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昂头挺胸抬头说:“我是阿离男朋友!”苏离:“……?!”什么男朋友?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朋友?!尉迟陌看向苏离,苏离摇摇头,表情迷惘而又真诚,“我不明白。”路易斯闻言转头看向身后的苏离,双眼含悲,“阿离,我会让你想出来的。”说着他捧着苏离的脸路易斯闻言扭头看向身后的苏离,双眼含悲,“阿离,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路易斯昂首挺胸说:“我是阿离男朋友!”

苏离:“……?!”

什么男朋友?

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朋友?!

尉迟陌看向苏离,苏离摇头,表情茫然而又真挚,“我不知道。”

路易斯闻言扭头看向身后的苏离,双眼含悲,“阿离,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说着他捧着苏离的脸就要亲。

苏离睁大了眼,喂,什么鬼,怎么一言不合就要开亲。

看到这一幕尉迟陌的心中立马燃起了熊熊烈火,漆黑的眸子瞬间变成了血红。

这次他没让丁零动手,他鬼魅一般到了路易斯的身后,苍白瘦弱能看清血管的手抓着路易斯的后脖子,如抓着一只猫一般往后一拉,随手甩开。

路易斯被重重的甩了出去,后背撞在了一颗歪脖子树上,鲜血从唇角溢出,全身骨头像是要散架一般。

明明那人看起来病恹恹的,苍白的像是随时能倒,力气却出奇的大。

尉迟陌微眯着眼看苏离,“你的情哥哥可真多,一个司小夜是童养小丈夫,现在又有一个男朋友。”

司小夜她认,是她渣,是她搞出来的没错,但其实那不过就是一个玩笑,哪曾想尉迟陌脑子有病当了真。

但这个男朋友真不关她的事好吗,明明是原主搞出来的孽缘。

这锅她不背。

001在脑子里上蹿下跳的提醒【黑化值升了,升了,救命!!!】

苏离一惊,急道:“哥哥,你冷静一点,黑化值升了。”

尉迟陌眉色一凌,“黑化值升了那不是应该的,你让我这么生气。”

苏离:“……”特么的,刚刚不是这么说的。

……

咖啡厅里放着舒缓的钢琴曲,稀稀松松的坐着几个人,小声而礼貌的交谈,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落在桌上。

苏离,尉迟陌,路易斯各坐一方。

尉迟陌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搅动着咖啡,狼狈的路易斯则是满脸怒气和敌意的看着尉迟陌。

尉迟陌头也不抬的搅动着咖啡,拖着漫不经心的腔调说:“再看我就戳瞎你的眼睛。”

路易斯紧紧握住了拳头。

“还有,”尉迟陌抬头,目光扫过路易斯唇角的血迹,轻蹙了一下眉,“离我远一点,臭。”

路易斯被这么当众羞辱,心里对这些有钱人更是愤恨。

气氛凝固,有点人间修罗场的味道。

苏离向来大胆,不是个怕事儿的,但此刻也有些烦躁,男色害人不浅。

她看向满身是伤的路易斯问:“你叫什么?”

尉迟陌在一旁不轻不重的笑了一声,像是得意又像是嘲讽对方,总之就很讨人厌,也很讨人揍。

但路易斯打不过他,就算再怎么恼怒愤恨,也只能忍。

路易斯看着苏离,抿紧了唇,片刻后才松开,落寞说:“萧南明。”

苏离喝了一口咖啡,点评似的说:“名字挺好听的。”

尉迟陌扭头看她,淡淡然不轻不重的重复一声,“好听?”

苏离双眼一弯,本着一碗水端平的道理,说:“你的名字也挺好听的。”

但尉迟陌要的是独宠,一碗水端平在他这儿行不通。

他只能是特别的那个。

尉迟陌问:“确定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一样好听?”

“不,”苏离回答得十分果决。

毕竟一个只是原主的男朋友,这个男朋友对于苏离来说,只能算是对你有过帮助的普通朋友,而另一个则是挂着你身家性命的变态,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得哄挂着你身家性命的变态。

苏离毫无心理压力的说:“你的名字最好听。”

尉迟陌这才放过她,优雅的端起咖啡轻轻搅动,不再说话,不过唇角却是翘起的,挂着得意的味道。

萧南明紧了紧拳头,唇抿得更紧了,显得倔强而又悲伤。

苏离看向他,觉得萧南明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少年,长的不错,心眼不错,看那满身伤,应该是真喜欢原主。

可她不是原主,原主已经死了。

她感到十分抱歉,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狠下心说:“对不起,我头受了伤,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连你也不记得了。”

萧南明眼里透着伤,指着尉迟陌问:“阿离,你现在是喜欢他吗?”

尉迟陌依旧慵懒的坐着没动,余光却看向了苏离。

苏离眸光转动,与尉迟陌的目光不期而遇。

苏离目光移开,看向萧南明说:“我喜欢长的好看的,我喜欢有钱的,我喜欢待我好的,但都只是简单的喜欢,无关乎男女之间的感情。”

尉迟陌浓密的眼睫垂落。

萧南明像是死灰复燃一般,刚刚还一片绝望的眼中燃气一点星星之火,他扯着受伤的嘴角笑了一下。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185)

我要评论
  • 001&sss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 批魔头&了空中

    苏离点了一下手腕上个人终端,疯批魔头的资料投影到了空中,如一个透明的显示屏。

  • 下,苏&了植物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苏离在现实世界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

  • ,就被&植入无

    她这才睡下几个小时,就被人从被窝里薅起来,满身起床气,开口就是警告威胁,“你最好说出个一二三来,不然我就给你植入无解病毒,让你程序崩溃,直接下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