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求你快点儿好吗,别磨磨唧唧了,我还想在你这儿睡个午觉呢。”毕竟这话一出,更有内味儿了。洗不白了。尉迟陌轻笑,他的血仆是可爱的,一点儿都不矫揉造作。尉迟陌抚慰性的轻扫过那两个小牙洞,苏离颤了一下,尉迟陌我以为她怕,低声哄着:“别怕,不疼。”苏离:当然这话一出,更有内味儿了。。...

“哥,求你快点好吗,别磨叽了,我还想在你这儿睡个午觉呢。”

当然这话一出,更有内味儿了。

洗不白了。

尉迟陌轻笑,他的血仆就是可爱,一点都不矫揉造作。

尉迟陌安抚性的轻扫过那两个小牙洞,苏离颤了一下,尉迟陌以为她怕,轻声哄着:“别怕,不疼。”

苏离:“……”爷那是敏感,不是怕。

这就跟打针的时候医生总是会拿冰凉的酒精消毒一个样,每一次她都会抖一抖。

尉迟陌自觉安抚好了食物,这才露出两颗雀跃已久的锋利獠牙,獠牙尖尖的十分坚硬锋利,看起来带着一股鬼魅的寒意。

轻轻一扎,如蚊子轻轻叮了一下,不痛不痒。

接着体内的血液流速完全变了,就像是有一个抽水泵,加大马力抽水一般。

熟悉的眩晕随之而来,苏离全身发软,脸颊白的有些透明,总是明亮的双眼变得迷离,微微半阖着眼,浓密的眼睫垂落,看起来脆弱的有些可怜。

尉迟陌这次其实比以前都要温柔,吸血的速度也很慢,他就像是在品尝美酒,优雅而又珍惜。

等尉迟陌品尝完美味,苏离已经虚弱的像是要升天,皮肤白的透明,娇软无力,病恹恹的看上去就像个易碎的瓷娃娃。

尉迟陌轻手轻脚的把苏离放在宽大松软的沙发上,又给她拿了一床薄毛毯盖上。

苏离附身的这具身体本就像豆芽菜一样营养不良轻轻一掐就断,最近一段时间又总是失血,虽然也吃了不少好的,但食补太慢,导致她身体更弱了。

尉迟陌坐在一旁看着她微阖的双眼,恹恹的神情,白得透明的小脸,觉得短时间不能再让苏离失血了。

为了长远想,他得把苏离给养胖一点,这也是他来盛泽的原因之一。

就算是贵族学校,食堂也是要赚钱的,能有什么好东西给学生吃,以后苏离都跟着自己吃,换着花样的给她食补,就不怕喂不胖她。

苏离直接在尉迟陌宽大松软的沙发上睡到了下午两点半。

苏离精神欠欠的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打了个哈欠,眼泪涌出,眼尾染上了一抹红,“你怎么不叫我。”

尉迟陌坐在他宽大的办公桌后面不知道在处理什么事情,闻言放下手中的事起身倒了一杯温水走到苏离跟前,把水递给她。

“你想睡就睡。”

苏离抬头看着尉迟陌,声音软软的,“谢谢哥哥。”

不知是午睡后遗症还是失血后遗症,苏离整个人都懒懒的不想动弹,那双看人的黑色眸子水润润的,眼尾微红,小小一只,有点可怜的样子。

尉迟陌躲开她拿水杯的手,直接把水杯送到了她嘴边,“就这么喝。”竟是要伺候她喝水。

有人伺候何乐不为,苏离就着尉迟陌的手喝起了水。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

李青提着一篮子草莓推门而进,恰好看见他家少爷在喂苏离喝水,他很明显的愣了一下,怀疑自己看错了。

血族饲养血仆很正常,但他什么时候见过亲自伺候饲养血仆的。

也就他家少爷了。

李青收回思绪,恢复常态:“少爷,草莓到了。”

尉迟陌点了下头,等苏离把水喝完才理会李青。

他垂眸看了一眼装满草莓的篮子问:“是现摘的吗?”他的血仆只吃最好的。

李青回道:“是现摘的,我亲自守着他们摘的最大最红最甜最好看的。还吩咐他们手脚轻一点,不要捏伤碰伤磕伤。摘好后我就放在保鲜箱里,快马加鞭赶了回来。”

尉迟陌点头,李青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尉迟陌提着草莓问苏离:“你是再等一会儿,等我帮你把草莓洗出来你带回去,还是你先回去,过一会儿我把草莓给你送去?”

苏离指了指那草莓又指了指自己,“给我的?”

