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离挑眉,会是硫酸吧。她身后是墙壁,没地方可躲,也也没东西也可以给她遮挡住,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窜出,挡在了她跟前。“苏小姐,你没事儿吧?”男人是尉迟陌的人,每日都守在教室外,是为了明白她的一举一动,顺便着保护好苏离。苏离摇摇头,“我没事儿。”鼻尖全她身后是墙壁,没地方可躲,也没有东西可以给她遮挡,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窜出,挡在了她跟前。。...

苏离挑眉,不会是硫酸吧。

她身后是墙壁,没地方可躲,也没有东西可以给她遮挡,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窜出,挡在了她跟前。

“苏小姐,你没事吧?”

男人是尉迟陌的人,每天都守在教室外,就是为了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顺带着保护苏离。

苏离摇头,“我没事。”鼻尖全是红颜料的味道,她的衣服上零星溅上了一些。

男人的后背,头上已经被染红了。

她刚刚还有点担心这群无法无天的富二代会提着硫酸来泼她。

看来还是嫩了一点,只会这种小打小闹。

那几个疯狂的粉丝见苏离没事,不仅嘴里骂着勾人的狐狸精,不要脸等等不堪入耳的词汇,还一起扑上去抓苏离的头发和脸。

男人奉命记录苏离的一举一动,重点是监视有没有人欺负苏离,此刻见有人要明目张胆的上前打苏离。

男子直接把苏离护在了身后,面对一群女生,下手毫不留情,打的一群女生吱哇乱叫,头发衣服鞋子扯得乱糟糟的。

李青把视频给尉迟陌看。

视频里,苏离坐在角落的板凳上,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像个局外人。

保镖张猛则像是一尊门神,守在她跟前。

若是偶尔有漏网之鱼到了苏离身边,苏离便拿着手上的书,一脸害怕的闭着眼睛,尖叫着对着对方一阵猛打。

往死里打……

别人不知道苏离,尉迟陌却是知道的。

尉迟陌靠在背椅里笑了起来,“演得挺逼真。”

李青顺着尉迟陌说:“苏小姐很有表演天赋。”

视频里的女生失去了最先那不可一世,傲视群雄的姿态,一个个哭成了幼儿园的小朋友,脸上的妆花得比鬼都可怕。

苏离坐在简陋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微抬着下巴睥睨着众人,那气势竟然有种坐在王座上的霸气。

李青夸奖:“苏小姐果然气质不凡。”

尉迟陌看着视频里高傲霸气的少女,轻笑,“我的小血仆自然要不凡。”

这事彻底震惊了学校。

谭校长亲自出面,身后跟着一群管理人员。

这事要是闹出去,肯定会成为学校的丑闻,影响学校的声誉,也会影响来年的招生。

谭校长头发花白,看着凌乱的现场,神色严肃,“怎么回事?”

苏离依旧坐在椅子上,眼神一抬指了一下那些狼狈的女生,“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气势汹汹的来到我面前,二话不说就要泼我红颜料,被我保镖挡住了,”

说着保镖配合转身向着校长展示了一下自己,满是红颜料的后背。

苏离接着说:“她们见我没被泼上,不甘心,又一起上前打我。我的保镖为了保护我,才动的手,我们这算是正当防卫,她们几个就是故意伤人。”

那几个女生怒道:“我们没有,她血口喷人,诬陷我们。我们要告她诽谤。”

谭校长看向教室,想找几个目击证人,但教室除了当事人双方根本就没人可问。

苏离挑眉,心说难怪,平常这些人再急也不会眨眼就不见了,原来是早就沟通好了的。

谭校长看向教务处王主任,“去查教室监控。”

王主任匆匆去匆匆回,满头是汗,脸色不好看,“校长,监控是坏的。”

苏离这才马后炮的说:“早上这监控就坏了。”

接着她又慢悠悠的说:“我记得早上学生会会长司夜亲自让人报修了的啊?所以为什么没人来修呢?这是工作懈怠还是故意的?”

