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离听见那爆裂的声音,眉头一皱,把手机拿离了耳边,然后小胖墩儿的语音又传了回来。【苏爸爸,你是也不是讽刺我呢?】苏离一笑【很不错嘛,还能听出讽刺。】胖墩儿受了委屈的声音传来【苏爸爸,救救我孩子吧,孩子被他们搞死好几回了。】苏离正好无聊的便征得了。而已才【苏爸爸,你是不是嘲讽我呢?】。...

苏离听到那炸裂的声音,眉头一皱,把手机拿离了耳边,接着小胖墩儿的语音又传了过来。

【苏爸爸,你是不是嘲讽我呢?】

苏离一笑【不错嘛,还能听出嘲讽。】

胖墩儿委屈的声音传来【苏爸爸,救救孩子吧,孩子被他们弄死好几回了。】

苏离正好无聊便同意了。

只是才打到半途,小胖墩儿的人物就不动了,不知是卡了还是怎么了。

苏离一边熟练的操作一边通过队内语音问道【胖墩儿,傻了?跑啊,等着人收人头呢?】

那边的语音键闪了一下,传来一道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男声,【以后不要找他打游戏了,他马上小升初。】

苏离愣了一下,手上操作却没停,花式的秀了一波技巧,躲过了对方的匕首,挑眉笑道【会长大人,你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吧,到底是谁找谁,你问清楚了吗?】

手机那边的司夜瞪了一眼一旁老实站着的司明,通过游戏语音回【他是小孩儿没有自控力,你却是成年人,他找你你就同意?若是他找你杀人呢?你也同意?】

苏离收割掉对方一个人头,快速的闪身进了旁边一栋楼,这才笑着回道【会长大人,你可真不讲理。你自己管不住你家弟弟,还想赖我。】

司夜【我看你们是臭味相投,你作业写了吗?】

苏离【……】

明明说的是胖墩儿,怎么突然画风一变就殃及到她了呢。

她自认她和司夜的交情还没好到可以管她写没写作业的那一步吧。

苏离笑着啧了一声,【你们学生会还管人写不写作业呢?】

司夜没理会苏离的揶揄,冷声回道:【提醒你一句,马上就要月考了。夏诺成绩稳定常年排名年纪第二,你若是考太难看的话,你自己想想。】

司夜没有明说,但苏离明白了司夜的言下之意,是冷酷的好意提醒她,若是她考太差,她一个私生女可能在夏家会很难过。

苏离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笑嘻嘻的说【谢谢会长大人关心。】

人与人之间交往最忌讳交浅言深,司夜点到为止,若是聪明人自然懂,若是个蠢货再怎么说都不管用,他没再回消息。

晚上用过晚餐,富家太太们要打麻将,便叫小辈们自己玩儿。

夏夫人叫住了准备上楼的苏离,“小离,你才回来好多人都不认识,他们要出去玩儿,你也一起吧,多和大家接触接触,以后就熟悉了。”

说着夏夫人看向夏诺,“诺诺,带上你姐姐一起去玩儿吧。记得好好照顾姐姐。”

夏诺乖巧的应着好,灯光下笑颜如花,心底的厌恶的情绪看不出半分。

苏离倒是无所谓。

富家少爷小姐们嚣张的开着好几辆骚包的豪华跑车,一路上引擎轰鸣如张牙舞爪的怪兽招摇过市,最后风驰电掣的到了津市有名的酒吧街。

晚上的酒吧街灯红酒绿,香气袅袅,五彩的灯光迷乱人眼,街道两边停满了车,繁华又热闹。

一群人去了他们常去的酒吧会所,色界。

看着那名字,苏离觉得有点熟悉。

001提醒,那是原主打工的酒吧。

苏离哦了一声,跟着众人一起进了会所。

会所经理迎了上来,对着众人卑躬屈膝,态度恭敬,笑容谄媚,“各位少爷小姐里边请。”

“老黄,老规矩,所有的账记我名下。”其中一个少年大气的吩咐,这家会所是他家的产业之一。

“好的,少东家。”会所经理应着,领着众人去往楼上的豪包。

众人拍着少年的肩膀,七嘴八舌的说着,“可以啊,张少阳,大气。”

到了包间,张少阳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看了一圈包间里的人,语气熟稔的说:“公主王子一人来一个?”

曾易安看了一眼夏诺和其他几个女生,踹了不正经的张少阳一脚,“要什么要,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

张少阳哎呀一声,“我让人来倒酒都不行?什么就乱七八糟的了。思想怎么就这么污呢。”

曾易安瞪他,“谁污?”

“我污,我污。”张少阳举手认输,然后对着一旁的会所经理说,“找几个干净漂亮的小孩儿过来倒酒。”

曾易安咬牙:“张少阳!!”

