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还不明白苏离了醒回来了。他们我以为苏离不行啊了,会在病床上瘫一辈子,张治之方一早上把苏离瞎折腾的进了医院,还不需要她们不动手,他们心里暗暗开心。为了庆贺,夏家特意请了富家太太去朋友聚餐,这一次的功臣张治之方一家却也没去。夏夫人问一旁的曾夫人,“张太太怎么他们以为苏离不行了,会在病床上瘫一辈子,张少阳一晚上把苏离折腾的进了医院,还不用她们动手,他们心里暗自高兴。。...

夏家还不知道苏离已经醒过来了。

他们以为苏离不行了,会在病床上瘫一辈子,张少阳一晚上把苏离折腾的进了医院,还不用她们动手,他们心里暗自高兴。

为了庆祝,夏家专门请了富家太太去聚餐,这次的功臣张少阳一家却没有去。

夏夫人问一旁的曾夫人,“张太太怎么没来啊?她一个人在家也不好玩,怎么不出来和姐妹们聚一聚?”

曾太太看看左右,见其他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她们这儿,才小声说:“听说少阳出事了。”

夏夫人诧异问:“少阳出什么事了?”

“听说是玩太过了,玩虚了,人废了。”曾夫人本来也不清楚,他们家曾易安去看过张少阳,然后回家的时候问了几句。

夏夫人挑眉诧异道:“这得玩成什么样?”

曾夫人凑近她耳边小声说:“你还记得上周他们几个小的去会所玩的事吗?听说那天玩了以后,他就没离开,还在套房里办了个轰趴,叫了十几个小模特过去,一群人在里面玩了三天三夜,据说还有各种助兴的东西。小模特走后,他去浴室泡澡,在水里泡了一晚上,发现的时候就不行了。”

夏夫人一脸震惊。

虽说富家子弟很少不爱玩的,但这么爱玩的还是第一次见,一个人叫了十几个吸男人精气的小妖精,还玩了三天三夜。

他不虚谁虚。

曾夫人又说:“这事说出去就是丢人,所以张夫人对外都瞒着,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了。”

夏夫人自然是点头。

这边曾夫人喝了一口红茶,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家那个也不行了?”

虽然大家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夏夫人样子还是要装装的,假装伤心的事,“没想到她那么不自爱,就当是白养她了。”

曾夫人自然是高兴的,夏家没了那个私生女,到时候就该轮到夏诺嫁给她儿子了。

夏夫人见曾夫人露出了笑意,心里冷哼,面上不显。

晚上送走了那批富太太,夏夫人姜云琢磨着,明天就是苏映雪手术的日子,现在解决了苏离那野丫头,剩下那个老不死的就好弄了。

夏夫人打了个电话出去。

“讲故事会讲吗,手术前让苏映雪知道她女儿苏离与男人鬼混,被男人艹成了植物人,记得讲得生动一点……”

…………

****

医院。

苏离盯着眼前的轮椅看了看,又看向一旁的尉迟陌,心里没来由的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下巴一抬,指着那轮椅,“你别说那轮椅是给我的?”

尉迟陌轻笑夸道:“阿离真聪明。”

“……”苏离无语片刻后,语重心长的说:“哥哥,我要是没失忆的话,我记得我腿没受伤吧?”

尉迟陌笑着点头,他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仿佛昨天那个崩溃失常的男人只是过眼云烟。

只听他说:“我们阿离身体娇弱,需要好好养着,怎么能让你自己走路。”

苏离:“……”

尉迟陌走到苏离身边,弯腰张开手……那模样看上去像是要抱她。

苏离往后一仰,侧身抬手挡住了尉迟陌的手,昂头挑眉,“别说你要抱我。”

尉迟陌双眼含笑,温柔的说:“自然,阿离你才刚刚醒过来,身体这么娇弱,需要好好呵护。”

001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般哼了一声,吐槽【系统之家年度第一大谣言:反派大佬苏离娇弱得需要坐轮椅。】

“……”苏离额头青筋直跳,忍了又忍,笑着说:“我不娇弱,我很凶。我可以自己走,我不坐轮椅,我好手好脚坐什么轮椅。”

尉迟陌摇头,好听的嗓音温柔似水,“不行,我不放心。你要是磕着碰着伤着了,我会心疼的。”

苏离:“……”

从昨天她醒过来开始,尉迟陌就好像是中了名叫‘柔情似水,深情似海’的病毒,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这个男人可能是想用温柔把她溺毙。

看着她时眉眼轻轻一弯,眸子里盛满了温柔如春的笑意,说话的语气轻柔似水。

吃饭要一口一口亲自喂她,边喂边给她擦嘴角,服务周到,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中风患者。

苏离觉得这可能已经是男人做的的极致了。

但她明显低估了眼前这个男人。

饭后一小时,她抓起一个苹果,刚到嘴边就被男人拿走,她张着嘴巴看他。

男人一笑,“没削皮。”

苏离眨眼,没削皮怎么了,苹果皮不能吃吗?苹果皮吃了可是美容养颜的。

男人又说:“吃苹果要削皮。”

苏离:“我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吃苹果的。”

男人说:“有我在,阿离以后就不用吃苹果皮了。”

