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陌的目光落在苏离身上。她轻轻垂着着头一小口喝着咖啡,茂密的眼睫很乖巧的垂着着,散披的长发垂落在肩膀上,露着后面纤细白皙的脖颈,脖颈轻轻弓成一个很好看优雅高贵的弧度。就……很很适合他的獠牙。尉迟陌的舌尖抚慰性的扫过按奈忍不住想伸出的獠牙,盯着那截脖她微微低垂着头小口喝着咖啡,浓密的眼睫乖巧的低垂着,披散的长发垂落在肩膀上,露出后面修长白皙的脖颈,脖颈微微弓成一个好看优雅的弧度。。...

尉迟陌的目光落在苏离身上。

她微微低垂着头小口喝着咖啡,浓密的眼睫乖巧的低垂着,披散的长发垂落在肩膀上,露出后面修长白皙的脖颈,脖颈微微弓成一个好看优雅的弧度。

就……很适合他的獠牙。

尉迟陌的舌尖安抚性的扫过按奈不住想要伸出来的獠牙,盯着那截脖颈的目光深了几分。

终于把原主的孽缘斩掉了,看着萧南明转身离开的背影,苏离舒了口气。

可还不待她把这口气吐完,尉迟陌便把她推进了车厢,压在了宽大松软的皮质靠座上,招呼也不打,直接就开干,连给她做个心里准备的机会都不给。

尖利的齿尖带着凶狠的戾气狠狠的扎进了那两个小牙洞。

粗鲁而暴虐。

苏离痛得嘶了一声,骂道:“尉迟陌,你这个大猪蹄子!!”得到了就不珍惜,还说什么是个有爱心又有责任心的好主人。

我呸!

男人的嘴豁人的鬼。

尉迟陌听到那声骂,尖利的獠牙毫不犹豫的刺得更深了,像是发泄,又像是惩罚。

他不舒服,所有人都别想舒服。

他就想狠狠的咬。

他向来如此,高兴了可以对你好,把你捧在手心,捧上云端,不高兴了便能随心所欲,只要自己舒服不管别人死活。

苏离仰靠在靠背上,小脸苍白得透明,疼得冷汗直流,打湿了她的黑发,她蹙着眉头怒道:“尉迟陌,你发什么疯!”

回答她的是更深的疼。

苏离心里爆了一句粗,无力的推了他一下,“尉迟陌,够了!”

尉迟陌像是没听到,又像是听到了故意不为所动。

苏离狠狠磨牙,那狠劲像是要把上面的牙釉质给磨掉一层。

谁还没有一口好牙了。

她一低头直接以牙还牙,果断的咬住了尉迟陌的耳朵,用力发狠,大有一种,来啊,互相伤害啊。

谁怕谁。

一个是胆大包天,凶名在外,你横我比你更横的反派大佬,一个是不要命随心所欲的疯批。

反派对疯批,看谁比谁更狠,谁比谁更凶。

001无言以对。

车厢里弥漫着针尖对麦芒的紧张气氛,丝丝香甜的血气游走在车厢每一个角落。

丁零在前面开车,虽然一上车他便打开了前后车厢的挡板,但他还是像个没有生命的机器人,目视着前方不敢乱看。

那如丝如缕香甜的味道萦绕在鼻尖,他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对于一个血族来说,谁要是胆敢表现出对自己血仆的血液感兴趣的样子,那就视为挑衅,是要进行决斗的,生死不论。

丁零自然是不敢表现出对苏离的血液感兴趣的样子。

苏离满嘴都是血,她不小心吞了一点,尉迟陌的血不难闻,细闻感觉还带着一点淡淡的香,但要说好喝,那也不好喝。

毕竟她不是血族,没有喝血的特殊癖好。

她不想继续吞血,便只能败下阵来松开了某人的耳朵。

苏离被尉迟陌掐着腰固定着,她在想该怎么摆脱尉迟陌。

动手吗?

