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丝雨在夏粱一旁的沙发上坐定,朝夏粱抛去两束寒光,“很想说什么赶快说!”夏粱望着冷丝雨澄澈如山溪水的眸子,心念觉间一颤,竟忘了了要说什么。冷丝雨见夏粱不吭声,不想被带进某种难言的气氛,就匆忙站起身,装出狠厉地地说:“好好的坐那里不准再动!冷丝雨见夏鹏飞不吱声,不想被带进某种难言的气氛,就匆忙起身,故作狠厉地说道:“好好坐那里不许乱动!敢乱动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那说话的口气完全是林婉如的翻版。。...

冷丝雨在夏鹏飞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朝夏鹏飞抛去两束寒光,“想说什么赶紧说!”

夏鹏飞看着冷丝雨清澈如山溪水的眸子,心念不觉一动,竟忘记了要说什么。

冷丝雨见夏鹏飞不吱声,不想被带进某种难言的气氛,就匆忙起身,故作狠厉地说道:“好好坐那里不许乱动!敢乱动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那说话的口气完全是林婉如的翻版。

夏鹏飞瞄了冷丝雨一眼,想笑,却没笑出来。冷丝雨去厨房里开始准备晚饭。

冷丝雨的叮嘱夏鹏飞就当耳旁风,冷丝雨刚走,夏鹏飞就径直去饭厅饮具柜拿了一个杯子,走了两步,又折身回去再拿了个杯子。

经过厨房门口时,他忍不住朝厨房里的冷丝雨看了一眼,当即被冷丝雨的刀法所折服。

冷丝雨不满地看向夏鹏飞,一只力大无比的手切菜的动作却显得无比轻灵流畅,只听得菜刀撞击菜板的嗤嗤嗤嗤嗤嗤嗤的高频率声音,不到一分钟丝雨就切好了两道菜。

夏鹏飞收回眼神,挪开步子回客厅,在饮水机储物盒里找到茉莉花茶,好性子地泡了两杯,搁在茶几上。

夏鹏飞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接通兰兰的电话,“兰姐,晚饭我在丝雨家吃,你把小圆圆留住吃晚饭。”

“哦,好的。”

……

三楼0301房里客厅地面,两个小可爱坐在地毯上搭智力积木,金毛在一旁旁观。

小圆圆组装了个帅气男人放在已被组装好的轮船上,“这个帅叔叔是船长。”

小虫虫在忙着组装一个漂亮的女人,说道:“再帅也没有我爸爸帅。”

小圆圆挑了一下眉头,说道:“我爸爸又帅气又温柔,对我可好了,从来不凶我。”

小虫虫指着轮船,说道:“我爸爸不但帅气而且能干,像这种轮船,他也能开的!”

小圆圆不服,“我爸爸不但能开船,而且能开坦克开飞机!”

小虫虫把组装好的漂亮女人搁在大船上,眼神有些忧郁,“这是船长的漂亮妻子,他们一辈子生活在船上,不用分开。不像我爸爸和我妈妈,一年四季都见不到人影。”

小圆圆放下手里的积木,目光投向窗外,“我有时在想,爸爸太能干太勇猛了就是好事么?做个平凡的人或许就能天天守着妈妈、姐姐和我了。我有时真希望我爸爸平凡一点!”

小虫虫不以为然,“圆圆不能这么说啊,我们今天能这么舒服地堆积木,就因为伟大的爸爸和冷叔叔在为我们保驾护航。”

“伟大的人太累了!”

“伟大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担当。其实不但你爸爸伟大,你姐姐也挺伟大的。”

“天天凶我逼着我学这样学那样,她还伟大?”

“今天有十多个坏哥哥来找茬,你姐姐一人就把他们摆平了,当时雨姐姐好帅气好酷!”

冷圆圆陷入了沉思,搂住金毛问道:“宝宝,你说我姐姐伟大么?”

“汪汪!”金毛始劲地摇着尾巴。

“宝宝说不是!”

“宝宝说是!”

“宝宝说不是!”

“宝宝说是!”

“不是!”

“是!”

兰兰走进客厅,见两小朋友争起来,温柔一笑,“小虫虫小圆圆吃饭了。先把东西收好。”

小圆圆替小虫虫麻利收拾好东西,站起身就要往外走,“我回去吃饭。”

小虫虫急了,马上留客,“圆圆就在这里吃嘛,郝阿姨做的菜很好吃。”

小圆圆意志坚定地说:“姐姐和妈妈都不让我在外边吃饭的。犯不着为了吃饭这种小事跟她们闹翻。”

兰兰急了,因老板夏鹏飞有特别叮嘱,如果连这点事都完成不了可不好交差。

兰兰找不到理由反驳小圆圆,只好谎称,“你姐姐同意你在这里吃饭。”

小圆圆当即就揭穿了她的谎言,“不可能的事情!她的个性我清楚。”

小圆圆蹦蹦跳跳地走了,第一次撒谎就宣告失败的兰兰与小虫虫面面相觑。

冷圆圆回来,让夏鹏飞与冷丝雨独处的计划宣告失败。

三人到饭桌前正准备开动时,就听见门铃声响起。

冷丝雨飞快冲到门边,吓得赶紧回饭厅拽住夏鹏飞拖进了自己的卧室,“拜托,我妈妈回来了,一见你在这里,得把我打死!”

