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丝雨顾不上理会夏鹏飞的小心情,她眼皮子又开始打起架来,她打了个呵欠,终于又趴在了桌上……把她刚才的口头检讨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班主任年问天走上讲台,班长萧天浩呼“全体...

冷丝雨顾不上理会夏鹏飞的小心情,她眼皮子又开始打起架来,她打了个呵欠,终于又趴在了桌上……把她刚才的口头检讨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班主任年问天走上讲台,班长萧天浩呼“全体起立”,冷丝雨自然是起不来的,她睡得正香……

夏鹏飞问:“老师,需要叫醒她么?”

年问天温和地说:“她现在不需要什么学习,只需要一场充足的睡眠……强行扼制本能追求学习那是本末倒置的行为,也不会有多高的效率。”

年问天也不让学生坐下,继续侃侃而谈,“某位科学巨匠说了,现代生活的特征是手段的日益完善和目标的日益混乱,咱们没日没夜地超负荷劳作到底是为了什么?同学们不妨考虑一下……我们现在有一部分人是把手段当成了目标,把目标当成了手段……”

年问天独特的教育方式和灵魂之问对夏鹏飞的认知几乎是颠覆性的。

他想想自己的老妈终年为挣钱几乎丢掉了健康,有一次竟然昏倒在马路上……这难道不是将生存目标与生存手段倒置的鲜活例证么?

夏鹏飞看向冷丝雨,深度的睡眠让冷丝雨此时已完全卸掉了身上的铠甲,表情显得平和自然,毫无危险性,却是十分疲惫。他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颠沛流离才会让体格如此强悍的她也能有这样的心力交瘁?

冷丝雨此时确实不需要什么学习,只需要一场充足的睡眠……

历史课下课时,冷丝雨睁开眼,她尴尬和歉意地目送走神情高深莫测的年问天,问身后的蒋美丹,“年老师怎么就走了?”

“他上完课不该走么?下节课又不是他的!你可真行,足足睡了一节课啦!”

“一节课!他没叫醒我?”

“他让你休息,不让人打扰你!”

“没让我去他办公室?”

“没有!”

“没让我写检查?”

“没有!”

“……”冷丝雨陷入深度迷茫中,她的同桌夏鹏飞正在往手臂上涂抹冷家秘制的红花油……

冷丝雨忽然发觉左手臂也有些疼痛,她掀起袖子,看到手上的掐痕,却又跟没事人似的不声不响放下了衣袖……

一点小掐痕算个毛吖,她可是亲眼看过子弹横飞、血溅三尺、人被当场爆头的场景的……

……

穿着大熊猫围裙的林婉如正在某别墅的豪华客厅清扫房间,尽管吸尘器的声响很大,她依然听清了手机来电的声音。

林婉如快步走到隔壁客房摸出手机,见是陌生电话,心中有些纳闷地按下接听键。

“你好,请问你是冷丝雨的母亲么?”

“我是,请问你是?”林婉如声音平和而温柔,和对夏鹏飞态度简直是云泥之别。

“我是丝雨的班主任年问天,你的女儿现在似乎承受了她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重负,我这个做老师的看在眼里也心疼,你这个做母亲的就没有感觉么?”

林婉如愣住了,她听出了年问天兴师问罪的意味,还没接上话,又听年问天说道:“这孩子天分极高,若静心学习,考个重点完全没什么问题,可现在每天却因体力透支而毫无精力保障最基本的学习任务一一”

“体力透支?丝雨这孩子身体好呀,做点家务、辅导妹妹会让体力透支?”

“你看你这个当妈的有多失职!你竟然不知自己女儿利用课余时间在多处打计时计件零工?”

“什么?……”林婉如懵圈了,“这……我给她的费用不少呀?……”

几个小时后,林婉如直接杀到年问天的办公室,冷丝雨也被叫到了办公室。

瘦削文静的林婉如一见冷丝雨,就从包里掏出一根皮带要给丝雨来个“皮带炒肉”,年问天赶紧上前护住丝雨,“冷妈妈,先了解情况,不要冲动!”