张少阳笑嘻嘻的和旁边的男生换了位置,躲开了曾易安的脚,“知道你心里只有夏诺,放心,到时候你那个我要了,我左右开弓。”

夏诺不悦的蹙了下眉,但一想到还要利用曾易安,随后松开,假意暧昧不清的红了脸嗔怪道,“张少阳,你别乱说。”

“哎呀,还害羞了。”张少阳脑子缺根弦,当即笑了起来。

半大的少年都是人来疯,都跟着张少阳起哄,拿着曾易安和夏诺打趣,曾易安心里美滋滋,看夏诺的目光更加深情了。

夏诺装作害羞一直低垂着眉眼,吊着曾易安。

苏离独自坐在角落冷眼旁观,显得与身边的热闹格格不入。

很快,会所经理老黄领着一群年轻貌美的少年女孩进来。

公主们穿着凉快,白生生的大腿露在外面,看得半大的少爷心中激荡,几下把人瓜分完了,张少阳果然是一左一右各一个。

剩下的王子站在包间中央无人问津。

在坐的都是世家小姐,名门之后,骨子里的教养便是淑女风范,不能像那些浪荡少爷一样主动拉人,那会让她们显得浪荡又低下,很跌份儿。

会所经理心里门儿清,贴心的推着众人,让他们主动上去。

其中一个长相可爱的少年向着苏离走去,半途却被一个穿着衬衫马甲,带着领结的英俊少年拉住了,他自己走向了苏离。

少年相貌英俊,背脊笔直,身形瘦长,长腿笔直,面上的神色冷静,不像其他人一样含着魅色的笑,黑亮的双眼坚定而又清明,全身上下透着一股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气质。

可爱少年气呼呼的瞪了英俊少年一眼,扭头看向会所经理,会所经理暗暗给他使眼色,他只好笑着去伺候其他小姐。

苏离靠在沙发背上,坐姿慵懒随意,看起来竟然给人一种老练的感觉,她挑起一边眉头打量着少年。

少年坚定的直视着她,没有躲闪,也没有讨好。

接着苏离的目光下移,看到少年的胸牌上写着英文名字路易斯,多半是他的艺名,一般这种场合都是用艺名的,只是他这名字有点老土,看起来和他一点都不搭。

名叫路易斯的少年蹲下去主动帮苏离倒了一杯酒。

苏离伸手接的时候,手指却被路易斯捏了一下。

苏离:“……?”

她歪头看少年,不知少年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路易斯却没有任何反应,定定的看着她,眼睛黑而亮。

苏离觉得有点意思,唇角勾起,把酒递给他,“赏你了。”

路易斯双眼依旧定定的看着她,音色清朗,“我只倒酒,不喝酒。”

这话听上去有点像我只卖艺不卖身,苏离笑了,指尖把玩着酒杯,“为什么选我?”

路易斯不答反问,“你不知道吗?”

苏离放下翘起腿,身体前倾,与蹲在地上的路易斯只隔了几厘米,轻声问:“我应该知道吗?”

路易斯看着苏离没有说话,薄唇抿成了一条线,灯光一闪而过,苏离无辜的双眼那么清澈明了,如澄清的湖水,好像真的不知道一般。

路易斯浓密的眼睫轻眨,像是回神一般,而后垂落下去,挡住了眼里失落的神情,“我早该想到。”

苏离一头雾水:“……?”想到什么?

还不待苏离想清楚,路易斯毫无征兆的出手,勾住了她的脖子拉进,他凑近苏离的耳畔轻语,“小心,有人要害你。”

本来经理指定的是那个长相可爱的少年去伺候苏离,并让少年倒酒的时候加一点药进去,被他无意间知道了。

所以他才主动跟领班申请进包间伺候,还主动拦住了经理指定的那个少年。

苏离坐在最角落,众人只看到两人亲密的凑在一起,像是在亲吻,一时间包间的气氛哄一下就被点燃。

少爷们纷纷拍桌,吹口哨,另一边的名门小姐却是满脸鄙夷嫌弃。

眼见为虚耳听为实,曾易安此刻更加相信夏诺的话了,觉得苏离这个私生女骨子里就很低贱。

苏离没管其他人,偏头诧异的看着少年轮廓分明的侧脸,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帮她。

回想刚刚的对话,她心里跳出一个猜测,问:“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路易斯的身体明显一僵,扭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

这人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小脸巴掌大,白皙而漂亮,眼睛清澈明亮。

可他又感觉哪里不太一样,这人似乎比以前耀眼了不少,有种擦净了身上的蒙尘,宝石光芒毕露的感觉,他一进包间就看见了她。

他嘴唇嗫嚅,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苏离见他这样,又想起原主曾经在这个酒吧打过工,指不定就是认识的人,了然道:“看来是真认识。”

路易斯眉心轻蹙,心里不是滋味,他们何止是认识,他们……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147)

我要评论
  • 度就有&sss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 ,最后&全军覆

    他把能派的人派了一个遍,净化宿主,甜文宿主和虐文宿主轮番上阵,最后全军覆没。

  • 才10&300

    好家伙,一般黑化最高值也才100%,他居然300%,而且还在上升中,若是黑化值到达临界点500%,小世界就会崩塌。

  • 阳光落&的。

    那一刻明亮的阳光落在她笑意盈盈的小脸上给人一种天真烂漫的感觉,但那双眼睛却是极其冷静且犀利的。

  • 每次都&净化机

    历史记录:已经被净化了一百九十九次,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目前只剩下最后一次净化机会。

  • 开玩笑&的风格

    开玩笑,作为一个反派宿主,才没有好心助人为乐,那不是她的风格,她也没有这样的品格。

  • 投影到&,如一

    苏离点了一下手腕上个人终端,疯批魔头的资料投影到了空中,如一个透明的显示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