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横七竖八的扔着抱枕,薄毯,纸巾……沙发上,苏小姐的双手被领带绑住举在头顶,他家少爷还抓着人苏小姐的脚腕……一时间,李青的脑海里了脑补出一万字他家少爷被强迫人小姑娘的画面。心里猛得一跳,会觉得眼睛要瞎了。他反应也是够快,在尉迟陌越发黑的眼心里猛得一跳,觉得眼睛要瞎了。。...

地上横七竖八的扔着抱枕,薄毯,纸巾……

沙发上,苏小姐的双手被领带绑住举在头顶,他家少爷还抓着人苏小姐的脚腕……

一时间,李青的脑海里已经脑补出一万字他家少爷强迫人小姑娘的画面。

心里猛得一跳,觉得眼睛要瞎了。

他反应也是够快,在尉迟陌越来越黑的眼神下,快速的摘下眼镜,又贴心的把门关上。

门口站着的保镖看着刚打开门就退出来的李青,诧异问:“怎么出来了?”

李青生无可恋的擦着眼镜,一副历经苍伤的模样说,“他们在打架?”

保镖一惊,“打架?”他立马推开了门,大喊一声,“少爷,我,我……”我来救你了了了了……

尉迟陌快速拉上滑落肩头的衬衫领口,挡住了苏离白玉一般的肩膀,血红的眸子冰冷如刀,释放出对血族来说绝对的威压,厉声道:“滚出去。”

此刻,尉迟陌所释放出来的威压,与猛兽进食时,看到突然闯入领地的其他野兽所爆发出来的强劲敌意与攻击性一模一样,稍不注意就能把你咬的粉碎。

保镖吓得以最快的速度关上了门。

李青:“……”

这找死的速度太快了,他想拦都拦不住。

保镖白着一张脸站在门口看向李青,埋怨道:“青哥,你怎么骗我,少爷明明是在进食,根本不是打架。”

李青戴上眼镜,恢复成平日的精明样:“抱歉小丁,许是我看错了。”

保镖丁零又泄气道:“青哥我开门的手还能保住吗?”

李青此刻的情绪已经平定了下来,理智的说道:“我觉得你保不住的应该是眼睛。”

保镖丁零叹气,“死了,刚刚少爷看我那眼神,简直像是要我把凌迟处死。”

李青看着外面灰蒙的天空,“没事,哥陪你。”

……

**

等尉迟陌吃饱喝足,苏离是真的不想动了,头昏脑涨,手软脚软,前些天补的血全给尉迟陌霍霍光了。

尉迟陌神情餍足,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格外温柔,“阿离乖,把湿衣服换了,不然会感冒。”

苏离掀眼皮的力气都没了,没好气的嘟囔着,“不换,没力气。”

“那哥哥给你换?”

苏离艰难的抬头看他,那眼神活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尉迟陌轻笑起来,笑意在那双温柔的额桃花眼里荡漾,像是要溢出来一般,“我不看,闭着眼。”

苏离拿起一旁皱巴巴的领带递给尉迟陌,“眼睛蒙起来。”

尉迟陌是个臭讲究的,嫌弃那是用过的领带,转身去衣柜里拿出一打高定领带问苏离,“阿离,想要哪一根?”

苏离:“……”

苏离随手指了一根黑色领带,血族的皮肤天生带着一股病态的白,黑色领带蒙在眼睛上就像是蒙在了一片上好的瓷器上,平白给人一种冷淡禁欲的感觉。

苏离腹诽:妖孽!

苏离全身乏力,软软的靠着尉迟陌,尉迟陌摸索着去解苏离的扣子,瞎子摸黑一般。

苏离额头青筋直跳,“摸哪儿呢?”

“摸扣子。”

苏离忍。

片刻后,苏离咬牙道:“你又干什么!!!”

尉迟陌无辜的声音响起,“给你穿衣服。”

苏离:“……”

“滚开,我自己来。”

苏离换了衣服,尉迟陌拿着吹风嗡嗡嗡给她吹着头发,她此刻累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那嗡嗡嗡的声音就当是催眠曲,不一会便趴着睡了过去。

睡着的苏离少了平时的嚣张桀骜,张扬跋扈,多了一份平和宁静,白净的小脸埋在手臂里,浓密的眼睛安静的垂落,看起来乖巧又漂亮,像是一只收起了尖利爪牙的小猫咪。

尉迟陌觉得他家小血仆像是有一千张面孔,每一张都鲜活得可爱。

尉迟陌轻轻的戳着苏离露在外面的脸颊,最近许是他喂的好,他家小血仆的脸上长了些肉,软软的,戳起来格外的好玩儿。

真想把他家小血仆关起来,只有他一个人能看。

那一刻,尉迟陌如黑夜一般的眸子渐渐染上了血一样的红。

****

津市最美国风3D旅游开发项目,已经正式动工。

苏离是这个项目的实际负责人,但考虑到她还在上学,夏氏便让副总经理刘雪对项目进行各项跟进,然后跟苏离汇报。

每天晚上苏离都会与刘雪进行视频通话,关心项目的进度以及期间遇到的问题。

刘雪欺负苏离是个半大孩子,觉得她什么都不懂,就每天敷衍一下。

见苏离病恹恹的,脸色苍白,刘雪主动说:“苏经理,你又要上学,又要管项目,实在是太累,早点休息吧。”

苏离点头,与刘雪挂了电话,她这么累是因为气血不足,挂断电话她便瘫在床上不想动。

睡的迷迷糊糊间,听见敲门的声音。

苏离蹙着眉头不想起,但那倒霉催的敲门声却响个不停,大有一种你不开门,我便一直敲的气势。

苏离的起床气腾一下就冒了出来,她倒要看看是哪个没有眼力见的打扰她睡觉。

苏离杀气腾腾的起床趿上拖鞋去开门。

“敲什么敲,催命呢。”苏离语气不善,眸光冰冷。

佣人花姐站在外面,“对不起离小姐,打扰你休息了,我就是想问一下,你看到小姐的猫了吗?小姐的猫不见了。”

虽然她嘴上说着对不起,但语气却是傲慢的,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个私生女。

苏离不高兴的挑了一下眉,“她的猫不见了,找我做什么。”

花姐有些逼人的说:“团子不见了,其他地方都找过了,只有你的房间没找了。”

“怎么滴,还想搜我屋?”苏离不悦的蹙眉。

花姐板着一张脸说:“这是老夫人吩咐的。”

苏离一听‘老夫人’几个字就觉出事情不会那么简单,那猫多半是在她屋里。她心里嗤笑,也不知道夏诺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不过既然敢打扰她睡觉,那她就好好陪他们玩一玩。

苏离让开身子。

花姐面上一喜,迫不及待的进了屋,然后假模假样的在屋里找了一圈,叫了几声团子,最后直奔阳台,在阳台的躺椅下找到早已经凉透了的小猫。

那小猫全身是血,死状恐怖,看了都要做噩梦。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角一勾&,笑了

    苏离唇角一勾,笑了起来,慵懒不失优雅,自信且从容:“签,干嘛不签。”

  • 吞咽了&。

    001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他这其实也是病急乱投医,实在是这个疯批魔头太棘手,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

  • &实在是

    001实在是等不起,等一秒,那反派魔头的黑化值就不知要上升多少,他焦急问:“答应吗?答应就签系统劳动合同。”

  • 不说一&下,苏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苏离在现实世界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

  • 反派,&是在搞

    她平时的任务就是穿越三千小世界,尽职尽责的当一个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的反派,每天不是在搞事就是在搞事的路上。

  • 人吓跑&小,“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