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一班最后一节课是地理课,地理老师欧质昆刚出教室,冷丝雨就化成了几道箭直接发送出了教室。冷丝雨跑到幼儿园与兰兰一人牵了只小蝌蚪往后面走。远远地见一只田园犬在人行横道一起漫步,一辆大货车疾驰而来,小圆圆和小虫虫一迭声尖叫声“车子!狗——”“狗狗!车——”冷丝雨跑到幼儿园与兰兰一人牵了只小蝌蚪往回走。老远见一只田园犬在人行横道漫步,一辆大货车飞驰而来,小圆圆和小虫虫连声尖叫“车子!狗——”“狗狗!车——”。这只狗没有那位横穿马路的老人家那么幸运……。...

高二、一班最后一节课是地理课,地理老师欧质昆刚出教室,冷丝雨就化作了一道箭发送出了教室。

冷丝雨跑到幼儿园与兰兰一人牵了只小蝌蚪往回走。老远见一只田园犬在人行横道漫步,一辆大货车飞驰而来,小圆圆和小虫虫连声尖叫“车子!狗——”“狗狗!车——”。这只狗没有那位横穿马路的老人家那么幸运……

就在大货车快要碾上那只狗的瞬间,小圆圆和小虫虫的眼睛同时被一只手蒙住了!是追上来的夏鹏飞——

谁知冷丝雨拨开夏鹏飞的手,让冷圆圆直面被碾得脑花四溅、内脏溢出的小狗。

夏鹏飞蒙住小虫虫的眼睛,对冷丝雨道,“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她还是个孩子!”

“那……那那……只狗狗死了?”小圆圆吓得睁大了嘴巴和眼睛,死死攥着丝雨的手已经冒出了冷汗,“车子这么可怕!”

冷丝雨弯腰抱起小圆圆,盯住小圆圆的大眼睛,神情冷凝地说道,“圆圆你记住,生命就是这么脆弱!稍有不慎,就会与这个多彩的世界说再见。”

“姐姐,我好怕!”

小圆圆紧紧搂住冷丝雨的脖子,那只狗的惨状已经深深地烙在了她的脑海中,只怕终生都难以消弥。

冷丝雨低声说,“不只是狗,人也一样。世间有很多东西,比如说水、火、电、天燃气、车、炸药、枪甚至我们的同类……无数的事物都会对我们的生命构成致命威胁,所以,我们的生命得好好珍惜、好好维护。知道吗?”

小圆圆瞪大了眼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夏鹏飞也放开了蒙住小虫虫眼睛的手,将小虫虫抱了起来……小虫虫只看了狗一眼,也吓得把夏鹏飞的脖子搂住。

“姐姐,这就是死亡?”小圆圆悲戚地问,“人也会死吗,人死了会怎么样?”

“人也会死,死亡就是再也不见,再也听不见亲人的呼唤。死亡就是化为累累白骨甚至一抹尘烟……”

冷丝雨抱着小圆圆、夏鹏飞抱着小虫虫,后面跟着兰兰,他们慢慢往回走。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他们一直保持着沉默,直至回到凤凰小区住处……

回到住处,小圆圆安静地坐上沙发,拿起遥控器,又扔下了。她高声问正在厨房忙碌的冷丝雨,“姐姐,电会死人么?遥控器里面有电么?”

“放心啦,遥控器电不死人的,没那么高的电流强度。”

小圆圆拿起杯子,想喝水,可想想又放下了。

“姐姐,你说水也能整死人?水明明那么柔软,怎么会杀人呢?”

“最柔软的东西也最是强悍。水很厉害的。不过你放心,咱们家里的水一般是杀不了人的,除非是开水,会把人烫伤。”

“那水怎么杀人呢?”

“水杀人的惯用招数是堵住人的身体器官,阻断人的呼吸而死。”

“在河里、海里淹死?”

“嗯。所以,得远离大片的水域,没有姐姐,别去梓虚河边玩。”

小圆圆又起身跑到厨房里,提醒冷丝雨,“天燃气也很危险,姐姐可得小心了……”

同一时间,0301的房里,夏鹏飞和夏虫虫已经上了饭桌,夏鹏飞不停夹菜,夏虫虫却不动筷子,完全没有食欲。

“哥哥,雨姐姐对圆圆很残忍?圆圆会不会有危险?”圆圆担心起小伙伴来。

“残忍?谁跟你说的?”

“你啊!”于是小虫虫学着夏鹏飞的口气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她还是个孩子!”

