟前,带着凌厉的风声,势如破竹,和钟岚相比,苏离算是娇小可人,她的力气必然比不上钟岚。

苏离快速躲开,避免了正面碰撞,只是用巧劲,把钟岚的拳脚全部化解,最后成功把钟岚的双手都给卸掉了。

但这远远不够。

苏离的原则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要收拾够本,让她们知道惧怕,以后再也不敢随意冒犯。

她要告诉所有人,她苏离不是软弱无能,人人可欺的。

想要欺负她,哼,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393)

我要评论
  • 越三千&反派,

    她平时的任务就是穿越三千小世界,尽职尽责的当一个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的反派,每天不是在搞事就是在搞事的路上。

  • &笑脸,

    眼下有求于人,净化部门主管001并没在意她说的话,耐心的陪着笑脸,“苏离,想请你帮个忙。我……”

  • 001&度就有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 那一刻&双眼睛

    那一刻明亮的阳光落在她笑意盈盈的小脸上给人一种天真烂漫的感觉,但那双眼睛却是极其冷静且犀利的。

  • 悔,不&有什么

    那语气却更像是在说给你个机会反悔,不然以后有什么事别找我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