男人坐在一旁给她削苹果,切小块,用小叉子一块一块喂她。

不明真相的人见了,可能会误以为她已经弱得拿不起叉水果的小叉子了。

除此外。

喝水时,尉迟陌会亲自倒水,然后就着自己的手喂她。

就连睡前洗漱,尉迟陌都差点亲自上阵,说个不好听的,服侍自己妈都没有这么尽心尽力的。

苏离受不了这么温柔的对待,她去的每一个世界都是反派。

反派么,大家都不喜欢害怕甚至厌恶憎恶。

许是工作习惯使然,她渐渐习惯了别人怕她,习惯了别人对她的仰视,习惯了别人对她喊打喊杀,针对那些,她只需要杀回去就好,比别人更凶。

她唯一不习惯的是别人掏心掏肺对她太好,那会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去回报那份好,她会手足无措,心慌意乱。

看着此刻尉迟陌张开的手臂。

她哭丧着脸脱口而出,“哥哥,求求你了,对我凶一点吧。”

她没想那么多,所以没觉察出这句话所包含的歧义。

尉迟陌轻笑起来,笑意如温柔的潮水在那双深邃漆黑的眼中荡漾开来,以至于眼角眉梢都染上了风情,显得格外撩拨人。

他促狭的说:“原来我们阿离喜欢粗暴一点的方式啊。”

苏离这才后知后觉的品出了些许不对来,木着一张脸看尉迟陌满是揶揄的眼睛。

尉迟陌笑出了声,然后趁机把她打横抱起来,怀里的人很瘦很轻,太轻了尉迟陌想,这次一定要好好养。

他轻轻的把苏离放在轮椅上,双手顺势撑在轮椅上,弯腰俯身在她耳边说:“乖,听话。”

虽然尉迟陌以前也经常在她耳边说各种暧昧撩拨人让人误会的话,但那时,他是带着目的的,不是真心,更像是场面上的曲意逢迎,说说而已不必当真。

那时,苏离能没心没肺的和他互撩,反正不用负责,毕竟大家都不是真心的,就有种一起来玩的意思。

但现在苏离明显察觉到尉迟陌变了,和以前的逢场作戏不一样,似带着点真心实意的味道。

她受不了这种带着心意的撩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她虽然常年当反派,但她也有一套自己的处事原则。

那就是,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

别人对我好,我便对别人好,别人对我不好,那我就加倍对别人不好。

但反派嘛,很少能碰到对自己好的。

尉迟陌显然是第一个。

见苏离安静的坐着没有闹腾,尉迟陌在她耳边低低笑了一声,“真乖。”

说实话,听到尉迟陌动人的笑声,苏离有点心烦气闷。

001觉得苏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对你好还不行?】

苏离像是一只傲娇的猫,高高的翘着尾巴,睥睨着凡尘【谁要他对我好了,我同意了吗?】

【……】这就是命啊,前面199个宿主拼了命的想要尉迟陌看他们一眼,结果全部阵亡。

这位祖宗倒是好,人家对她好,她还不稀罕。

001【祖宗,你讲点道理。】

苏离高傲的哼了一声【我是反派,反派不需要讲道理。再说讲道理的反派活不长。】

001【……】

苏离其实是和苏映雪住在一个医院,只是苏映雪不知道而已。

尉迟陌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苏离走向苏映雪的病房,他们母女两个一个住在10层,一个住在十六层。

他们刚刚出电梯,就见苏映雪所在的楼层一阵乱哄哄的,医生护士匆匆忙忙,还有不少病人家属和护工在一边嘀嘀咕咕。

“听说1005的病人要跳楼。”

苏离眉头一拧,苏映雪住的就是1005。

尉迟陌也听到了,他停下了脚步。

那边几个护工和病人家属还在嘀嘀咕咕。

“好好的跳什么楼,真的假的?”

“我刚刚就在护士站,亲眼看见护士接的电话,又亲耳听到护士连续确认了好几遍呢。还能有假?你没看医生和护士都慌了么。”

“不是说1005找到了合适的肾源,今天就要做手术了么?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跳楼?”

“我呀听打扫卫生的说的,听说是她女儿死了,她没指望了,所以要跳楼。听说她女儿是个混社会的,在酒吧坐台,跟酒吧里不三不四的人鬼混,然后就被人搞死在床上啦。啧,年纪轻轻不自爱,可怜了当妈的了。”

苏离昂头看‘不三不四’尉迟陌,尉迟陌恰好低头看已经被自己搞死了的苏离。

两人相顾无言片刻,接着,尉迟陌推着苏离进电梯。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93)

我要评论
  • 会倾向&……等

    性格:多变,冷血,病娇,偏执,暴力,血腥,有反社会倾向……等。

  • 任务就&?!

    本来她至少还得给系统之家打工几十年,如今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让她重生?!

  • &声音比

    001一想到任务难度就有点怕把人吓跑,支支吾吾的声音比蚊子还小,“sssssssss级。”

  • 没有这&样的品

    开玩笑,作为一个反派宿主,才没有好心助人为乐,那不是她的风格,她也没有这样的品格。

  • 对魔头&,最后

    也是没法子了,他才想着以毒攻毒,反派对反派,魔头对魔头,最后找上了苏离这个反派大佬。

  • 头挑高&给我?

    苏离看向001,眉头挑高:“想好了,最后一次机会给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