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红霞吓了一跳,小孩子在她眼皮子底下伤,直接责任监护义务的她是难辞其咎的。赵红霞拿手机的手不不自禁地浑身哆嗦出来,为什么是圆圆?谁伤也比圆圆伤好,圆圆的姐姐但是远近闻名于世的少女魔头,连卧龙路的小混混见了她都得绕路穿行。圆圆见赵红霞拿手机的手直浑身哆嗦赵红霞拿手机的手不自禁地哆嗦起来,为什么是圆圆?谁受伤也比圆圆受伤好,圆圆的姐姐可是远近闻名的少女魔头,连卧龙路的小混混见了她都得绕道行走。。...

赵红霞吓了一跳,小孩子在她眼皮子底下受伤,负有监护义务的她是难辞其咎的。

赵红霞拿手机的手不自禁地哆嗦起来,为什么是圆圆?谁受伤也比圆圆受伤好,圆圆的姐姐可是远近闻名的少女魔头,连卧龙路的小混混见了她都得绕道行走。

圆圆见赵红霞拿手机的手直哆嗦,就上前扯住赵红霞的裙摆,仰头安慰她,“老师不要慌,小场面,先找块冰给我敷上,再涂点白药就好了,上次我头上起包的时候,姐姐就是这么干的……”

“……这场殊死搏斗中,Z国落败,而且败得很惨,这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落后!那么到底是什么落后呢——周洋同学?”高二、一班年问天试卷讲评进行时。

周洋起身应答:“是军备落后吧。Z国的军舰射程不远,精度不高,火力不足,打仗主要是靠武器——”

年问天问:“还有其他观点么?”

柳旭东站起身说:“主要是观念落后。观念指挥行动,观念落后必然导致战备不充分、对军队的调度不力、战略战术思想落后。”

年问天看向正在埋头赶数学作业的冷丝雨,“冷丝雨同学,你认为呢?”

冷丝雨漫不经心站起来,答道:“呃……军备、观念都是浅表的东西,更深层面的,应该是生产方式的落后,经济的落后。经济是一只无形的手,操控着军备、影响着决策者和下层民众的格局、观念。从本质上来说,这场战争是农耕文明败给了工业文明。”

冷丝雨的话让夏鹏飞一惊,看不出这个暴力少女肚子里还装了点墨水,当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看来自己来这个班还真是来对了。

年问天点头:“说得很好,经济是决定性的力量,举个例子来说,女人曾一度统治着这个世界,但后来被男人夺权了,为什么,因为农耕时代的到来。

‘男’字拆开来看是田和力,这说明了什么?说明男子是农业生产的主力,国家经济和家庭财富的创造主要靠男人驱动,所以,农耕时代必然是男权时代……”

台上的年老师讲得津津有味,可叶知秋却没听进多少,她的注意力全在身旁正在奋笔疾书的夏鹏飞身上,到下课铃声响起,她还没回过神来。

“年老师请等一下。”年问天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夏鹏飞叫住了他。

夏鹏飞拿了自己的历史试卷去问年问天,“老师,你帮我看看,我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补救?”

年问天拿起夏鹏飞的试卷笑了,他抬眼看向冷丝雨,“丝雨,我用一下你的试卷。”年问天知道,如果说是夏鹏飞要用冷丝雨的试卷,冷丝雨多半断然拒绝,但如果老师要用,她就不好说什么了。

冷丝雨毕恭毕敬地把试卷送到年问天手里,冷眼横扫了一下夏鹏飞的试卷,眼前不觉一亮。这货的字居然好到逆天,一手行楷可以直接当字帖使用。

“鹏飞,你先自己比较一下你和丝雨在答题上的差距,尤其是主观题的格式、内容、思维上的差距,我马上得去三班上课。我找个充足的时间和你详谈。”

“好的,年老师。”

夏鹏飞拿着两张试卷,瞄一眼回到座位上继续赶作业的冷丝雨,也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就在这时,政治科代表李小莉扯开嗓子喊了一声,“收政治作业了。”

