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雨,什么事?”华可多在窗边问着。“没事儿了,”冷丝雨再次坐定,从书桌里摸出英语反复练习册,接着蹙着眉头瞪夏粱几眼,“你没办法挤占我到校的时间!”“好!”见冰雕美人不松口了,夏粱赶快答应下来。后排的叶知秋很想说夏粱,她的时间也可以为他不设限制,但“没事了,”冷丝雨重新坐下,从书桌里掏出英语练习册,然后蹙着眉头瞪夏鹏飞一眼,“你只能占用我在校的时间!”。...

“丝雨,什么事?”华可多在窗边问道。

“没事了,”冷丝雨重新坐下,从书桌里掏出英语练习册,然后蹙着眉头瞪夏鹏飞一眼,“你只能占用我在校的时间!”

“好!”见冰雕美人松口了,夏鹏飞赶紧答应。

后排的叶知秋很想告诉夏鹏飞,她的时间可以为他不设限制,但她没有开口,只是拿忧郁的眼神看着夏鹏飞的背影……

“还有,离我远点!”冷丝雨把夏鹏飞的书推了过去。

“要划条三八线不?”夏鹏飞好性子地问道。

“吊二郎当油腔滑调的口气给我收起,信不信我把你揍得满地找牙!”冷丝雨杏眼圆睁、凶巴巴地说。

夏鹏飞往里面象征性地挪了挪。“揍得满地找牙?”这明明是他对小虫虫的台词好吧!这妞还真是个女魔头。

叶知秋心中实在火大,这个假小子明明一身是毛病,凭什么她对夏鹏飞可以为所欲为,连“揍得人满地找牙”的话都能说得出口,要不是打不过她,她很想两巴掌招呼过去替她透透神光。

信息技术科代表詹咏生从教室外边进来,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说:“咳咳!同学们,石老师城里开会去了。这节课大家上自习。”

夏鹏飞这下算是找着机会了,两张历史卷子伸过了桌子的中线,“拜托了!帮我分析分析,看我还有得救不?”

冷丝雨接过夏鹏飞的试卷,把夏鹏飞客观题的错题和主观题的错题全部认真浏览了一遍,瞄了夏鹏飞一眼,“你过来点。”夏鹏飞凑到冷丝雨跟前,闻到一股淡淡的汗味……夏鹏飞暗笑,终于明白了小妮子“离我远点”的用意了。

“你走什么神?认真点!我的时间是有限的!”冷丝雨捕捉到了夏鹏飞脸上可疑的神情喝道。

“我洗耳恭听!”

“你的问题太多了,首先是史实薄弱,像这个选择题的第5题考查古代手工业技术,明明题干上有‘汉朝’的时间概念,你却选了B青花瓷,元代以后才有成熟的青花瓷技术,时间上就该排除B!”

夏鹏飞听得很认真,他指着选项C问道,“这个灌钢法是个什么鬼,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们老师好像没解释过。”

后排的蒋美丹对这个问题也心存疑问,也竖起耳朵听冷丝雨分析。

冷丝雨瞄一眼夏鹏飞,冷冷地说:“没讲过?我就不信!你一定是对前任历史老师心有成见,心理上排斥人家,行动上不肯配合人家,上课没听课却硬说人家没讲过?”

“我……不是你说的……那样!”夏鹏飞暴汗,他那点黑历史竟被小妮子全说中了。

“我信你个鬼!”冷丝雨又瞪一眼夏鹏飞,进而心平气地和地说道,“灌钢法就是杂炼生铁和熟铁,最早出现于南北朝时期。这个知识点属高频考点。”

冷丝雨讲解知识的时候,平和让她的清纯与美丽的特质得以放大,那已敛住狠厉之气的一双眸子竟是如此清透澄明……握草,平时没怎么在意,死妮子竟有这么高的颜值!

夏鹏飞不露声色地说道:“史实薄弱我很清楚,我基本就没记过史实,最头痛的是记时间,还有古代经济史部分有很多琐碎的史实,我一翻开书就想打瞌睡——”

“呃,这就是三十九分的根源所在了,瞧你这点动力,要学历史真是没得救了,”冷丝雨马上盖上棺材板下了个结论,把自己的卷子抽回来,把夏鹏飞的卷子推过去,“你这样的学生,我教不了。”

这个老师脾气有点大,说翻脸就翻脸,夏鹏飞赶紧表决心,“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严格按你的要求办行不?”

