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衡玥紧握短刀,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悄悄地走到房门前,耳朵贴在门上,聆听外面的动静。好像有人从隔壁房间走出,还不只一人,他们的脚步很轻,像是不刻意为之。莫也不是......有毛贼潜进崔大夫人的房间?想起这里,崔衡玥心中涌上了担忧,她轻轻地地再打开房门似乎有人从隔壁房间走出来,还不止一人,他们的脚步很轻,像是刻意为之。。...

崔衡玥握紧短刀,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悄悄走到房门前,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外面的动静。

似乎有人从隔壁房间走出来,还不止一人,他们的脚步很轻,像是刻意为之。

莫不是......有毛贼潜入崔大夫人的房间?

想到这里,崔衡玥心中涌起了担忧,她轻轻地打开房门,探头往外看,却发现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晨失手&击峭壁

    两人来往了好几个惊险的回合,最终崔衡玥不敌,被云晨失手打落,后脑撞击峭壁往崖底坠去。

  • 袭,溺&亡于恒

    山崖高五十余丈,崖底是洪水泛滥的恒河,每年洪水来袭,溺亡于恒河的人不计其数。

  • 李碧儿&了香甜

    李碧儿和苏毕文依然双目紧闭,那安详的神态似是完全没有受周围喧嚣的影响,已经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 一次,&掌劈昏

    他很快就追上了崔衡玥,这一次,他抓住崔衡玥后就一掌劈昏了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