高二、一班不知谁喊了声“少女魔头冷丝雨要挨打了”,全班学生一齐涌向高二历史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门外强势围观。

“啪!”只听得一声脆响,林婉如的皮带实实在在地落在了年问天的身上。

“对不起年老师,我替我妈向你道歉!”冷丝雨拂开身前的年问天,“还是让我来吧!”

冷丝雨规规矩矩把背部迎向林婉如。误打了年问天的林婉如只愣了一下,就又恢复了来时的威猛气势,对着冷丝雨的背部就是一阵好抽,边抽边骂,“给你那么多钱你用哪去了?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不学好!”

冷丝雨如山一般屹立在盛怒的林婉如面前,面容平静,不皱一下眉头,不掉一滴眼泪,不喊一声痛……明明是一件很怂的事情,冷丝雨做得却很酷。

林婉如越抽越密,越抽越猛。年问天一个斯文人完全没有应付这种阵仗的经验,发呆是他的正常反应。窗外的女生们都吓傻了,男生们也惊得目瞪口呆。

夏鹏飞看不过意了,冲进办公室一把夺过了林婉如手中的皮带,怒斥林婉如,“林阿姨,有你这么做妈的么,丝雨在家有多苦有多累你关心过么?你不关心就算了,你还变本加厉地迫害她!丝雨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让你下这样的死手!”

“鹏飞你别管,她出了气就好了,你把家伙还给她!”冷丝雨不温不火地劝鹏飞。

“姓夏的,我教育自己的女儿关你屁事!皮带给我!”林婉如抓住皮带想夺回来,可怎么用力也撕扯不动。

“林阿姨,大路不平旁人铲,你在家里把房门一关怎么收拾人我管不了,你今天追到学校里来打丝雨,对不起这闲事我管定了!”

“你你你……”林婉如脸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夏鹏飞的鼻子骂人也不利索了,“好啊,姓夏的,我我我把这笔账给夏正阳记着,我只向他讨说法去……”

夏鹏飞拿起皮带抄起手,一副要打要杀随你便的欠抽模样。

刚挨过狂抽的冷丝雨此时却走到林婉如身边,柔声劝道:“妈妈,您消消气,您别气坏了身子,要是您没打够,歇一会儿再打。钱我没乱动,我就是想凭劳力多赚点零花钱而已……”

“啪!”一记惊心动魄的耳光准确无误地抽在了冷丝雨脸上,把夏鹏飞和年问天都整蒙了!

这只母豹的脾气可真是狂躁!

“再敢出去打工不好好念书,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林婉如恶狠狠地说完,在众生敬畏的目光中快步走出办公室,忽然又折回来指着夏鹏飞对冷丝雨道,“离他远点!从今往后,我跟他势不两立!”

“她气成这样,其实是因为心里疼得要命!你们不会懂的!”冷丝雨瞄了年问天和夏鹏飞一眼,慢慢朝门外走。

“喂喂,你去医务室看看吧。”夏鹏飞问道。

“有什么要紧的,她下手很轻的。”

很轻?死妮子脑袋被抽坏了?

“丝雨,对不起!”年问天走过来,诚恳致歉,“我不知道你母亲这么厉害,我应该先跟你沟通的!”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鹏飞加&油!夏

    周围围观的女生大都在高呼:“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

  • 主教学&学附属

    冷丝雨先跑去主教学楼教室里将书包背上,再快步跑向天翔中学附属幼儿园。

  • 这个世&界的一

    他的一双眼眸放出犀利的光,仿佛要洞穿这个世界的一切玄机。

  • 白了隋&?”

    何婷婷白了隋佳苑一眼,“你学姐我是这么肤浅的人么?”

  • “报什&去的夏

    “报什么警,是熟人!”答话的是健步如飞跟上去的夏鹏飞。

  • 虫虫忍&,说完

    “女生应该温柔点……”夏虫虫忍了好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小心翼翼说出了心理话,说完先瞥一眼冷丝雨,再偷瞧一眼冷圆圆,见冷圆圆目光不善马上就扔锅,“是我哥说的!”

  • 侧气贯&”

    长龙西侧气贯长虹,“二班必胜,二班最强!二班必胜,二班最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