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就到门口,张治之方可能会是X虫上脑,满脑子都是美色,急不可耐激动不己,更本也没精力特别注意周边。灯光下的尉迟陌脸色惨白的过份,漆黑的眸子深遂铁青,带着一丝血色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走廊里很是宁静与楼下的闹行成比较鲜明的对比,他就像是一只索命的恶鬼灯光下的尉迟陌脸色苍白的过分,漆黑的眸子深邃阴沉,带着一丝血色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马上就到门口,张少阳可能是X虫上脑,满脑子都是美色,急不可耐兴奋不已,根本没有精力注意周边。

灯光下的尉迟陌脸色苍白的过分,漆黑的眸子深邃阴沉,带着一丝血色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走廊里很是安静与楼下的闹腾形成鲜明的对比,他就像是一只索命的恶鬼悄无声息的坠在张少阳的身后。

张少阳那个缺根筋的富二代蠢货掏出门卡打开门,就在那一刻……

保镖丁零快速出手。

两分钟,丁零坐在套房客厅的沙发上目光深寒的盯着被揍成猪头的张少阳。

张少阳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不敢动。

套房卧室,尉迟陌直接把苏离连人带衣服扔进了浴缸。

苏离呛了几口水,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她边咳边抓着浴缸沿爬起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那一双迷离不对焦的眸子看上去如清晨弥漫着薄雾的峡谷。

苏离只感觉眼前有好几个人头晃来晃去,每一个都青面獠牙,异常恐怖,像吃人的魔鬼。

她闭了闭眼,有些神叨叨的碎碎念,“百无禁忌,诸邪回避,万法不侵。魔鬼魔鬼,快点走开。”

与此同时,她手上还比着动作,手指快速翻转,像是在结印,最后推向了尉迟陌站着的方向,吼了一声:“缚!”

片刻后,苏离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眨了眨如覆着一层薄雾的眼,看着还站在那里的尉迟陌,疑惑不解的鼓起脸颊,看看自己的手,嘀咕着:“怎么不行呢?”

尉迟陌本来是很气的,他很不喜欢自己的食材染上其他男人的味道,他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有着近乎于偏执的独占欲和控制欲。

事实上他喜欢的东西很少。

苏离是新宠。

可此时此刻,他却笑了,他不是没有见过醉鬼,但他是万万没想到没他那凶残的小血仆醉酒以后是这样的。

可爱,有趣,新奇。

他上前一步伸手把苏离打湿的头发挽到耳后,轻声问:“魔鬼是我,嗯?”

苏离歪头瞧尉迟陌,许是两人离得近了,又或许是此刻的尉迟陌眼里含着笑意,唇角勾起,再无刚刚的凶煞之气。

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是好看。

她像是没听懂,定定的看着尉迟陌,许是觉得这人皮相实在是上佳,忍不住伸手轻佻的捏住尉迟陌的下巴,轻轻摩挲着,一脸无害的问:“漂亮哥哥你是谁?”

尉迟陌许是没料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小醉鬼占便宜。

“噗嗤”一声他笑了,没有在意某人的手,说话的声音越发柔和,“阿离,你这是喝了多少?”

苏离很容易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伸出食指和拇指先是比了一截,然后想了想又缩了一点距离,说:“一丢丢。”

“以后不许喝酒。”尉迟陌霸道的说着,揪了一下苏离白嫩嫩的脸颊,“再犯,我就狠狠的收拾你。”

苏离不明白刚刚那么漂亮温柔的哥哥,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竟然揪她的脸,疼的她直蹙眉头,心里有气,委屈得眼泪直流。

“呜呜,坏哥哥,呜呜,痛~“

尉迟陌:“……”这小孩儿谁?

她的小血仆要不要这么可爱。

苏离抽抽鼻子,闷闷的声音带着鼻音更显得委屈,“我哪儿知道这身体这么差劲,我就,就只喝了三小口。我以前可是千杯不倒的,一个打十个。呜呜,疼~”

苏离揉着被尉迟陌捏红的脸颊,可怜又委屈的看着尉迟陌,如空谷一般眼珠子上再次蒙着一层雾蒙蒙的水汽,眼尾染着一抹薄红。

看到这样的苏离,有那么一刻,尉迟陌心里闪过一个恶劣又混蛋的念头,就很想欺负她,把人欺负哭,哭着求饶。

“痛~”

尉迟陌按下心中的恶念,与她对视了两分钟,最终败下阵来,“你想怎样?”

苏离撅着嘴巴娇滴滴的说:“漂亮哥哥,吹吹~”

这是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精。

尉迟陌一手捂眼,一手按着她的头,把人按坐在了浴缸里,然后弯腰伸出食指挑起苏离的下巴,凑近她的脸颊,轻轻的吹了起来。

轻轻的呼呼声在并不宽大的浴室离响起,苏离眉眼弯弯笑了起来,“哥哥,你真好。”

尉迟陌偏头看她,漆黑的眸子慢慢染上了血色,那个过程看起来离奇而又让人觉得震惊。

他轻声蛊惑道:“哥哥既然这么好,那你给哥哥当小血仆吧,哥哥什么都给你。”

苏离乖巧的坐在浴缸里轻轻摇头,“不要。”果断又决绝。

尉迟陌微眯着眼怀疑的看着苏离,“你真的醉了吗?”

苏离像是没听懂,而是神秘兮兮举起食指,说:“哥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来这里是有一个任务。”

尉迟陌问:“什么任务?”

