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抱着电脑惊魂未定的咽了一口唾沫。眼前的这个男人看出来身体孱弱弱的,穿西装领带的时候除了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可而如今,一脚踢段了办公桌桌腿?!这特么怕也不是有神力。尉迟陌惨白的脸上表情沉郁,医生莫名的感觉想起了暴雨天。他会觉得此刻的男子就像那暴雨到来前的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病弱弱的,穿西装领带的时候还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医生抱着电脑惊魂未定的咽了一口唾沫。

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病弱弱的,穿西装领带的时候还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可如今,一脚踢段了办公桌桌腿?!

这特么怕不是有神力。

尉迟陌苍白的脸上表情阴郁,医生莫名想到了暴雨天。

他觉得此刻的男子就像那暴雨来临前的天空,乌白的天空蒙上了厚厚一层阴云,沉甸甸的压在人头顶,压得人踹不上气来。

医生觉得自己是流年不利,运气不好才会遇上这种怪异的病人,明明没有任何伤,却醒不过来。

尉迟陌的耐性有限,他全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暴虐的气息逼问着医生,“能不能让人醒?”

后面的话男人不说,医生也听明白了。

医生生怕他说不能尉迟陌就一脚踢断他的腿,于是结结巴巴的说,“尽,尽量能。”

尉迟陌一眯眼,无形中的威压如巨浪一般争相恐后的扑向医生,把医生360度团团围住,生生煎熬着他的意志。

尉迟陌冷酷无情的说:“能就能,什么叫尽量?”

医生果然是现代社会公认的压力最大的行业之一啊。

管它的,先逃过现在这一刻再说,主治医生一咬牙,“能。”

尉迟陌紧紧追问:“怎么做?”

医生头秃:“……”

他要是知道怎么做能让病人醒过来,他早就把人弄醒了。

但这话不能说啊,不然会有杀身之祸。

主治医生连续深呼吸,强自镇定,根据经验临场编起了无用话,“你多跟病犯吹吹牛,唠唠嗑,摆摆龙门阵,像她这种情况,是能听见的。”

“根据我多年临床经验来看,她这种情况是她自己不愿意醒过来。这相当于病人的一种自我保护,可能是病人在昏迷前受到了某种伤害和刺激。”

别说,医生胡乱说的,还正中靶心。

尉迟陌回到了病房,仪器嘀嘀的声音在房间响起,豪华病房很大,甚至可以说是空旷,打扫得干净整洁,看上去有点像样板间,缺少人气。

尉迟陌坐在了病床前,蹙眉看着苏离,从落日余晖铺满地板到满天星斗点亮夜空,尉迟陌一坐就好几个小时,连姿势都没动一下。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点滴月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地上,昏暗里无人说话,整个房间透着一股让人压抑的死寂。

尉迟陌不明白,他只是咬了一下,咬得重了一点深了一点……

他根本就没有喝多少血,他一直把握着分寸,他这次没有让鲜血控制住自己,他没有……变成嗜血的魔鬼。

可,为什么就,就醒不过来了呢……

和那个噩梦一样。

尉迟陌的身体一半隐在昏暗里一半暴露在皎洁的月光下,月光下的脸颊一片惨白,像是刷了一层白灰。

一张脸一分为二,一黑一白,对比惨烈,又那样悄无声息如幽灵一般坐着,若是胆小的看见了,估计会被吓个半死。

不过细看会发现,月光下那鸦黑浓密的眼睫像是被雨水打湿了的蝶翼,在轻轻颤动着,像是在发抖,像是在害怕。

尉迟陌像是落入了一个光怪离奇的噩梦。

一会儿像是在一片没有尽头的黑森林里,一会儿又像是在车后座。

可不管在哪里,他的心里都始终充斥着害怕。

他的世界从来都是孤寂的,无人靠近,无人敢来,久而久之,他也不再期待。

但苏离却一脸嚣张的大咧咧走向了他。

她美丽自信,嚣张凶残,聪慧有趣,活泼灵动,像是一束七彩的光,照亮了他黑白灰的世界,点亮了周边的景色,让他觉得生命不再无聊而又孤寂,像是有了期盼。

可如今那抹光黯淡了下去,他的世界再次变成了黑白灰。

可他却不习惯了。

他很害怕那个嚣张凶残,古灵精怪,狡黠多变的少女再也醒不过来。

到这一刻,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他一直是渴望陪伴的。

他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他一眼就能从生命长河的这头望见生命长河的那头,中途没有任何的波澜曲折,无趣至极,枯燥乏味。

昏暗中,他比冰块还凉的手轻轻的拉起苏离纤弱的手,握在手心,苏离真的很瘦,他一只手便能把她的手包裹住。

混乱的思绪中,他又好似想起医生说的话,沉默了许久,他张了张口,发出嘶哑的声音。

“阿离,对不起。”

守在门外的丁零无意间听见了,诧异的扭头看向了病房门。

他家少爷居然道歉了?