谭校长严肃的看向王主任,“王主任,希望你给个解释。”

王主任头大,心说我又不是工程部的主管,我给解释,我能给什么解释,王主任只好苦哈哈的给工程部打电话核实,那边说是没有接到报修。

王主任看向苏离,目光中带着不悦,从最初苏离明知道监控坏了,还要他跑一趟开始,他就对苏离不满。

苏离无辜的一摊手,“看我干什么?找司夜核实啊。”

司夜带着那个学生会的成员赶了过来,看到满是狼藉的教室顿了一下,然后才走到校长面前。

看到好学生,校长严肃的神情缓和了一下。

当面询问以后才知道,那学生会成员转头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不过到底是真忘还是故意的那就不好追究了。

司夜来了就没走,而是站在一边,提出疑问,“就算学生会忘记了保修,监控坏了一上午,为什么保安那边没报呢?”

安保主任猛掉汗,这事没办法解释,只能把这事担下来。

其中一个女生得意又轻蔑的看了一眼苏离,像是胜利在握的挑衅。

尉迟陌看着视频里的女生,眉头一挑,“李青,你觉得她的眼睛长得怎么样?”

李青跟了尉迟陌十几年了,自然知道尉迟陌的脾性,他又全程跟着看视频,刚刚那女生看苏小姐的眼神,他也有看到。

大内总管李青说:“很丑。”说完有补充一句:“长这么丑就不该出来吓人。”

尉迟陌移开受到污染的眼睛,“说的很有道理。”

李青了解了尉迟陌话里的意思,掏出手机,开始截屏发消息,把这事安排出去。

视频里谭校长一脸为难,因为没有视频证据,没有人证,双方各执一词,他就算在想公正处理,也没办法。

那群哭得鼻子眼泪糊一脸的女生指着苏离说:“校长,你不如先处理这人月考作弊的事。这事好处理。”

苏离:“我没作弊。”

女生冷哼一声:“没作弊你能考年级第一,不如请老师调出你的档案看看你以前的成绩。你常年吊车尾,怎么突然一下就突飞猛进,坐火箭都没你快。”

有管理人员用手机调出了苏离的档案,递给校长看。

校长看完,看向苏离,“苏离同学,还请你给个解释。”

苏离不慌不乱,不卑不亢,平静的回视着他:“我说了,我没作弊。”

女生冷笑,“如果不是作弊,那就是偷试卷。我听说她会黑客技术,只要有电脑就能侵入学校的系统,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试卷。”

苏离看向她:“少女,说话是要负责的,不只是上嘴皮碰下嘴皮那么简单。你确定还要诬陷我?”

女生声音有点尖利,“我诬陷你?那你拿出证据啊。”

“好啊。”苏离勾唇一笑,转瞬收起身上的散漫,盯着女生的眼神凶悍而又凌厉,说话的语速又快又利落,“我没有证据,你们又有证据了?我以前的成绩只是最为参考,不能作为直接证据。”

接着她的语气变得咄咄逼人起来,“你们没有证据却要苦苦相逼,各种造谣生事,辱我骂我,还泼我颜料,打我。我此刻若拿出证据,你们当如何?那我辱你骂你,打你是不是都是理所应当。”

女生当场愣住。

校长没想到苏离瞬间变得这么有攻击性,“这位同学,你先”

苏离一转头,直接打断校长,语出惊人,“校长,我申请现场出题,与司夜,夏诺一同在操场答题,全校学生围观,现场直播。”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她。

苏离迎着司夜的目光,嫣然一笑,“敢吗?司小夜。”

003放了我吧

2022-11-25

书评(164)

我要评论
  • 笑脸,&你帮个

    眼下有求于人,净化部门主管001并没在意她说的话,耐心的陪着笑脸,“苏离,想请你帮个忙。我……”

  • 宿主轮&,最后

    他把能派的人派了一个遍,净化宿主,甜文宿主和虐文宿主轮番上阵,最后全军覆没。

  • 你帮我&可以重

    001语速极快的说道:“我想请你帮我去一个小世界净化一个疯批魔头的黑化值。好处是:完成任务,你就可以重生。”

  • 至少还&她重生

    本来她至少还得给系统之家打工几十年,如今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让她重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