“嘻嘻,”苏离一笑,说:“我的任务就是让尉迟陌那个大魔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要妄开杀戒,生灵涂炭。”

大魔头?

尉迟陌眉头轻佻。

苏离继续说:“哥哥,我还要净化尉迟陌那个大魔头的黑化值。”

001在苏离的脑子里崩溃大喊【祖宗啊,我求求你可闭嘴吧你啊。】

尉迟陌点头,大魔头加2。

苏离又把脑袋凑到尉迟陌的跟前问:“哥哥,那你说尉迟陌那大魔头为什么黑化值这么高?你说是不是他小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导致他心理变态,所以黑化值才这么高的啊?”

001【……】心理变态可能马上要杀人祭天了。

心里变态,很好,尉迟陌心里笑了一声。

尉迟陌心里冷笑,伸手在苏离的额头轻轻一弹,“因为某个小妖精不当我的血仆。让我饿肚子,我一饿肚子心情就不好想发脾气。”

“哦,”苏离恍然大悟,又一本正经的说:“那个小妖精好坏哦。”

尉迟陌问:“你说我该怎么收拾那个小妖精呢。”

苏离神色狠戾毫不犹豫的说:“这么不听话,杀了吧。”

001生无可恋【杀了吧,杀了好。】

尉迟陌:“……”看来是真醉了。

……

客厅里丁零尽职尽责的一眨不眨的盯着张少阳,目光深寒而又凌厉。

张少阳被丁零盯得毛骨悚然,结结巴巴的开口,“大,大哥,我,我保证不跑,你别,别这么看着我行吗?我,我害怕。”

说着张少阳的眼睛红了,像是要哭了一般。

丁零依旧冷目看着他,嘲讽道:“怂货。”

“是是是,”张少阳忙不迭的点头,“我是怂货,大哥行行好,别盯着我了行吗?”

张少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人打了,女人也被劫了,此刻估计已经洞房完了吧。

他满目悲凉的问:“大哥,你大哥要是喜欢苏离,我把她送给大哥的大哥就好,一切都好商量,咱们犯不着动手,对吧。大哥你能不能帮我说说话啊?”

“不能。”保镖丁零坐姿端正,一脸呆板,油盐不进,“她本来就是我家少爷的,什么叫你送给我家少爷。哼,你抢我少爷的东西。被打是活该。我是傻吗?帮你说话。”

张少阳:“……”

张少阳那装满酒精的脑袋突然间像是被开了光,想起那个苍白的男人是谁了,当初夏家舞会上,与苏离跳第一支舞的男人。

那男人后来被苏离带去了闺房。

我去!!!

张少阳心里一万匹马奔腾而过。

尉迟陌一直等苏离睡了以后,他才回到客厅。

张少阳一见尉迟陌便扬起一个讨好的笑,“大哥,我错了,我不知道苏离是你的女人。求大哥看在我犯罪未遂的份上,饶了小弟这一次。以后小弟一定唯大哥马首是瞻。”

尉迟陌坐在沙发上,手肘撑着沙发扶手,手掌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少阳,“我不缺小弟。”

张少阳冷汗直流,“大哥,你要什么,要钱吗?只要你放了我,我一定把钱双手奉上。”

尉迟陌轻轻哼笑了一声,唇角上扬着,但笑容却让人觉得阴冷冰寒,他语气堪称温和的说:“我也不缺钱。”

张少阳急了,往前膝行两步说:“那,那大哥要什么?不瞒大哥说,我家也算是家境殷实,只要你说,我一定帮你办道。”

尉迟陌轻笑,那双漆黑的眼睛变脸一样,慢慢染上了血一样的红,他一字一顿说:“好说,我只要你的命。”

“你,你……”张少阳被尉迟陌吓到了,蹬着腿后腿,一脸惊恐的看着尉迟陌。

尉迟陌看着他那怂样,笑了起来,眸光又变成了原本深邃的黑,他偏头看向丁零,“赏你了,以后他就是你的血仆。”

丁零起身恭敬的说道:“谢谢少爷。”

张少阳惊恐的看着两人,“你,你们说什么?什么血仆?”

丁零转身看向他,咧嘴憨厚一笑,露出一对尖尖的牙齿,那牙比正常的牙长许多,看上去锋利而又深寒。

张少阳瞬间便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惊叫起来,“你,你们是吸血鬼。救命啊……”

丁零是个生猛彪悍的血族,一点都不懂怜惜血仆,直接就扑上去,像是咬住食物脖颈的野兽,吃相十分粗暴难看,看得尉迟陌直摇头,这么一对比,他觉得自己算是温柔又绅士。

可苏离那个女人却不知珍惜,不仅不当他的血仆,还说他是大魔头。

尖利的牙齿咬在了张少阳的脖颈间,张少阳的惊叫瞬间变了味道,惊恐又绝望。

尉迟陌蹙眉,转身进了卧室,把那变了味的尖叫隔绝在外。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486)

我要评论
  • &”

    苏离看向001,眉头挑高:“想好了,最后一次机会给我?”

  • 文宿主&番上阵

    他把能派的人派了一个遍,净化宿主,甜文宿主和虐文宿主轮番上阵,最后全军覆没。

  • 任务难&,支支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 可以重&晚几十

    成了就可以重生回去报仇,不成大不了多打几十年工,晚几十年回去报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