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尉迟陌而已馋她的血,不馋她的生子,要不然就这副样子,非勾得人流鼻血不可以。她趿着拖鞋大喇喇的歪在沙发上,“你这心理医生的待遇也太好了吧,办公室除了浴室。”“我的办公室都是配置。”苏离吃饱喝足,又去洗了一个美美的澡,就发困,打了一个小小的哈她趿着拖鞋大咧咧的歪在沙发上,“你这心理医生的待遇也太好了吧,办公室还有浴室。”。...

还好尉迟陌只是馋她的血,不馋她的生子,不然就这副样子,非勾得人流鼻血不可。

她趿着拖鞋大咧咧的歪在沙发上,“你这心理医生的待遇也太好了吧,办公室还有浴室。”

“我的办公室都是配置。”

苏离吃饱喝足,又去洗了一个美美的澡,开始犯困,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眼中瞬间泪光闪耀,眼尾微红,无意间流露出一股慵懒魅惑的风情来。

接着她又连续打了两个哈欠,应该是她的午休时间到了,毕竟她每天中午这个时间都会睡觉。

她懒懒的起身,熟门熟路的去尉迟陌的衣柜里拿薄毛毯,然后把薄毛毯搭在腰间,反身趴在沙发上闭上眼开始睡觉。

苏离这么趴着睡,一头墨染的秀发下滑至两边,露出一对明显的蝴蝶骨。

她本来就瘦弱纤细,蝴蝶骨十分打眼,异常的漂亮,腰线下沉出一个好看的弧线,让人想要……

尉迟陌舔了下唇角,而后又看到她打湿的衬衫,桃花眼一眯,神色莫测。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二十好几的青年了。

该懂的都懂了。

片刻后,他转身去了浴室重新拿了一根毛巾出来。

苏离的身体本就弱得跟个豆芽菜似的,还一点都不爱惜,尉迟陌怀疑苏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多半也是这么干的。

其实她擦不擦头发都不管他的事,可谁让她是他未来的小血仆,“起来。”

本来苏离的眼皮已经阖上了,闻言费力的睁开,看他,“干嘛?”

她的语气凶巴巴的,有明显的起床气,却又因实在是犯困,带上了一股子软糯的味道,以至于听上去变了味道,奶凶奶凶的,更像是撒娇。

尉迟陌的心跳漏了一拍,不自觉的放软了语气,“头发不干睡觉会生病。”

苏离又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我不擦,我要睡觉,别吵我。”

尉迟陌没管她,拿着毛巾给她擦了起来,擦完又去拿吹风。

“呜呜”的风声响起,吵得苏离睡不着,她气呼呼的拿手堵着耳朵,可是不管用,最后她负气爬起来跪坐在沙发上,瞪着尉迟陌,白生生的脸颊鼓成了两个小包子。

起床气还不小。

尉迟陌见她包子一样的脸,笑了,伸手使劲儿揉揉她柔顺的头发,在苏离越来越冷漠的眼神下,他心情大好的起身去衣柜里又重新拿了一件衣服给苏离,“换上,衣服打湿了也会感冒。”

苏离昂头看着他,语气不善,“我身体好着你,别咒我。”

见苏离不接衣服,尉迟陌轻轻一笑,漂亮的桃花眼流露出一股风流的气息,“阿离不接衣服是要哥哥帮你换?”

苏离轻呵一声,挑衅的看着他,“有本事你帮我换。”

尉迟陌和苏离都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平日里见不得别人比自己还横,安静的空气里渐渐弥漫起了一股火药味。

几秒后,尉迟陌动了……

他上前一步,伸手就去解苏离衬衣的扣子。

在那胆大包天的手离扣子几厘米的地方,苏离抬手利落一挡,战火一触即发,两人瞬间打了起来。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381)

我要评论
  • 实世界&了植物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苏离在现实世界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

  • &成了就

    成了就可以重生回去报仇,不成大不了多打几十年工,晚几十年回去报仇。

  • 是在说&给你个

    那语气却更像是在说给你个机会反悔,不然以后有什么事别找我哭。

  • 个人终&批魔头

    苏离点了一下手腕上个人终端,疯批魔头的资料投影到了空中,如一个透明的显示屏。

  • 起来,&就给你

    她这才睡下几个小时,就被人从被窝里薅起来,满身起床气,开口就是警告威胁,“你最好说出个一二三来,不然我就给你植入无解病毒,让你程序崩溃,直接下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