虽是豪车,但对于两个手长脚长的人来说,车厢的空间还是狭窄逼仄,手脚根本施展不开,根本没办法动武。

更何况,她这手软脚软,动武也打不过尉迟陌那个混蛋。

苏离仰靠在背椅上,冲着车顶无力的翻了个白眼。

她想了想让001点开她的个人终端,就算是当了尉迟陌的血仆,也不代表着她就能任由尉迟陌摆布。

她要当个与众不同的小血仆。

她从眼花缭乱的工具箱里选择了“睡美人”直接作用在自己身上。

001倒计时数着【3、2、1、0。】

苏离很爽快的直接歪脑袋晕了过去。

尉迟陌似有所觉,抬头看去,见苏离紧闭着双眼,手下的细腰彻底软成了泥,一副任由你揉捏的模样。

他终于停了下来,满是疯狂的血色眸子一点点变得清明。

他抱住了苏离,冲着前面的丁零喊道:“去最近的医院。”

丁零应了一声,点击导航,查找最近的医院,快速并线,掉头。

苏离这一睡就睡了一周,而且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小脸陷在软软的枕头里,显得脸更小了。

她的脸色看上去比白色的枕套还要白,没有血色,闭着的眼睛下面挂着明显的青色痕迹,像个易碎的瓷娃娃。

尉迟陌守了苏离一周,最开始他并不担心。

那天他虽然心中有气想要发疯,但却只是动作粗鲁,他并没有喝多少血,他知道他的小血仆身体弱,所以一直忍着。

可最终他的小血仆还是晕倒了。

他想着也许睡一觉就好了,等醒过来再好好养。

只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直到三天过去了。

苏离还没有醒,她安静的躺在那里,像是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尉迟陌这才察觉到心里的一点慌乱,那慌乱像火星一样,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竟然有了燎原之势。

那几天的尉迟陌脾气格外的暴躁,不管是李青还是保镖丁零都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在他面前呼吸。

直到一周过去了,苏离还没有醒。

尉迟陌终于发作了,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医生,压制着火气问:“她到底什么时候能醒?”

医生也很着急,病人的各项检查都很正常,最多就是身体单薄一点,底子弱一点,还有点贫血,其他方面都很健康,但人就是不醒。

医院专门组建了一个专家组,专家组成员全是医院里最牛逼的主任医生,经验丰富,大家日夜的研讨观察。

可再牛逼经验在丰富也没用,人就是不醒。

可,最可气的是他们还找不到原因。

医生知道眼前这位连院长见了都要卑躬屈膝,谄媚奉承,惹不起的那种存在,闻言冷汗直淌,心里发毛,“这个,这个,我们也说不准。”

尉迟陌怒火攻心,压制的火气如爆发的火山直冲头顶,直接一脚踹在了医生的办公桌上,怒道:“那要你们何用?”

咔嚓——

清脆的声音响起。

医生惊恐的看向自己的办公桌,桌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了。

他眼疾手快的抱住了自己的宝贝电脑。

哐当——

哗啦——

桌子缺了一条腿直接歪着倾斜下去,桌子上的文件落了一地。

一旁的保镖丁零和李青更是大气不敢出,很默契的同时退后一步又一步远离了那个是非之地。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报仇,&晚几十

    成了就可以重生回去报仇,不成大不了多打几十年工,晚几十年回去报仇。

  • 头太棘&个不折

    001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他这其实也是病急乱投医,实在是这个疯批魔头太棘手,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

  • 盈,人&在搞事

    她平时的任务就是穿越三千小世界,尽职尽责的当一个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的反派,每天不是在搞事就是在搞事的路上。

  • ,反派&个反派

    也是没法子了,他才想着以毒攻毒,反派对反派,魔头对魔头,最后找上了苏离这个反派大佬。

  • 等不起&不知要

    001实在是等不起,等一秒,那反派魔头的黑化值就不知要上升多少,他焦急问:“答应吗?答应就签系统劳动合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