“别吱声别出来!”冷丝雨彭地关上门,把完全懵圈状态的夏鹏飞扔给了冷清的卧室。

夏鹏飞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中一团无明火蹿了出来,尼玛,小爷我好见不得人地说?

……

林婉如:“我没带钥匙,怎么这么晚才来?”

冷丝雨冷静应答:“刚才我在厨房里忙。妹妹在卫生间。”

林婉如再问:“怎么有三个空碗三双筷子,是不是还有别的人?”

冷丝雨再从容应答:“想喝汤,就多拿了一个,想为妹妹夹菜就多添了一双筷子。”

冷丝雨语言流畅,语气平和,撒谎技术已臻成熟。

“我问你,今天我打你姓夏的为什么帮你?”

“侠义心肠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事爷们儿最爱做,因为它会圈粉无数!”

“你对他是不是有好感?”

“怎么会呀?我看他咋看咋不顺眼,我对他没什么好感的。妈妈你放心,我跟他不是一路人。”

“你要跟他有任何往来,你就死定了!不,你就拿绳子勒死我算了!”

卧室的一层房门阻隔不了林婉如母女对话的传递,林婉如的话对夏鹏飞还没多大影响,但冷丝雨的话却让夏鹏飞感到愤懑。

冷丝雨说话时没有任何停顿,也没有任何顾忌,夏鹏飞认为她的话就是要说给自己听的。

夏鹏飞当即下定决心从此要跟冷家划清界限。心想,你冷家是死是活是苦是甜,从此跟我夏鹏飞也没半点关系!

夏鹏飞回过身来,用挑衅的眼光扫视冷丝雨的卧室,就象是在审视冷丝雨一样。

冷丝雨的卧室主体是黑白冷色搭配,冷中带点萌。床上用品和窗帘居然全是大熊猫图案,枕头边上还放着一个熊猫布偶。这么爱熊猫,难怪死妮子跟华可多打得火热。

夏鹏飞滑动衣柜门柄,衣柜里运动服居多,竟没有多少时髦的装扮。

也难怪,整天踢沙袋和搬砖的人似乎没必要整得那么花枝招展。

夏鹏飞憋着一股邪火,直到冷丝雨再来打开房门时,他的火还没有消。

夏鹏飞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冷丝雨和满脸歉意的小圆圆,一言不发地到了0101的大门口。

“飞哥哥,吃了饭再走哩。”小圆圆追到门口央求夏鹏飞。

夏鹏飞轻轻碰了碰小圆圆的圆脸,温和地说声“我已经不饿了,小圆圆再见”,开门离去。

“飞哥哥一定是气饱了!”小圆圆低着脑袋,情绪低落地说,“我要是飞哥哥,我也会生气,弄得跟做贼似的,搁谁身上谁受得了?”

冷丝雨看向夏鹏飞离开的方向说:“那不正好,从此两不相干,妈妈就高兴了!”

饭厅餐桌上的饭菜丝毫没有动;客厅茶几上,夏鹏飞泡的两杯茉莉花茶已不冒烟了,一杯是满的,一杯已去了一半。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一把

    东侧为首的女生放开手中的绳索挺身而上,一把抱住了夏鹏飞并顺势揽在怀中,仿佛《乱世佳人》的海报!嗯…就是男女主位置反了……

  • 生大都&油!夏

    周围围观的女生大都在高呼:“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

  • 眼,“&么肤浅

    何婷婷白了隋佳苑一眼,“你学姐我是这么肤浅的人么?”

  • 夏虫虫&如遭巨

    夏虫虫如遭巨辱,顿时抵死不从,小脸憋得通红,“野蛮人,我自己走!”

  • —夏鹏&飞必胜

    “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

  • 排空,&“一班

    长龙东侧声浪排空,“一班必胜,一班称王!一班必胜,一班称王!”

  • 长虹,&强!二

    长龙西侧气贯长虹,“二班必胜,二班最强!二班必胜,二班最强!”

  • ,音响&值。

    播音员激情的嗓音几近嘶哑,音响的分贝早就超过了城市噪音最高限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