尉迟陌点头。

“那你洗吧,”苏离整个身体陷落在沙发里抱起一个软枕歪在一边,“我刚好头还有点晕,缓一下。”

尉迟陌提着草莓去了他专有的洗漱间,里面设备齐全豪华,都是全新的。

水声响起。

苏离抱着软枕在沙发上歪了一会儿撒了一会儿懒,便起身走到了洗漱间门口懒洋洋的靠着门框看尉迟陌洗草莓。

尉迟陌站在洗漱台前,低垂着头,浓密的眼睫低垂,侧脸看过去,多情的桃花眼眼尾稍长微扬,鼻峰挺拔笔直,薄唇微微勾含笑,侧脸的轮廓线条利落分明。

苏离眸光下落。

流水潺潺,从尉迟陌的的手指间滑落,他的手本就好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这么轻轻捏着小小鲜红如宝石般的草莓,轻轻擦洗翠绿如玉的叶片时,只觉得那手更好看了,那草莓似乎也更美味了。

有点想吃……鲜红小巧的舌尖滑过嘴角。

尉迟陌的唇角扬起的幅度更大了。

“想吃?”尉迟陌突然偏头看她,多情的桃花眼满是笑意,这么不经意的看过来,竟有些勾人。

苏离挑眉,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尉迟陌该不会是狐狸精转世吧,抬眸勾唇间全是风情。

“看傻了?”尉迟陌笑问,“我好看吗?”

苏离回神,目光落在尉迟陌手上鲜红的草莓上,“草莓好看。”

尉迟陌垂眸轻笑,“想吃吗?”

苏离:“想。”

苏离说想吃,尉迟陌便把手上那颗草莓喂到了苏离嘴边。

苏离挑眉看他,她有些不明白尉迟陌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资料上显示尉迟陌是个嗜血冷酷的疯批。

就算尉迟陌喜欢她的血,想要她当他的血仆。但也不必对血仆这么好吧。

毕竟在血族,血仆其实就是他们的下属,更甚者说是奴隶也不为过。

谁家主子对奴隶这么好了。

“又傻了?”尉迟陌轻笑,把草莓又往前送了一点。

草莓闻起来很新鲜,释放着甜美的香气,苏离被那手那香气勾起了食欲,心说不想了,轻启唇瓣轻轻叼住草莓。

皓白的贝齿轻轻一咬,草莓皮儿很薄很嫩,汁水瞬间炸开,甜滋滋的味道刺激着味蕾一起尖叫欢呼。

苏离双眼一眯,弯成了月牙,像个吃了糖的小孩儿,脸上漾着满足的笑意。

尉迟陌觉得这样的苏离也很可爱,看起来像一只得到小鱼干的猫儿,容易满足又乖巧,便忍不住投喂她,一颗接一颗,乐此不疲。

尉迟陌第一次发现,养血仆竟这般有趣。

等洗完草莓,苏离已经吃了四分之一了。

苏离下午3点了才提着一盒草莓慢悠悠的到教室,老师都已经上完两节课了,不过国际班的老师一般见怪不怪,都懒得管了。

反正他们国际班没有要求,不会像其他班科任老师那样为了升学掉头发。

苏离拉开凳子坐下后,便趴在了桌上,最近被尉迟陌吸血吸的快升天了,气血不足就容易嗜睡,精神不济,看上去病恹恹的。

001建议【你自己那么多灵丹妙药,要不要吃一粒补一补?】

苏离拒绝【不,我就要这效果,病弱林妹妹人设惹人怜,懂吗?你看刚刚尉迟陌是不是喂我吃草莓了。】

001觉得他还是小看了反派大佬苏离,佩服道【离爷,手段了得。】

【谬赞谬赞,一般一般。】苏离一边和001说着话,一边偷偷摸出一个草莓小口咬着。

她是真喜欢吃草莓,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前后左右全是草莓的香气。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204)

我要评论
  • 历史记&剩下最

    历史记录:已经被净化了一百九十九次,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目前只剩下最后一次净化机会。

  • 十年,&?!

    本来她至少还得给系统之家打工几十年,如今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让她重生?!

  • 成了就&生回去

    成了就可以重生回去报仇,不成大不了多打几十年工,晚几十年回去报仇。

  • 个疯批&黑化值

    001语速极快的说道:“我想请你帮我去一个小世界净化一个疯批魔头的黑化值。好处是:完成任务,你就可以重生。”

  • 放下手&”

    苏离睁开一直闭着的凤眸,放下手臂,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脸,睨向001的目光清亮冷静,“任务难度评估几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