“收作文本了。”语文科代表舒黛云娇呼。

“收《英语周报》了。”英语科代表袁敏也不甘落后。

“收地理练习册了。”地理科代表康志远接着喊。

“收数学纠错本了。”数学科代表陈明理漫不经心地吼道。

这时冰雕美人冷丝雨也放下笔,不慌不忙地站起身,“历史作业,马上交来!交迟了不收!……”

星期一上午第一节课下课就是这种格局,一个科代表吼上一嗓子,往往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各科科代表开始轮番轰炸。

夏鹏飞是新来的,他不用交作业。他坐在座位上欣赏冷丝雨的试卷。

看不出她长期凌虐沙袋的手竟能把字写得如此婉约别致,明明是不可理喻的一个人却偏偏让历史论证能够事实充分、逻辑清晰、论证有力?冷丝雨答卷无论从答题形式的规范性、答题内容的丰富性还是从答题思维的严谨性上看都称得上范本。

冷丝雨身上似乎充斥着各种不可调和,身材与力度的不可调和,颜值与个性的不可调和,行事方式与历史思维的不可调和……

“鹏飞,把你的试卷拿来,我帮你分析分析。”叶知秋的声音温暖如三春阳光,可夏鹏飞就是没听见……

“鹏——”叶知秋只叫出了一个字,就打住。政治老师陈可嫣已迈进教室……

附属中学幼儿园里,小圆圆后脑勺的包已消散得差不多。赵红霞如释重负,这才想着把曹霸天叫到身前来训话。

小圆圆把小虫虫叫到一旁,很郑重地告诉小虫虫,“今天的事不要跟我姐姐讲。”

小虫虫不明原因,“你不想让你姐姐替你撑腰么?”

“这事她不能知道,她那性子,得把小天天一拳砸成肉饼。杀人是要偿命的。她毕竟是我姐姐。要是让警察叔叔给抓走了,我爸爸妈妈会难过的。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她每次做的菜都是我爱吃的。”

“看不出啊圆圆,你姐姐对你这么狠,你还那么护着她!”

“她也挺不容易的!每天要上学要做家务要打工还得照顾顽皮的我!”小圆圆长叹一声,“哎!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像你这种温室里的小树苗,是体会不出风吹雨打的痛苦的。”

到放学的时候,小圆圆也扯住赵红霞的衣角,同样叮嘱赵红霞将今天的事隐瞒下来,赵红霞求之不得,当即答应下来。

兰兰已经等在附属幼儿园的门口。

“小圆圆跟我一块儿回家,行不?”兰兰说。

“走吧,圆圆,高中还得有半个小时才放学呢。”虫虫说。

小圆圆杵在门口不离开,“姐姐说了尽量不能跟别人增加麻烦。你们先走吧。她会来接我的。”

虫虫说:“雨姐姐也经常接我回家啊。”

小圆圆说:“麻烦别人和帮助别人是两回事。别多说了。我是不会走的。”

这下换了小虫虫不愿走了,她央求兰兰说,“我们等着雨姐姐一起回家吧。”

“那……好吧。”兰兰无语加无奈,如果要等到高中部放学,哪里还用得着她提前来接人啊。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冷丝雨&酷又相

    冷丝雨脚步稍停,回身目光扫向夏鹏飞,眼神冷酷又相当玩味。

  • “那位&的啊?

    “那位姑娘行迹可疑,会不会是拐卖儿童的啊?”路人甲问路人乙。

  • 一班称&,一班

    长龙东侧声浪排空,“一班必胜,一班称王!一班必胜,一班称王!”

  • 飞加油&加油—

    “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

  • ,说完&的!”

    “女生应该温柔点……”夏虫虫忍了好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小心翼翼说出了心理话,说完先瞥一眼冷丝雨,再偷瞧一眼冷圆圆,见冷圆圆目光不善马上就扔锅,“是我哥说的!”

  • 王大龙&确定认

    王大龙表情凝重地站在长龙阵中部,眼睛盯着中线检查位置,确定认无误之后手握发令枪朝天一举,继而扣动扳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