他家少爷居然会道歉!

李青走过来,一拍丁零的头,丁零愤愤的转头,见是李青,又恢复了平日的常态,李青眼神示意他干嘛呢。

丁零不敢出声,只是张嘴无声说‘少爷,刚刚道歉了。’。

李青和丁零一样露出了不可思议。

另一边001催促【快快快,尉迟陌道歉了。他居然道歉了,你这次可以醒了吧。】

苏离悠哉悠哉,神叨叨的说:【不急,不急。】

尉迟陌没跟人道过歉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想了许久,说:“阿离,你能听到哥哥说话吗?哥哥以后都不欺负你了。只要你说的,哥哥都听。”

苏离冷哼一声,【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信了你的邪。】

同为男人的001:【……】

男人难免同情男人,001 试探性的说:【但我觉得他好像很真诚。】

苏离是个狠心肠,【多真诚?眼泪都没流一滴。这就叫真诚?】

【……】还好他不找女朋友,就这样色儿的,搞死他,001打哈哈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嘛。】

苏离悠哉悠哉的说:【那是不到伤心处。】

尉迟陌眼里的焦急阴郁暴躁后悔愈发浓厚,如有实质一般,血族的脸色本就天生有股病态白,此刻竟是愈发白了,显得不似活人。

这个男人平日里一举一动都慢条斯理,唇角含笑,优雅贵气,晃眼望去好似如沫春风般的绅士,但其实透着一股名叫礼貌的漫不经心,全然在不在乎。

但如今,他身上的衬衫好几天没换,皱巴巴的,细闻兴许上去还带着一股子味儿。

他略显偏执的看着苏离安静的小脸,近乎于哀求的轻声说,“阿离,哥哥说的你听见了吗?这次哥哥绝对不骗你,只要是哥哥有的,哥哥全部给你,哥哥没有的,只要你想要,哥哥全部抢来给你。只要你能醒过来乖乖当哥哥的小血仆。”

001羡慕【我也想要一个什么都给我的哥哥。】

苏离啧了一声【没出息,想要不会自己去抢。再说谁特么要当他的小血仆,爷我是要净化。】

尉迟陌紧紧盯着苏离的脸,像是期待这是什么,一分钟,十分钟,就这么执拗的一眨不眨……

半个小时候后,尉迟陌终于认命一般低声喃喃,“还是不愿意醒过来吗?还是醒不过来吗?”

他无意识的按压着苏离的手,垂下了眼帘,遮挡住了血色的眸子,以及眸子里涌动着的名为疯狂的潮水。

他声音很轻的说:“阿离,你快点醒过来吧,你再不醒过来,我就控制不住我的黑化值了。你不是还要净化我的黑化值么。你不醒过来怎么净化?”

001闻言一慌,吓得够呛,【祖宗,你快醒吧,别赖在我这儿了。你再不醒,黑化值上升就得不偿失了。】

苏离艺高人胆大,大手一挥,淡定的说:【再等一等。】

001【……】等个屁啊。

尉迟陌轻轻拨弄着苏离的手指头,血色的眸子里压抑着无数疯狂的神色,像是翻涌的岩浆,一个不注意就会溢出来。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阿离,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快控制不住了,我想要发脾气你知道吗?我看见你没有声息的躺在这里,就像是再也醒不过的样子,我突然……很……害怕。”

苏离心中一喜,来了,终于快到解剖心事的环节了。

妈妈呀,不容易啊,等了这么久。

尉迟陌僵硬的坐在那儿,长久的保持着那个低垂着眉眼的动作,像是一座不会动的雕塑,过了好久,他浓密的眼睫动了一下,像是恢复了一点人气。

“我母亲去世的时候,和你一样,脸色白的吓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当时很……害怕……”

