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讽刺问:【离爷,玩得高兴吗?】苏离慢吞吞的回【挺高兴的啊。】001焦心道:【真不明白你来学校干什么。你还记得我你是来净化作用尉迟陌的吗?】苏离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玩着水笔,慢条斯理的劝道:【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这身体但是你给001心焦道:【真不知道你来学校干什么。你还记得你是来净化尉迟陌的吗?】。...

001嘲讽问:【离爷,玩得开心吗?】

苏离慢吞吞的回【挺开心的啊。】

001心焦道:【真不知道你来学校干什么。你还记得你是来净化尉迟陌的吗?】

苏离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玩着水笔,慢条斯理的劝道:【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说,这身体可是你给我找的,本来就是学生。学生嘛,就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001【那你做笔记啊,讲重点了。】

苏离漫不经心的掀起眼皮看了一眼黑板【我早学过了,重点都在刻灵魂里,还记什么。】

001 着急催促【那你到底什么时候去找尉迟陌啊啊啊啊?】急死他了,他们可不是来上学的,他们明明是来净化尉迟陌的。

苏离轻笑【我等他来找我。】

碰到这种不上进的宿主001 愁得头发都快掉光了。

不过很快001 就不愁了。

因为尉迟陌真的找来了。

尉迟陌外套一件白大褂,里面是一件灰色手工衬衫,领口敞开,看起来风流倜傥,慵懒的斜倚在教室外,从教室出去的每一个人都能看见。

“这人谁啊,是新来的校医吗?好帅啊,腿好长。”

“学校的HR这次算是立功了,给我们招来一个这么帅的校医,我以后可能要天天去校医室了。”

“加我一个,加我一个。”

“你说他来我们班等谁啊?”

……

苏离慢悠悠走在最后,一眼便看见了尉迟陌。

尉迟陌靠在阳台的玻璃窗上,冬日的暖阳撒在他身上懒洋洋的,他低垂着眉眼,眼睫浓密乌黑,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手机,逆天大长腿随意的交叠着,看起来慵懒中不失贵气。

苏离走到他面前,看到那双纤细修长的腿,尉迟陌便知道人来了。

他掀起浓密的眼睫,眉眼轻轻一弯,双眸含笑,嗓音比那暖阳还要温柔:“怎么这么慢。”

围观的女生呆若木鸡,“……”

怎么可能,这么帅的校医居然是来找苏离的?!

那心狠手辣,歹毒阴险,无所不用其极的私生女何德何能啊!!

尉迟陌眸光犀利的看向那个心理活动异常激动的女生,轻启薄唇:“何德何能我说了算。我说有她便有。”

“嗯?”苏离发出一声小小的疑惑,歪头跟着看了过去,原来是她们班的文燕。

文燕惊恐的看着尉迟陌,“你,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

尉迟陌一整白大褂轻笑:“我是贵校重金聘请的心理医生。所以以后不要当着我的面骂阿离,不然我都知道哦。”

虽然尉迟陌在笑,语气听上去也很温和,但文燕却觉得那笑冰冷危险,文燕全身都不敢动弹,惊恐嗫嚅着唇,“你,你……”

苏离倒是没理会文燕那种没脑子的小角色,而是兴趣盎然的歪头打量着尉迟陌的穿着,“哥哥,你这是玩哪一出?cosplay?”

尉迟陌无奈又宠溺的指了一下自己的胸牌,“特聘的心理医生。”

苏离挑眉看他,怀疑道:“不会是拿钱贿赂了……,无证上岗吧?”

尉迟陌伸手一弹她脑袋:“别诬陷哥哥,哥哥是有证在手的人。”

苏离心里吐槽:怎么可能,我看你就有心理方面的毛病,这样的人还能考过心理师从业资格证?

要不就是……

“买的证?”

尉迟陌低声轻笑:“阿离,你这是侮辱我知道吗?”

苏离不以为意:“我这是合理怀疑。”

“算了,走吧。”

“去哪儿?”

“吃饭。”

两人离开后,文燕像是虚脱了一般,她旁边的女生都问她怎么了,又想起刚刚看到的画面,一时间炸锅了。

“那心理医生的声音好好听啊,又温柔又宠溺,低声笑的时候,那低沉磁性的嗓音可真是酥死我了,我可太可了。”

“苏离到底是什么妖精,哪里勾来的这么帅的哥哥啊。”

“你们这就不懂了,这叫家族渊学,与其母必有其女。有样学样,娘胎里就会勾男人了。”

“看着那苏离就恶心。啊,我的美男子被苏离糟践了。”

……

尉迟陌的办公室里,李青刚刚把酒店送来的食物摆上,尉迟陌和苏离便到了。

李青微微欠了一下身,退了出去,并贴心的关好门。

苏离打量着尉迟陌的办公室,宽大明亮,窗明几净,装饰的很大气,沙发坐起来很舒服。

午餐十分丰盛,而且都是很补的食材。

苏离轻轻搅动着鲜亮的鸡汤问:“你来盛泽干什么?”

尉迟陌答的很坦然:“方便吃饭。”

停顿了一下,他又像是随口一问似的,“听说你都有童养小丈夫了?”

苏离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尉迟陌,说:“是啊。”

尉迟陌把手里剥好的虾放苏离碗里,看她,不轻不重的重复了一句,“是啊?”

尉迟陌说话的调子拖得有点长,苏离咬着虾,心里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但面上还是无辜的看着他,眼睛纯澈干净,“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突然很想当个霸道总裁,来个天凉司破。”尉迟陌说的轻巧,就好像是在说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轻松。

苏离这次是真笑了,揶揄的问:“哥哥,你至于么?司家惹你了?”

尉迟陌看着苏离却没有笑,一点淡然,“司家抢我的小血仆,我让他破个产怎么了?”

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苏离突然来了兴致,她是想吊着尉迟陌,但她是真没把握尉迟陌会追到盛泽来,还当了个心理医生,简直是祸害祖国的花朵。

所以……

苏离好奇问:“我的血真这么好喝?”好喝到尉迟陌都追到了盛泽。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个遍,&主,甜

    他把能派的人派了一个遍,净化宿主,甜文宿主和虐文宿主轮番上阵,最后全军覆没。

  • 任务难&度就有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 越三千&小世界

    她平时的任务就是穿越三千小世界,尽职尽责的当一个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的反派,每天不是在搞事就是在搞事的路上。

  • 紧张的&个不折

    001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他这其实也是病急乱投医,实在是这个疯批魔头太棘手,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

  • ,干嘛&”

    苏离唇角一勾,笑了起来,慵懒不失优雅,自信且从容:“签,干嘛不签。”

  • 以失败&净化机

    历史记录:已经被净化了一百九十九次,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目前只剩下最后一次净化机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