夏鹏飞放下筷子,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回头对站在一旁的兰兰、郝小丽说,“兰姐,郝阿姨,你们也过来吃啊,一会儿菜就凉了!就这几个人,不用分批吃饭的。”

郝小丽和兰兰才上了桌子,安静地夹菜。

“想跟我一起上学就赶紧吃!”夏鹏飞朝夏虫虫喝道。

“我在等你回话呢。”夏虫虫拿起了筷子。

“呃……圆圆不会有危险的,丝雨那种残忍也是一种更高形式的疼爱吧……”夏鹏飞云淡风轻地说完,拿起勺子盛了碗汤慢饮起来。

“哦,我明白了,你对我的爱就是低级的。”

“我把你揍得满地找牙就高级了!”

“粗鲁!还学霸呢!文化都被宝宝吃了!”小虫虫恨恨地说道,没发声,只做了个口形……

……

吃了午饭冷丝雨将小圆圆送到幼儿园,看看离下午上课还有一会儿,就到附近生意兴隆的星星超市去帮忙打零工。

一辆送货车停在星星超市门口,经理钟向东一见冷丝雨,乐得跟见了国宝一样,“丝雨,快,帮忙卸货!”

冷丝雨找了条围裙套在校服上,挽起袖子就干。

星星超市给丝雨的薪金比一般零工要高得多。后天养成的体力和速度优势让冷丝雨做事干脆利落,效率是普通服务员的三倍也不止……

临近上课时,冷丝雨去拿了报酬,脱掉围裙朝学校发足狂奔……终于在上课铃声响起的一刻,成功地赶到了教室门口。

奔跑让冷丝雨的小脸泛红、额头冒汗、呼吸也急促了许多,气还没喘匀,就跟中间第三排位置上的夏鹏飞打燃火,“夏鹏飞,你怎么会在我的座位上?”

夏鹏飞心平气和地说道,“冷童鞋,自己看清了,这是你的位置还是蒋童鞋的位置?”

“知秋,咱们换个座儿。”冷丝雨回头对叶知秋说。

叶知秋盯着夏鹏飞的背影,伤感地说,“丝雨,夏同学想跟你学习历史,你就成全他一下嘛。”

“我没帮他的义务,”冷丝雨说着站起身,朝靠窗四排的华可多喊话,“多多,咱们换——”

“我帮你补地理政治数学三科,你帮我补历史一科。怎么样?”夏鹏飞深眸探向丝雨,“你本次入学考试语文115英语142历史86,三科拔尖,但地理政治数学三科都没及格,你总分515,也就只能勉强上个二本。如果能把地理政治数学补起来,上一本完全没问题。”

夏鹏飞为了要靠近冷丝雨算是做足了功课。

冷丝雨被夏鹏飞的分析和所开的条件给打动了,但鉴于母亲的多次告诫,她还在犹豫。

“如果让我辅导你,我有绝对的把握帮你提高三科成绩!”夏鹏飞加重语气,眼眸中闪烁着难以言喻的自信和霸气。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了全场&。

    此举顿时惊动了全场,无数的手机忙乎起来,快速按动快门,记录下这精彩的一瞬。

  • 结束得&们一块

    “赛事结束得晚了点儿,”冷丝雨一脸歉意地挽过小女孩的手,又看向小男孩,“虫虫,你等你哥,还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家?”

  • 脚下跟&装了风

    冷丝雨一手拎了个小孩子,脚下跟装了风火轮似地走得飞快,两个小朋友同时叫唤:“慢点慢点——人家还是个宝宝!”

  • 的大眼&想要去

    冷圆圆头扎两只朝天小辫,水灵灵的大眼睛透射出超越年龄的机灵,粉嘟嘟的小圆脸总让人产生想要去捏一捏的冲动。

  • 们赛出&越来越

    “……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最终是高二、一班一路过关斩将,摘取了比赛的桂冠!……通过这次比赛,同学们赛出了水平,赛出了精神……”音箱里的声音越来越弱,此时已经没人去听他在白呼什么了。

  • 关键是&她确实

    “她是市运会未成年组的选手,却是全年龄段女子铅球、长跑记录保持者,名叫冷丝雨。”何婷婷不厌其烦,关键是她确实八卦。

  • 阵旋风&出了一

    冷丝雨不耐烦了,果断弯下腰来,一手托了一个抱起来,在人行道上跑了起来,拉出了一阵旋风,也跑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 长虹,&强!二

    长龙西侧气贯长虹,“二班必胜,二班最强!二班必胜,二班最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