害怕,仇恨,自责,还有无尽的悔恨。

昏暗的黑森林里,高大的树木挡住了天外的光线。

那个漂亮又优雅的女人躺在地上,脸色白的近乎透明,好似一碰就会崩裂成无数块,从此消散,但她却努力扯起干裂的唇角,抬起手。

她气若游丝的说:“别,哭,别,害怕,妈妈爱……”

那只手垂落下去,重重的落在干枯的树叶上,砸起一片尘埃。

尉迟陌的心像是被狠狠的砸了一下,他猛然抬头,看着床上躺着的苏离。

半梦半醒间,他神情恍惚,心中有无法驱退的伤,它们如丝如缕,如烟似雾,一直环绕着他。

他气息急踹,脊背上爬满了冰凉的汗水,像是刚刚历经一个吃人的噩梦。

历史似乎在重演。

这一次他不想抓不住自己想要留住的人。

可是他能怎么办,能怎么办……

尉迟陌的情绪到了崩溃的边缘,黑化值猛的上升,如坐了火箭。

“好阿离,”那沙哑的嗓音又低又轻,细听竟然在轻轻的颤抖,“我不要你躺在这里,我不许你躺在这里,这里又黑又冷,又潮又暗,又脏又臭,没有光,没有你喜欢的花圃,你起来,你快点起来,你起来啊,”

“妈……求求你醒过来。阿离,好阿离,你给我醒过来,我不发脾气了,再也不发脾气了,再也不,你快起来,起来啊。”

尉迟陌的话颠三倒四,神情癫狂,001看着那飙升的黑化值,急得差点升天。

【祖宗啊祖宗,求求你了,可以了,真的可以了,都这样了,你还想怎样啊?我特么也要崩溃了!!!救命啊啊啊啊!!】

001觉得他可能会是第一个被宿主搞死的系统主管。

苏离这才跟个大爷似的,不情不愿的啧了一声,懒洋洋的说【知道了,知道了,马上行了吧。】

苏离的眼睫轻轻颤动,软软的手指在尉迟陌的手中轻弹了一下。

尉迟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对此毫无反应。

苏离忍不住又弹了一下。

再弹一下。

苏离:“……”反应迟钝吗,啊。

都弹多少下了。

电视里不是演的弹一下就能发现吗?

“哥哥……”苏离蚊子般喊道。

尉迟陌愣了一下。

苏离很想翻白眼,她又虚弱的喊了一声,“哥哥……”

这次尉迟陌听清楚了,他猛的抬眼,见苏离缓缓的掀开了浓密的眼帘。

那一刻,苏离惊奇的发现尉迟陌染红的眼尾,悄无声息的滑落了一滴泪。

皎洁的月光下,那滴泪如珍珠一般晶莹剔透,明明无声无息,却不知为何就落进了苏离清净无波的心湖。

滴答一声,湖面荡开一圈又一圈细细的涟漪。

不知是因为那滴泪,还是因为此时的尉迟陌脸色发白眼尾染红,没心没肺的苏离竟然觉得尉迟陌有点病弱小可怜,她也难能可贵的捉摸出了一点心疼的味道。

001啧了一声【情到深处了吧,现在满意了。】

苏离忍不住翘起嘴角,那是一个苍白的笑,却隐含着胜利的意思,该给对方一颗甜枣了,她想。

苏离张开口喊:“哥哥。”

声音虚弱而干哑,不似平日那般古灵精怪,甜美软糯,但尉迟陌却觉得是他听过最好听的哥哥。

他用力握紧了苏离的手,“阿离我在。”他的声音一样沙哑,像是无声的哭过一般。

苏离那双清亮的眸子定定看着他,显得乖巧而又懂事,“你说的是真的?”

尉迟陌点头:“真的,都是真的。”

……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434)

我要评论
  • &001

    001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他这其实也是病急乱投医,实在是这个疯批魔头太棘手,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

  • 统之家&名气,

    车祸后她的灵魂便来到了这个“系统之家”,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反派宿主,且小有名气,凶名在外。

  • 找上了&个反派

    也是没法子了,他才想着以毒攻毒,反派对反派,魔头对魔头,最后找上了苏离这个反派大佬。

  • 生回去&年回去

    成了就可以重生回去报仇,不成大不了多打几十年工,晚几十年回去报仇。

  • 失优雅&,干嘛

    苏离唇角一勾,笑了起来,慵懒不失优雅,自信且从容:“签,干嘛不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