“你反思一会儿吧,我要做作业了,等我心情好了有空了再说。”冷丝雨撇开夏鹏飞,自顾自地翻开英语练习册,做起英语作业来……

……

“她竟然让你反思?她还真拿自个儿当老师啊!”体育课上,柳旭东听夏鹏飞说起冷丝雨,差点笑岔气,“你小子,连你母后也奈何不了你,你可别让她给治住了!”

“就凭她?治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夏鹏飞瞟一眼球场上正在投篮的冷丝雨,不以为然地说道。

“岂止是没生出来,是根本就没怀上!那你是不打算配合她学历史了?你不想考C大了?”

“配合呀,历史,她怎么说我怎么做,但别的,对不起,小爷我就不陪她玩了。”

王大龙老师吹响口哨,高二、一班的男女学生迅速向王大龙靠拢整队集合。

“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穿某品牌运动装的王大龙站在球场中心,身体笔直如铁桩,精神好得跟打了鸡血似的,呼口令时字正腔圆,声如洪钟,连扩音器都省了。

先是一系列准备运动,然后是项目训练。男生练习迎体向上,女生练习仰卧起坐。

华可多双手抱住后脑勺坐在瑜珈垫上,冷丝雨替她按住脚背,催促华可多,“使劲儿!”

胖子运动是硬伤哪!华可多因为体形太胖,腰上和胸腹上的肥肉太多,她憋足了劲只勉强做了一个仰卧起坐,就瘫在垫子上养神。

“胖多多,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呀,你不练让我来!”龚映雪一把将华可多拉了起来。龚映雪是学校女子校篮球队的队长,平常说话没轻没重,一副女帝睥睨天下的架势。

冷丝雨二话不说,转身就揪住龚映雪衣服,抡起了拳头,“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啊?你动手能力强是吧,咱们出去单挑行不?”

吓得华可多拦腰将冷丝雨死死抱住,“姑奶奶,别动气,你那拳头砸下去就出人命了。”

那边正要做引体向上的夏鹏飞见了,引体向上也不做了,闪电般冲过来拉开了两位少女,“丝雨,冷静冷静!做一下深呼吸!”

龚映雪见势不对,赶紧朝一边撤退。

“约个时间单挑啊!”冷丝雨撂下狠话,水眸四下紧迫搜人,可却再也没找着篮球队长的身影……

夏鹏飞责备的眼神扫向丝雨,“你对自己拳头的轻重没个数吗?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冲动!”

冷丝雨若无其事地说:“我要拍下去还会等到你来?开什么玩笑,真拍死了她我去蹲班房小圆圆怎么办?”

书评(256)

我要评论
  • 天的激&音箱里

    “……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最终是高二、一班一路过关斩将,摘取了比赛的桂冠!……通过这次比赛,同学们赛出了水平,赛出了精神……”音箱里的声音越来越弱,此时已经没人去听他在白呼什么了。

  • &腾了这

    震天的喧嚣声和奔流的青春热血沸腾了这个凉意渐生的时节!

  • 丝雨。&关键是

    “她是市运会未成年组的选手,却是全年龄段女子铅球、长跑记录保持者,名叫冷丝雨。”何婷婷不厌其烦,关键是她确实八卦。

  • 可惜那&拒人于

    美则美矣,只可惜那一双大眼睛本该活泼灵动,却冷冽如彻骨寒潭,拒人于千里之外。

  • 准的瓜&典韵味

    冷丝雨,十七岁,齐耳短发,中等个儿,身材苗条,标准的瓜子脸透着那么一股浓郁的古典韵味,见之忘俗。

  • &冷丝雨

    冷丝雨脚步稍停,回身目光扫向夏鹏飞,眼神冷酷又相当玩味。

  • 飞走了&真没白

    “不用了,我带他上去就行,”先前自动合上的单元门又开了,夏鹏飞走了进来,锐眸扫向冷丝雨滴汗的额头和泛红的脸颊,漫不经心地开口,“冷丝雨,你这腿可真没白长啊………”

  • 说不能&女生的

    夏虫虫皱着鼻子不想伸手,“哥哥说不能随意碰女生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