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嫂子,究竟但是我哥的钱不够花了?现在的都需靠你来挣钱挣钱养家了?”陆慕镇对自己这两个哥哥心中的崇拜不小。平时里顾栖月是个舍得花钱大手大脚的主,他们现在圈子里玩的疯的时候,顾大小姐那时候还而已和他哥有一个名义上的婚约的时候,他就没见过顾栖月刷降落平日里顾栖月就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主,他们以前圈子里玩的疯的时候,顾大小姐那时候还只是和他哥有一个名义上的婚约的时候,他就见过顾栖月刷着陆淮安的黑卡,拍下了一副价值不菲的名家画作。。...

“不是嫂子,到底还是我哥的钱不够花了?现在都需要靠你来赚钱养家了?”陆慕对自己这两个哥哥心中的崇拜不小。

平日里顾栖月就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主,他们以前圈子里玩的疯的时候,顾大小姐那时候还只是和他哥有一个名义上的婚约的时候,他就见过顾栖月刷着陆淮安的黑卡,拍下了一副价值不菲的名家画作。

压根都不担心里面会超额。

按理讲从政的大哥应该没有二哥有钱吧?可是怎么……

越感觉,越不对劲。

陆慕扭头:“不会吧,嫂子你在家里的家庭地位这么低吗?难道每个月我哥的工资卡不应该是在你的手中握着吗?”

乔时夏:……

“当时我哥可是为了娶你都和家里决裂了快要,要不是舅舅拦着,想着这时候他和南姨已经都是拔刀相向了。”

这事儿倒是挺意外的。

原本她以为,男主之所以和原主结婚,并不是因为原主本人,而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反抗家中的对象,原主成天在那说着爱他,喜欢他,自然很不巧的就成为了他的对象。

结果好像,不太是这样的结局。

陆慕吞了个草莓,擦擦手,也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正经道:“你是不知道,当时我听我妈说,二哥为了娶一你看,可是在雪地里跪了将近一天,最后要不是老太太出面,估计二哥的膝盖都得废了。”

感情这还是双向的奔赴,那还真是棘手啊。

简直没眼看。

陆景初被陆司令叫到了楼上,陆淮安在楼上自己的房间里呆着,陆慕是陆家人,自然南薏ky 的对象就落到了乔时夏头上。

南薏先是去厨房和李管家打点好了今天外上的安排,接着又去楼上看了眼那个即将成家的“亲儿子。”

很正常的没有讨到好脸,反而被陆淮安嘲讽一遍。

而这时候坐在客厅沙发上什么都不做,自己一个人悄声改稿子的乔时夏被迫接受她的怒火。

南薏满脸嫌弃的看着她,连沙发都想好了在她走后立刻换一套。

“你说你好歹也是我们陆家的儿媳妇,这会儿努力工作给谁看呢,晚上就是淮安的订婚宴了,你帮着忙活忙活是能累到你?”

乔时夏没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

“虽然我当时反对你进门,但是这么多年了,你也是个安分的人,别临期末晚的再闹腾起来,搞得两家脸上都不好看。”

南薏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这个二儿媳,原来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当时陆景初离开陆家,白手起家的时候也本本分分的。

本来想着虽然以后也不会太长走动,但是最起码,这么多年也过来了,南薏也知道她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据眼线打听,他们现在还在市中心的那套小三居住着呢。

压根不是什么八百平的大平层,就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套房子。

一住就是五六年呢。

想来也有些佩服起这乔家的丫头了。

谁知道这佩服还没过多长时间,倒是先惹出来了祸事。

第8章 雪藏

2022-12-22

第16章 国贸

2022-12-22

书评(400)

我要评论
  • 到时候&分离婚

    好在,她来的还算早,只要是不和温颜一样同流合污,到时候本本分分离婚,她就可以同样苟活到大结局。

  • 林浅月&。”

    “夏夏,陆景初有什么好的,居然敢当着你的面和那个林浅月玩暧昧。”

  • &月一同

    陆景初和林浅月一同吃饭被乔时夏误会,这好像要是他们开始吵的开始吧。

  • 以至于&。

    以至于,乔时夏无论是怎么折腾,男主都是视而不见的模样,甚至还可以粉饰太平。

  • 量起了&子。

    乔时夏揉着自己的脑袋,阵阵的头疼过后,让她开始打量起了这件屋子。

  • 年不变&,妈不

    温颜轻啧了一声,万年不变的劝说又开始了:“不是我说哦,陆景初爹不疼,妈不爱的,你这大好青春年华就这样的浪费在他身上了?”

  • &改稿子

    “不去,不去。”乔时夏的头摇的像拨浪鼓,“我还要留下来改稿子呢。”

  • 家境不&陆家的

    原主乔大小姐家境不是一般的不错,要不然也不能下嫁给一个陆家的庶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